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六章 出宫
 
苏媛在乾元宫侍奉,等到晚时自然而然就留下来侍寝了。夜深烛暗,隔着明黄帷帐,她望着床尾那盏六角琉璃灯凝思。
嘉隆帝让她去瑞亲王府,这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能见长姐,也能确定朱允处境,但苏媛却不敢兴奋。
她想起元翊吩咐时的表情心乱如麻,纠结着面色翻了个身,刚面向帐幔,思及如此背对君王不妥,便又立即转了回去。
搁在锦被上的双手虚叠在前,葱玉的手指无意识的绞着,身旁忽而出现了询声:“为何辗转不眠?可是朕的吩咐为难了你?”
苏媛心惊,十指僵硬,浑身都紧绷了一瞬,立即侧首,却见本以为早就睡着的嘉隆帝正双目炯炯的望着自己。她哪里敢担得君王这样的问话,忙答道:“回皇上,臣妾没有。”
“那是为何?”元翊瞅着她,声线细柔。
苏媛则识不清帝王这样的柔情,抿唇答道:“臣妾是觉得有些惊喜。”
“惊喜?”元翊低笑,眉眼舒展轻弯,盯着她继续问:“觉着朕留你下来,便惊喜了?”
苏媛颔首。
他表情不便,意味深长道:“朕还以为,你是怕去瑞王府呢。”
“皇上英明,臣妾自然也是有些怕的。”她说着,迟疑再问:“皇上,非要那样做吗?”
元翊不答反道:“先前太后和朕商量,是先办蕙宁公主的婚事,还是先将瑞王与明瑶郡主的好事办了,你觉得怎么着?”
这事儿,说到底都不是纯粹的婚事,无论是蕙宁公主和谢家结亲,还是瑞王娶赵家郡主,对嘉隆帝来说都不是期待的,至少表面上如此。
苏媛有些摸不透他的意思,只好边揣测边回道:“臣妾想,太后娘娘疼爱公主,想是要将她多留身边阵子吧。”
“是,太后的确想将明瑶郡主嫁进瑞亲王府。”嘉隆帝语气深沉,稍稍停顿后继续道:“因此,明日的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眼眸中尽是认真,说的时候定定望着她,“若有差池,你知道的。”
苏媛心中一沉,立即敛目认真道:“臣妾明白的,皇上放心。”
第二日,苏媛前去凤天宫请安,陈皇后自是当着众妃的面将她代帝后慰问瑞王侧妃的事情说了,惹得苏媛又众人环绕。
苏媛看着陈皇后面上得体的笑容,想到昨儿下午在这厅里的场景,心中冷笑不止。待出了皇后宫中,她准备回永安宫准备一番时,蒋素鸾追了上前。
“玉昭仪留步。”蒋素鸾声音急切,气息着急。
苏媛等果真闻声停下,看着来人近前,她心下了然,面上则不动声色,客气而生疏的道:“不知素嫔寻本宫,有何要事?”
“昭仪娘娘,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她似是看出来了苏媛的态度,更加卑微小心的添道:“嫔妾有事想和您说。”
苏媛摇首,“方才皇后的话你也听见了,本宫要出宫去探望林侧妃,是以没有时间和素嫔叙话了。”
蒋素鸾闻声迟疑,“那嫔妾等娘娘回宫,再去永安宫请安。”
“没这个必要了吧。”苏媛声音渐冷,身子微直,语气寡淡:“素嫔还是回去吧,本宫与你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蒋素鸾启唇正要再说,苏媛立即摇头制止,并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抬脚了。
等走出段路,桐若问道:“娘娘不听听素嫔小主要说什么吗?”
“她能说什么?不过是变着法在本宫和皇后之间周旋,她若是肯安分守己,我自然不会为难她,可惜了。”苏媛说着,眼眸微垂。
可惜了,她曾经还对蒋素鸾有过欣赏。
出宫的队伍早就准备了,一路行至瑞王府,王府的人早就得了消息,管家领着众人在王府门前接驾。
苏媛下了轿撵,看了眼王府大门,向管家道:“瑞亲王呢?”
“回昭仪娘娘,我家王爷一早出城去了。”管家笑得奉承,答完话再添道:“侧妃娘娘身子不好,正在休息,奴才引您过去。”
“瑞王出城?”苏媛喃喃自语,奇道:“他不知道本宫今日要来王府探视林侧妃吗?”
“宫里的旨意早就下来了,但是护都营中有事,王爷临时被人请走了。怠慢之处,奴才请娘娘多包涵。”管家虽然表现得很卑微讨好,但并不见得有多少诚意,说话时也不尽恭敬,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就让她入内。
苏媛本就是来看长姐的,瑞王不在自是更方便,待会儿能和长姐好好说话,只是护都营早就交给皇后的兄弟掌管,这瑞王为何要去营中?
她看了眼管家,知他这装腔作势的噱头,并没有询问,心里却不敢放松。
瑞亲王府雕梁画栋,便是在这酷寒的冬日里,也都一路风景如画,沿路多是稀贵花卉,景致如春,看得人目不暇接。
瑞王没有其他姬妾,府里除了侍卫就是婢女,皆卑躬请安,苏媛也没有侧目。等一路走进金娇阁,才终于见了几个眼熟之人。
“昭仪娘娘来了,我家王妃正在屋里候您。”
苏媛点头,见管家福身退下,才跟着侍女进阁。
侍女见她左右张望,便停步笑道:“这是我家王妃今年所住之处,先前并未在这里,只可惜那院落出了点意外。”
长姐曾纵火王府出逃,这个事情苏媛没有忘记,点了点头。
侍女又说:“我家娘娘快临盆了,王府紧张的紧,平日里都不让随便走动,王妃便总觉得烦闷。如今昭仪娘娘来探视我家主子,她必是高兴的。”
都是些场面话,苏媛也不与她交涉,含笑着应了,又给身边的东银使了眼色。
东银便掏出个秋香色的荷包递给了她。
那侍女拿了打赏,立即不说话了,容上只留有笑意。
苏媛进了阁,看见静躺在屋内榻上的长姐,只可惜左右众多,只能表现番冠冕堂皇的寒暄话。
林婳气色苍白,偶而咳嗽几声。苏媛见了有些紧张,关切道:“侧妃身体不适,不如让人来瞧瞧?”说完想到朱允,看了看屋里屋外,遂吩咐道:“去将朱太医请来。”
桐若应是,正要退下,林婳却抬手,摇头道:“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