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三章 心凉
 
原来,刘明去瑞王府接她,还是涵儿去乾元宫请的旨意,苏媛只觉得心底的那份寒意牵强可笑的很,深深闭了闭眼眸,叹道:“终归是我高估了自己。”
她还以为,就算自己如嘉隆帝所愿替他办了差事,好歹他能顾念从前情分保自己平安,不至于让瑞王怒狂起来伤了自己,原来终究是多虑了。
“我没有想到,媛姐姐你真的做了。”
确定她没有事情,谢芷涵就道出了内心疑问,但也不忍苛责,体谅身边人心情,便又添道:“皇上这回真的是为难了你。你若不遵从皇上的旨意,他断不会再庇护你,那你以后在宫里的处境会很难。你若做了,那他眼中你和林侧妃的结盟就会被瓦解,以后只能更依附他。”
她说着微微侧首,可能是凤天宫外的灯太黯淡了,又或者是月色过浓,苏媛脸上神色不明,她看不清晰。
“他是帝王,自然是怎么做都对的。”苏媛不过如此言语,没有过分纠结。
谢芷涵却有些心疼她,“好了不说这个,林侧妃的孩子没事吧?”
“没有。”苏媛摇头答话,接着又笑了:“还好没有事,否则我就罪孽深重了。”
“先前林侧妃刚有孕的时候,我听闻那孩子是保不住的,多亏了朱太医妙手回春。”谢芷涵语气羡慕。
苏媛侧首,见她笑容不复往日,想到以往,主动又握上了她。等行了段路,她顾左右道:“涵儿,可用了晚膳?”
“还未曾呢。”似是察觉到了身边人好意,谢芷涵故作轻松。
苏媛展笑,“那便随我去永安宫一道用吧。”
“姐姐必然是连午膳都没用的,可得让御膳房好好准备。”
白日里瑞王府里情况危急,苏媛哪里可能用午膳,倒是真的空腹了整天。可惜等传了膳,她胃口并不好。
谢芷涵似乎也没心情,顷刻就放下了碗筷。
苏媛忧心忡忡,有内疚有矛盾有担心,心里想的事情太多,即便是对着信任无比的涵儿都没有诉说冲动了
谢芷涵过去粗枝大叶,但处事上格外细心,见她心情不好,并未久留。
她离去后,苏媛唤东银问乾元宫里的情况。
“回主子,左相刚从皇上那儿出来,去了慈宁宫给太后请安。”
“那瑾贵妃呢?”
东银低了低声,“贵妃娘娘还在那。”
这时候没有离开,那今夜怕是就留在乾元宫了。
苏媛点头,“知道了。”
“恭王爷也在。”
苏媛眼眸微转,“你可知道,皇上为何突然宴请左相?”
“左相进宫来和太后商量明瑶郡主和瑞亲王婚事事宜,赶上皇上正好去慈宁宫,皇上说有事和左相商议,便令他回了乾元宫,晚膳时分瑾贵妃正好过去,便摆了宴。”
那也没什么要事,苏媛凝目,东银随她一同去了瑞王府,这份打听只能是表面是,听不出其他。
“罢了,不想这些了,你退下吧。”
东银道“是”,走了两步转身又问:“娘娘,可要早些洗漱歇息?”
这种夜晚,注定了是难以安眠的,但苏媛也不愿再去考虑,点了点头。
永安宫里宫灯不灭,苏媛特地让人多留了两盏,闭眼静心想要早些睡着,但越躺越清醒,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浮现长姐模样,最后索性坐了起来。
她掀了帐幔下床,走去窗前微微启开,寒风灌入,苏媛身姿未动。
殿里的炭火烧得太足了。
不知道阿姐如何了,她和瑞王是如何说明的;也不知道朱允在皇后那要回答些什么;更不知元靖进宫,明明在乾元宫里却和嘉隆帝一般对她置之不理是何意……她越想越多,越想越不平。
苏媛是觉着委屈的,希冀的想要倚靠的人,从未在关键时候帮过她。若不是阿姐是她亲姐姐,今日她怎可能从瑞王府出来?
弯唇冷笑,过去那两人对她的温声细语和柔情脉脉,到底都是镜花水月。
原以为凭栏哀愁,灌了许多冷风,又经历了瑞王府里的险境,是该大病一场的。但第二日苏媛醒来除却有些头晕,毫无其他异样,真真是让她想演番苦肉计上天都不成全。
她照例用早膳,去凤天宫请安,回宫的时候拐去梅园,剪了几枝红梅,边让人取了白瓷瓶,坐在炕上插花。
嘉隆帝下了早朝过来,苏媛正好将瓷瓶摆好,他笑了道:“爱妃好兴致。”
苏媛行礼请他入座,“皇上来了。”
元翊看了眼红梅,又望向她,伸手试了试其额头,关切道:“怎么气色不太好,可是昨儿在外受了寒?朕召宋太医过来给你瞧瞧。”
“不必了皇上,臣妾没有大碍,或是刚刚在梅园里吹了风吧,过会儿就好了,皇上不必担心。”苏媛落落大方答话,笑意吟吟的,也没说昨日在外的事。
嘉隆帝也不主动提及,只道:“昨儿朕和左相商量明瑶郡主与瑞王的婚事,就定在元月十八,你觉得如何?”
她觉得如何?
这种事情,哪里容得到苏媛说三道四。苏媛轻声附和:“皇上挑的日子,必然是极好的。”
“嗯。”嘉隆帝面露探究,定睛望着她。
苏媛遂沉默,宛如无事。
过了半刻,元翊依旧这样打量着她,苏媛不得不主动开口:“皇上如此看着臣妾是为何?”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朕的?”
苏媛抿唇,摇头。
元翊追问:“真没有?”
“臣妾没有。”
“口是心非,这可是欺君。”他故意露出严肃。
若在从前,苏媛也会配合他一番,算是殿内闲情了,现如今却没有这种心情,只僵硬的细声接道:“皇上要臣妾说什么呢?瑞王府里的事,臣妾昨晚已经向皇后娘娘复命过了,皇上若觉得臣妾办事不利,想要责罚,臣妾无怨。”
元翊忽而就浅笑了,拉过她的手道:“朕就知道,你是觉着生气了。”
苏媛立即站起来,刚动那握着她的手就收了礼,嘉隆帝道:“别行礼拘泥。朕没有怪你办事不利,昨日是朕疏忽,和左相及恭王商量事情忘了时辰,没有早些让刘明去瑞王府,让你担惊受怕了。”
这解释,还不如没有,苏媛莞尔。
“不过朕也相信,朕的玉昭仪聪慧机灵,自能平安归来。”嘉隆帝道得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