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卷入
 
谢芷涵突然被瑾贵妃传召还摸不清状况,听闻苏媛也在钟粹宫才稍稍释疑,只是路上她的近侍不放心,再三提醒她小心。
谢芷涵倒没什么紧张的,她如今在宫里举足轻重,皇上待她向来不差,谢家在朝中的势力也与日俱增,不是去年那个在赵环面前谨小慎微的小小妃嫔了。
冬日昼短,钟粹宫里早早掌了灯。赵环刚派人去内务府取了侍寝的册子在查看,苏媛就立在旁边。
谢芷涵进了殿,上前行礼道:“臣妾见过贵妃娘娘,娘娘万福。”
“灵贵嫔来啦。”赵环微微抬眸,觑了她眼便唤其近前,而后随意的将侍寝册放在旁边,“坐吧。”接着就挥手使人下去传膳。
谢芷涵闻声上前,视线扫过旁边的侍寝册,望向赵环的眸中多了几分谨慎。
赵环笑容和煦,与她和颜悦色道:“最近灵贵嫔常常服侍在慈宁宫,颇得太后喜爱,倒是让本宫偷了几日闲,本宫还未谢过灵贵嫔。”
谢芷涵忙道:“贵妃娘娘言重了,臣妾愧不敢当。”
“你自当得。”
赵环浅笑,与她做了个入座的手势,适逢香橼奉茶进殿,谢芷涵捧着茶盏坐在下首,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进宫这么久,可还没被瑾贵妃如此好脸色待过,这阵子因为太后器重自己的缘故,赵环更加视她为眼中钉,生怕今日是场鸿门宴。
谢芷涵时不时的瞥向苏媛。
苏媛察觉到了,却碍于瑾贵妃,并不敢在赵环的眼皮子底下使暗示。
“灵贵嫔觉得紧张?”赵环询问,说着也不等对方接话,立即又道:“呵,你紧张什么,马上就要举行封妃大典,你又是太后跟前的红人,本宫纵然瞧你多有不顺,却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动你。今日找灵贵嫔过来,不过是想问你句话罢了。”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谢芷涵,谢芷涵敛色接话:“贵妃想问什么?”
“本宫素闻灵贵嫔和玉昭仪姐妹情深,不知他日若玉昭仪有难,灵贵嫔是否会挺身而出?”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听得苏媛和谢芷涵面面相觑。
其实苏媛还好,相较谢芷涵的茫然无措和猜疑,她心中多少有些明白。赵环在宫中多年,怎会不明白这里的生存之道,她觉得以苏媛的背景和实力还不足以与之联手,便想把谢芷涵和谢家牵扯进来。
苏媛就怕谢芷涵误会,但谢芷涵不过微微凝思便答道:“媛姐姐有事,臣妾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过臣妾能帮上媛姐姐几分却说不准,这宫里许多事还是需要贵妃娘娘照拂。”
赵环眸色渐深,“灵贵嫔好敏慧的心思,以前还真是本宫小瞧了。”
“臣妾是有自知之明,不敢在贵妃面前逞强。”谢芷涵垂眸轻语,同样回以微笑。
赵环身姿后仰,提声扬眉道:“你可知瑞王和明瑶郡主的婚期,内务府已经定了?”
这件事宫里人人皆知,谢芷涵怎会不晓得,当即颔首。
赵环望着自己纤细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又道:“太后对此事颇为关心,是盼着阿琼早日入主瑞王府,但她又期待林侧妃能为她生个小皇孙,还特地派人前去照顾。这件事,想必玉昭仪应该和你说过了。”
她这般开门见山,谢芷涵也不与她拐弯抹角,直白反问:“贵妃想要臣妾做什么?”
苏媛听得微急,张口就是:“贵妃娘娘……”
赵环却不准她插话,眉色微厉的扫过去,“玉昭仪,本宫可没问你话!”
苏媛向前一步,带着几分惶急,“娘娘想让做的,臣妾也能做。”
“你?”赵环轻笑,毫不遮掩其中的轻蔑,“玉昭仪觉得,本宫若是需要你,会让人请灵贵嫔过来?你做,和她做是不同的。既然你们姐妹情深,玉昭仪的事情,想来灵贵嫔也不会推脱的。”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谢芷涵,谢芷涵看看她,又转向苏媛,沉默了片刻,到底点了头。
赵环这才彻底释然得笑出声来,刚好外边请她们用膳,三人去了偏厅。
等从钟粹宫出来,苏媛急急得抓住谢芷涵的手解释道:“涵儿,对不起,我没想到贵妃会直接让人将你叫来,并把你卷进来。瑞王府的这趟浑水,不该连雷你的。”
谢芷涵心思透彻,低声应道:“你不必感到自责,是贵妃不愿我置身之外,想将谢家牵扯进来,和你没关系。”微顿了脚步沉吟再添了句:“是皇上想要谢家掺和进来。现在的瑾贵妃,早就不是赵家的贵妃了。”
苏媛何尝看不出来,嘉隆帝早就利用赵环和太后的离心将赵环收为己用了,后宫里的女人,在看眼中可能真的只有价值高低吧。
四目相对,谢芷涵与她信任一笑,不约而同的让身后宫人远远跟着,同苏媛漫步道:“刚刚瑾贵妃宫里来人,我还在想她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没想是因为瑞王府。”
苏媛很是歉意,这件事她本不想麻烦涵儿的,想着借瑾贵妃之手帮衬长姐,却没料到赵环反而拿她牵制涵儿,让谢家出面。
“涵儿,我不想把你卷进来的……”
谢芷涵重重反握住她,点头表示理解,“媛姐姐我明白的,不过这些事都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我在后宫,难免不涉党派,现在是皇上有意捧着瑾贵妃,连皇后表面都让着她,又岂是你我能左右的?反正那林侧妃是你想要护着的人,你去和我去没有差别。”
她说完又侧首看了眼苏媛,随口道:“那位朱嬷嬷,是太后宫里派去的,对吗?”
苏媛点头,“你打算从她身上动手?”
“嗯,我在慈宁宫见过那名嬷嬷,还是赵家送进宫的。这样的人,最是好用了。”谢芷涵仍显稚嫩的容上浮过一抹难以捉摸的精明。
苏媛沉默,不知该如何接话,等回了永安宫,她梳洗后坐在殿内望着灯烛发呆。
桐若进来劝了她回,苏媛没啥睡意,便将她们都打发出去了。
恰巧东银值夜,陪在旁边轻喃:“主子,夜深了,可要保重身体。”
苏媛看着她,低低道:“东银,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我只是想让瑾贵妃出面将涵儿拉进这趟漩涡?”
“娘娘怎么这样说?”东银诧异。
苏媛自嘲道:“其实我敢那样去找瑾贵妃,也是有涵儿的原因吧。涵儿纯善,视我为姐姐,是绝不可能放任我不管的。但凡我在贵妃宫里,她不会袖手旁观,枉我总说把她当妹妹,说到底还是利用了她。”
东银见她满面自责,安慰道:“这件事其实怪不得主子,您和林侧妃在京中根基不稳,她尚有瑞王保,但皇上对主子您若即若离,还真说不好。”
她提到这话的时候莫名虚了几分,苏媛却听得真切,苦笑道:“你也发现了?”
东银不敢接茬,只是垂头。
苏媛就站起身来,“罢了,再想这些也改变不了什么。”说着就起身往内殿走。
东银服侍她上床,落下帐幔的时候忍不住道:“主子不必内疚,灵贵嫔会体谅您的,这宫里多的是身不由己。想必灵贵嫔也会明白,若是主子想让她出面,根本不会对瑾贵妃授以话柄,直接找她就好了。”
“我确实让她为难了。”苏媛眨眨眼,平躺下去。
东银没有再出声,睡在了旁边的低榻上。
苏媛躺下去却没有睡意,如此算计赵家,以太后的手段,事后肯定很快就能知道是自己从中捣乱,把事情推在贵妃和嘉隆帝身上并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她烦躁的翻了个身,心道还是得去找元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