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六章 请安
 
蒋素鸾这几日频繁出入凤天宫,苏媛听见东银回禀的时候静默了片刻,低吟道:“她心思敏捷,上回来永安宫见我便知了我的态度,这般紧跟在皇后身边,就是防我对她不利。”
“那娘娘,我们的人还动手吗?”
东银办事,苏媛素来是最放心的,先前将这件事吩咐下去,至于东银准备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她没怎么关心,此刻却想问上一问。
她食指敲着桌几,淡淡询问:“重华宫里,有几个人?”
“回主子,只一个小宫女,在茶水间里侍奉。当初素嫔小主进宫时,贤妃娘娘见她颇有姿色,又是蒋尚书之女,便花了很大的功夫让内务府送了名宫女进去。那宫女虽然不是贴身服侍素嫔小主的,但和素嫔身边的冬苓感情颇好。”
苏媛听了,深语道:“宫里最常见的毒害之法,便是从饮食入手。”
“娘娘若是要下手,还是有办法的。”
“等过阵子吧。”苏媛话落闭目。
东银见了,轻轻颔首,正要退出去时,听得主子又道:“你是不是觉得本宫优柔寡断,终是成不了事?”
苏媛睁眼望着她。
东银立即摇头,“奴婢不敢,娘娘心存仁善。”
“仁善?进了这座皇宫,哪里还存得了那些东西。我若对人仁善,别人可不会念着。”苏媛自认对于蒋素鸾宽容许多,从前亦再三谅解,但现在……她冷笑了笑,“涵儿封妃大典在即,又逢春年,罢了。” 
“娘娘是因为灵贵嫔。”
东银这话,苏媛却也不敢直接点头,“且让她跟着皇后吧,感情越深厚越好。”顷刻,她又问:“朱太医回瑞王府了吗?”
“是的,当日回了宫去各宫转了转,便被瑞亲王派人接出宫了。”
“各宫转了转?”苏媛心想这几日看见贺玲时她气定神闲的模样,多半是安了心,情绪如此被人牵动,真真是她命中的软肋,不外乎被皇后捏在手中。        
“这几晚,都是瑾贵妃在侍寝吗?”她又询问。
“是的,除了前儿午后皇上召见了会灵贵嫔,其余时间都是瑾贵妃在伴驾。”
“那现在呢?”
东银抬眸,略有惊讶,“娘娘打算去钟粹宫?”
“嗯,去给贵妃请个安。”苏媛说着就站了起来。
东银连忙相劝,“娘娘,连日大雨,路道不好行呐。”
苏媛轻笑,“不好行便备撵,我许久没有去拜见她了。”
东银见她铁了心思,只好颔首出去。等到了殿外,见着迎面而来的桐若,忙道:“姑姑,主子要去钟粹宫给贵妃请安,您可进去劝劝吧。”
桐若是知道东银在苏媛面前的分量的,闻言想了想说道:“你都劝不住,我如何能劝?皇上这几日冷落主子,日日都在贵妃那儿,主子突然要过去,必然是自有打算,下去安排吧。”
东银见状,不得不点头。
桐若打了帘子入内,就见苏媛对着宣传深思,她上前福身了道:“小主身子弱,出去必要多穿些,别受了寒。”
“姑姑来啦。”
就廊外的声音,苏媛听到了些,面向她浅浅笑着,忽而问:“你觉得,本宫是倚仗皇后好些,还是贵妃有用?”
这个问题,早在去年刚进宫的时候,每个新人心中都会有过纠结犹豫。但今日不同往日,此刻再问,意思总是不一样的。
“娘娘心中自有较量,奴婢不敢妄加说法。”桐若答得中规中矩。
苏媛感慨道:“那时候皇后即便位居中宫,本宫日日去请安,都没觉得她有多少皇后风范和威严,也不见得如何慌乱无措;而贵妃那时候受尽了皇上宠爱,本宫却总觉得皇上心中她并没有多少地位。如今时过境迁,皇后已不是当初那个任由贵妃放肆的皇后了,贵妃也不是那个横行六宫的贵妃了,本宫这心里倒是真的没谱了。”
“娘娘是觉得皇上疼爱瑾贵妃,以为她才是皇上这些年心上的人?”
桐若资历久,自然看得出这位表面不在乎圣宠的主子其实心中对嘉隆帝早已有了期待,她没有点破,只是含蓄询问。
苏媛看了她眼,压了压心头的烦躁,“不是吗?否则时至今日,皇上有什么理由需要在这时候抬瑾贵妃一手?”
“因为那是皇上。”桐若言简意赅。
苏媛直视,像是在寻思这几个字。
桐若径自进内殿替她取来狐裘,“主子不必担心,皇上再如何待瑾贵妃好,再如何念着旧情,但总不会真对她动心。当初瑾贵妃做的事情,这宫里人人皆知,皇上不可能毫无芥蒂。”
“当初……”苏媛凝眸,“你说的是皇上还是太子时,东宫里的那位俪昭容?”
桐若面露惊诧,“娘娘听说了?”
“嗯。”
桐若跟着叹息了声,“所以,皇上对瑾贵妃再如何优待,娘娘都不用放在心上。”
苏媛像是自嘲又或是自讽,“本宫如何不知呢。”
嘉隆帝的情意,当局者迷,迷得住瑾贵妃,迷得住她,但每当自己要深陷之时,他便当头一棒点醒她。
自言自语的喃喃后,苏媛站起身,也顾不得替她批裘的桐若,就朝外边走。雨后庭院积水,梅花凋零落地,透着几分凄寒。
这去钟粹宫的一路上苏媛心情都不是很好,而瑾贵妃对她非友非敌,摆着贵妃的嘘头让她在外面又侯了半天,等进殿时是完全没脾性了。
赵环正让宫女替她重新在染蔻丹,十指纤纤的露在鎏金暖炉旁,径自观赏着瞥过行着礼的苏媛,慵懒道:“玉昭仪突然来给本宫请安还真是出人意料,你是无事不登门,说吧,有何话要和本宫讲。”
“贵妃娘娘为何这般提防着臣妾,臣妾就是来渐渐贵妃。”苏媛言辞真诚。
“别吧,本宫可不信你没有其他心思。”
赵环收回眸光,翻了翻自己的双手,露出抹满意的笑容后挥挥手,“都下去领赏吧。”
宫人退出去大半,只留了些亲信。
赵环面露严肃,主动开口:“听说前不久玉昭仪去了瑞王府探望林侧妃,好像还发生了点故事,玉昭仪可否说给本宫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