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五章 担忧
 
送走嘉隆帝,苏媛回宫小憩了会。再醒时,外边东风瑟瑟,枝叶摇晃,暮边有细雨飘来,不同于这阵子的寒风急雨,细细密密的,带着春日的缱绻连绵。
她睁眼时,正见桐若领着小宫女进来添碳,便拢了拢身上的白狐锦毯,眯着眼问:“何时了?”
“回小主,已过了午时,可要传膳?”
苏媛下意识的被外边动静吸引,隔着轩窗望了眼根本看不见的景色。
桐若主动道:“主子,起风了,待会儿雨势就要大了。”
苏媛漫不经心点头,靠在暖炕上眯眼养神。
桐若启唇又止。
苏媛本没留意,摆手淡道:“不用传膳了,我没什么胃口。”说着抬眸,见其神色有异方问:“怎么了?”
“素嫔小主来了。”
苏媛眨眼,面色不动,冷淡道:“嗯,何时来的,打发了没?”
她记得昨日出宫前蒋素鸾在凤天宫外追上她说有事相谈的那幕,但想到陈皇后声声质问时的逼迫,终是不耐的摆手:“不见了,让她回去吧。”
“东银早就阻拦了素嫔小主。”桐若抿唇,似纠结似犹豫,到底还是开了口,“娘娘,您真的不见吗?”
这话意思不对,苏媛侧首,“东银不是打发了吗?怎么,又来了?”
“东银是回绝了,但素嫔小主似是有要事,非见着您不可,从永安宫出去也不走,就站在宫巷里。”
苏媛惊诧,“她在永安宫外?”
“是。”
风声隔着窗栏传进耳中,苏媛就着她的手坐起些,沉默着想了想,“罢了,你去请她进来吧,别让人觉着本宫故意为难她。”
蒋素鸾这般站在永安宫外算什么?苏媛皱眉,打心底里生出不耐,原就是宫中利益交情,事情过了也就不剩下什么了,她竟先打破约定,去陈皇后那里揭发了,又何必还来寻自己?
桐若搀她下炕,对外喊了人进来服侍才退出殿。
苏媛进内室洗漱了番,隔着屏风和珠帘留意到了蒋素鸾领人走进,她眸角扫过铜镜的边隅,不慌不急的比划着手中珠钗。
东银与她使眼色,苏媛浅笑,只对她摇了摇头。
蒋素鸾在寒风下站了半天,进屋时发上都带着雨珠,颇有些狼狈,但在殿中走了几步,并没有率先坐下,面色也不紧张,耐心十足的等着内室动静。
苏媛好一会才出去,与她已不似从前般亲近,场面上的打过招呼,也让人上了茶。
蒋素鸾看见她面露心虚,有心解释,“玉昭仪,嫔妾……”
“素嫔是要说在皇后宫里的事情吗?”
“是。”蒋素鸾稳住面色,轻声道是。
苏媛莞尔,“那件事昨儿早上在皇后宫外,你该说的都说过了,本宫也没有放在心上,就不必多言了吧。”
“嫔妾不是故意的,委实是皇后早已得了风声,当日召嫔妾过去,嫔妾不得不答。”
苏媛望着她,清冷道:“素嫔还不明白吗?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皇后盘问你,你不得不答。皇后召见本宫,本宫亦是自己解释,你我都各自尽了妃嫔本分,又有何好多说的?
你虽说不是故意在皇后面前说那些辛密事,但说了便是说了,无论初心如何,结果是如此。既做了就没什么好解释的,你在皇后那过得去了,本宫却不如意,那你在本宫这儿自不可能如从前一般。这个道理,素嫔是聪明人,不会不懂。”
各人立场不同,深处宫中,谁都有无可奈何。站在她蒋素鸾的立场上,就是算对不起了苏媛也没有什么。
“娘娘这般说,是不肯原谅嫔妾了吗?”
苏媛讪笑,“你有皇后做依靠,何来本宫的原不原谅?素嫔,你不能让我和皇后都喜欢你,你既选择了那边,就不要在意本宫如何看待你了。”她说着朝门口望了眼,低道:“外边风大,素嫔没有其他事就回去吧。”
这个态度,蒋素鸾也看明白了,黯然合了合眼,“娘娘,那皇后处,您可应付了?”
“本宫如何不能交代?左右那些事是林侧妃的,不是吗?”苏媛答得轻描淡写,索性说与她听道:“皇上皇后都知晓的事情,只本宫和素嫔私以为密。”
蒋素鸾这方神色微变,尴尬的站起身,福身道:“那嫔妾告退。”
苏媛抬手举盏,轻轻颔首。
蒋素鸾出了永安宫后,立在宫巷里叹息。
回去取伞的宫女冬苓赶回来,见主子还立在这儿,关切道:“小主,昭仪娘娘怕是不肯见您了。马上就起风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旁边的秋葵即道:“玉昭仪已经召见了小主。”
冬苓微讶,看着蒋素鸾道:“那玉昭仪没有原谅小主吗?”想着谈话如此迅速,再观主子神色便知结果。
于是她轻语道:“小主是还要继续等昭仪吗?”
蒋素鸾摇首,“等什么。我已姿态如此,她是铁了心思。”说完抬手拢了拢近侍披上的暖裘,转身道:“回宫吧。”
回到重华宫,蒋素鸾的心情却不平静,与近侍道:“冬苓,玉昭仪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知道她太多事情了,过去她是顾着彼此情意,但这回我让她在皇后面前失了势,昨日她去瑞王府的经历也不好,怕是都要怪罪在我身上。”
“那瑞王府里的事情,与您有什么关系?是皇上和皇后的旨意,要她去探望林侧妃的。她在瑞王府里受了惊吓委屈,难道还要怪罪到小主身上?”冬苓说话,自然是向着蒋素鸾的。
但这种中听足以安抚人心的话,此刻却并不管用。蒋素鸾摇首道:“不是,若不是我在皇后面前透露了她和林侧妃之间的不可告人,皇后不会去试探玉昭仪的。若没有试探,想来也不会利用玉昭仪和林侧妃之间的关系,让玉昭仪去瑞王府。”
她说着眨了眨眼,“玉昭仪这般不留情面,想来也不会容下我。”
“玉昭仪难道还能对您不利?她毕竟不过只是个宠妃,靠着皇上的几分宠爱才有今日,而如今皇上对她也不如从前了……”
冬苓的话没有说完,蒋素鸾就打断了,“她是宠妃,在京中没有背景,但我们也不如从前了。蒋家没了,你觉得我还能与她对抗吗?她如果有心铲除我,我真能躲过吗?”
“娘娘不如去求求皇后。”冬苓提醒。
蒋素鸾微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