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七章 言和
 
苏媛自然是如她所愿,将瑞王府里发生的事情又陈述了番,话落望着高位上的赵环别有深意道:“太后娘娘像是很在乎林侧妃腹中的孩儿,还专门遣了朱嬷嬷去王府照应,臣妾瞧着那位朱嬷嬷往日对林侧妃可谓是形影不离。”
瑾贵妃听了之后,垂眸深思许久方接话:“太后自然是在乎那个孩儿的,毕竟是瑞王的第一个子嗣。”她的语气有些凄凉,想是颇有感触。
苏媛则似不明白,面色疑惑道:“但明瑶郡主马上就要嫁入瑞王府了,庶长子先诞生,对郡主将来的地位不利吧。”
“呵,那是亲孙儿,如何是琼儿能比得了的?”
赵环语气悠悠,轻叹了声再抬眸,见苏媛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略调整之后正色道:“你特地来告诉本宫,是想本宫如何?”
“贵妃娘娘误会了,臣妾敢如何,是您询问了,臣妾才说的。”苏媛脸色真诚。
赵环语气不耐,“你可别惺惺作态了,玉昭仪心思灵巧,此番前来,怎可能是单纯向本宫请安的?你若没事,是不可能来钟粹宫的,既然来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她眨了眨眼,低头又扫了眼手上新染的蔻丹,漫不经心的添道:“玉昭仪知道本宫和明瑶郡主姐妹不和,所以是特地来暗示本宫的,对吗?本宫知道你和林侧妃私交甚好,你来,是想本宫护着些她吧?”
赵环说着说着就站起身来,慢慢踱步到苏媛身边,由上至下细细打量了番,探究的再问:“本宫真是好奇,你和林侧妃到底是什么关系,竟让你为了她三番两次来找本宫?”
“贵妃娘娘说笑了,臣妾和林侧妃关系平平。臣妾来钟粹宫,不过是因为对皇后娘娘心怀怨恨,所以特来求助于您。”
苏媛声调可怜,抬手以帕微微遮面,很是无助的继续道:“皇后明知瑞王护林王妃之心殷切,竟是在皇上面前提议让臣妾去探视。谁都知道,林侧妃身怀六甲,又素来身体虚弱,与臣妾叙话的时候刚好不妥,臣妾在瑞王府里险像还生,只觉得是皇后故意刁难。”
这种说辞,赵环是听得进去的,毕竟苏媛再瑞王府里的经历或多或少都传到了宫里,瑞王对奉了皇命前去的玉昭仪的确不太客气。
“你素来圆滑,本宫怎知你这回是真的向着本宫?”赵环定睛审视了会儿才收回视线,转身回到位上。
“皇上待娘娘恩宠无比,宫中唯有您能和皇后分庭抗礼。若是臣妾能得贵妃娘娘庇护,就不用终日惶惶了。”
“本宫可看不出来玉昭仪在惶惶度日,皇上待你也是眷顾有加,你不必妄自菲薄。至于皇后……”赵环唇角微弯,冷笑道:“皇后一向这样,明着是恩沐六宫,实则那小心眼的脾性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呢。”
苏媛连忙附和,“贵妃娘娘说的是,皇后最近没少为难臣妾。上次臣妾帮着娘娘悄悄找朱太医寻方子的事,也是她向皇上告密的。”
“你倒是还有胆子说?”提起那件事,难免牵动赵环的软肋,变色道:“若不是你在皇上面前出卖了本宫,太后怎会那样待本宫?”
她是个暴脾气的,提到这事甩手扫了几面上的茶盏,瓷盏落地,发出砰的声响,殿内宫侍皆是屏息凝神不敢出声。
苏媛也是双肩轻颤,忙解释道:“臣妾知错,那件事臣妾也受了皇上责罚。贵妃娘娘您请想想,臣妾如果有心对您不利,为何会向您举荐朱太医?臣妾也是不知,原来那朱太医表面奉承些各宫主子,实则是皇上的人。他向皇上说明了情况,皇上再问臣妾的时候,臣妾不敢不答。那件事之后,臣妾也受了许多冷落,谁知今日又被皇后给害了。”
“那听你的语气,是对皇后怨恨至深了?”
苏媛立即点头:“确实如此。”
赵环似笑非笑,“本宫可没看出来。”
苏媛咬唇,无辜迷茫又带着几分慌张的望向赵环,似乎在想要如何取信于对方。
赵环闭了闭眼,不知想到什么,忽然道:“如此无措的看着本宫,还真是挺可怜的,想必过去皇上没少被你这眼神欺骗吧。玉昭仪的手段,本宫也不是毫无所闻的。”
“臣妾不敢。”苏媛低头,这样的瑾贵妃,她真的摸不透,似乎不是从前的赵环了。
“本宫和太后是有嫌隙,与明瑶郡主姐妹之情也不似过去那般情深,但再如何本宫都是赵家的女儿,玉昭仪想要借本宫之力谋事,怕是不太能如愿。”赵环的口吻挺凄凉的,没有以往的盛气凌人,言辞间虽然向着赵家,但总有那么几分怪异。
苏媛不敢接话,瑾贵妃如果没有和左相府离心,嘉隆帝是不可能如此待她的。以元翊的手段,怕是利用他的帝王柔情蛊惑赵环了,赵环在宫里当了这么多年的宠妃,对嘉隆帝必然有情,自己只需要等赵环先松下对赵家的坚持即可。
顷刻,赵环果然抬了抬手,“你起身吧。”说着又给近侍使了个眼色。
殿内的宫女太监鱼贯而出。
“你上前来。”
苏媛颔首,温顺的小步往前。
赵环往旁边一指,细语道:“坐吧。”
苏媛受宠若惊,“娘娘?”
“不必拘泥,无论你存着什么心思,本宫知道你和皇后不对付。你来找本宫,不管是想利用本宫还是真心投诚,但都不会是皇后的授意。”
赵环的视线在她脸上细细扫过,又落向她的细颈,喃喃道:“在王府里,瑞王差点就没放过你吧?”
“是。”
“呵,宫里总说皇后贤德,道本宫容不下人。你看,自有明白的人看在眼里。”赵环眉梢微挑,好像终于正名了般,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苏媛看得微微恍惚,“贵妃娘娘您怎么了?”
“你知道皇上私下里怎么说本宫的吗?”
苏媛没想到她突然会提起嘉隆帝,不解的摇头,中规中矩的道:“娘娘多年圣宠不衰,皇上必然是喜欢您的性情。”
“你也这样说?”赵环侧首,笑得温柔和煦,没有先前的争锋相对,与苏媛好言好语道:“皇上说本宫真性情,他唯独喜欢本宫紧张他霸占他的模样,说皇后是个贤皇后,但并不见得有多紧张他。”
这样的话,出自多情的嘉隆帝之口,谁听了都受不了吧?
苏媛留意着赵环眉角的柔情,沉默未言。
“玉昭仪嫉妒了?”
苏媛听见她突然问话,立即摇头,“臣妾没有。”
“怎会没有?你也是盼着皇上恩宠的人,这宫里的女人都是如此。嫉妒便是嫉妒,没什么不能说的。”赵环说着低头,指腹轻轻抚了抚锦帕上的花纹,“自从贤妃和秦妃没了之后,本宫许久都没有这样和人说话了。以前她们围着本宫时,本宫嫌她们聒噪,办个事也不得力,现在想想,当初应该帮衬她们一把的,毕竟跟着本宫那么久。”
苏媛还是第一次听她提起王贤妃和秦妃,原来赵环也是念着旧情的。
“宫里的大好局势,被本宫亲手败了。你如今怨恨皇后,本宫也怨恨,但本宫却拿她没有办法了。太后从来就没有真心实意的帮过本宫,而皇上……”她的语气微飘,停顿了就说不下去,“你服侍皇上的时日也不短,应该明白本宫的意思。你觉得皇后刁难你,来向本宫求情却不是去乾元宫,也是个聪明人。”
苏媛点头默认。
赵环是边说边思考的人,美目微转,突然添道:“你今晚留在钟粹宫陪本宫用膳吧。”话落对着门外唤道:“香橼,去长春宫请灵贵嫔过来,就说本宫和玉昭仪在等她。”
苏媛闻言,起身道:“娘娘……”
赵环摇头制止她的话,好整以暇道:“莫急,叫灵贵嫔过来,自然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