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失望
 
苏媛回宫后至永安宫换了身衣裳便准备去乾元宫复命,陈皇后却派了春庭过来请她,只得先去凤天宫。
陈皇后宫中烛火葳蕤,内殿空旷静谧。苏媛随春庭踏进后屈膝行礼,言辞恭敬:“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春庭无声福了福便退出去了。
陈皇后本单手撑着额头状似假寐,闻声稍稍抬眸,轻描淡写的扫视了她眼,语气寡淡:“玉昭仪回宫了。”
苏媛颔首,“是,臣妾刚从瑞王府回来。”
“如何了?”
陈皇后似是漫不经心,又或是随心一问,倒让苏媛有些踌躇不定,是嘉隆帝命她去的瑞王府,帝后有别,先她而后君,总是不合理的。
苏媛不信皇后不明白。
“玉昭仪,本宫在问你话。”陈皇后语气威严,凤目微挑。
听她催促,苏媛也不再磨蹭,直接道:“回皇后,林侧妃与臣妾叙话时突感不适,经朱太医诊治是因为误食了毕若草,此毒对有孕之人危害极大,好在救治及时,现已无恙。”
“这么说,林侧妃已经无碍了?”
陈皇后语气失望,并未遮掩,直接将这份可惜的情绪表达出来了,看在苏媛眼中自是不喜,却还只能耐着性子答话:“是。”
陈皇后冷笑,“怕是玉昭仪心有不忍吧?是顾忌着昔日交情,还是没把皇上的指令放在眼中?”
“臣妾不敢。”
苏媛已然明白,让她去瑞王府的想法,必定是眼前人昨儿唆使着嘉隆帝安排的,想起午后的那幕情形,长姐躺在床上满身是血的苍白模样,她紧了紧牙根,努力压抑那份恨意。
陈皇后摆明了想要治她办事不利。
苏媛屈膝下跪,认错求饶。
望着如此卑微的苏媛,陈皇后面露得意,原是觉得没有寻她奚落的必要,但委实无法忽视这其中的诡异,凝眸追问:“瑞王为何这般轻易放你回宫?”
果然,这些后果都在她预料之中。今日如果林侧妃真的闹出了人命,顶多就拿她给瑞亲王做交代;如果没有,就借元竣之手除了她。皇后这番算计,可真是用了心思。
苏媛暗自嘲弄,自己安然回宫真是出乎了她的算计,否则也不至于这样着急将她宣来凤天宫。
“林侧妃身体不好,瑞王府不便留客,臣妾自然是早早回宫来的。何况,皇上派了刘明公公前去接臣妾,臣妾也不敢耽搁。”苏媛试图用嘉隆帝点醒眼前人,让她适可而止。
陈皇后是聪慧之人,当然听得懂,却没有急着让她起身,慢悠悠的捧起茶盏抿了口,“皇上今日宴请左相,瑾贵妃正在伴驾,现在怕是没空见你。”
宴请左相?
苏媛吃惊,不明白元翊为何还能招待赵相,还叫上瑾贵妃,是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吗?
“玉昭仪素来对左相府和瑾贵妃的事情也是关心得紧,先前就帮着瑾贵妃找朱太医研制方子,是吗?”陈皇后微笑,估计揭起这件令苏媛差点失去圣心的事情,随意的又道:“对了,刚听闻朱太医回宫了,本宫倒有些事情想问问他。”
话落冲外唤了人,就要去太医院传朱允。
苏媛脸色微变。
春庭入内回禀:“皇后娘娘,去太医院传话的人回来了,朱太医刚进宫就被芳华宫的德妃娘娘请走了。”
皇后皱眉,“本宫的懿旨,难道朱太医还会抗旨不成?他既是去了德妃那儿,便去芳华宫请人便是。”
“回娘娘,人去了,但德妃娘娘她、她……”
皇后色变,“德妃如何?”
“德妃娘娘说头疼得很,让朱太医先请了脉再说。”春庭小声答话。
“头疼?”陈皇后面色先惊后怒,气道:“本宫倒不知,德妃何时有头疾的毛病了。春庭,你去太医院请宋太医去芳华宫好好为德妃诊治诊治,就说本宫有要事询问朱太医,让他立即过来。”
春庭应是,亲自去了。
苏媛听得无比震惊,贺玲居然这样不给皇后颜面?生怕旁人不知道她待朱允的特别吗?以她的慎重性子,不该如此才对。
“真是好一个德妃!”陈皇后感慨了声,冷眼瞥了下苏媛,抬手道:“你起身吧。”
“多谢皇后。”苏媛终是得以起身。
在皇后眼中,苏媛便是个得势得宠了就立即忘形试图挑衅她威严的妃嫔,说到底没有其他威胁。例如今日的事情,稍稍起个心思便能让她万劫不复,对于这种仗势无脑的妃子,她素来看不上。
更重要的是,昨日她向嘉隆帝建议让苏媛去瑞王府“探望”林侧妃时,皇上并未阻拦,这便说明眼前人在皇上心中并没有那般重要。
她可以容忍皇帝宠,却不能忍受任何人得了皇上的爱。
至于瑞王府里的故事,那瑞王的侧妃到底是什么人,又和苏媛有何交易谋算,假以时日自能摸清。
陈皇后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她审视着苏媛,旁敲侧击又试探了几句均是无果,但从前戒备的心渐渐放心了。苏氏不是瑾贵妃,她犯不着太担心,对于不敬的妃嫔,过去些年早有心得,她不急在一时。
“娘娘,灵贵嫔求见。”
谢芷涵这个时候过来,只有一个理由,苏媛翕了翕唇畔,眼眸晶莹,望向门口。
皇后恢复了常色,和气宽善道:“请灵贵嫔进来。”
谢芷涵含笑入殿,先是朝主位行礼,“臣妾见过皇后,这时候过来,没打搅娘娘吧?”而后才似看见苏媛,惊喜的又道:“玉昭仪也在这里。”
苏媛阴霾了半日的心情终于有些好转,与她相视了眼,“我来给皇后请安。”
“那可是巧了。”谢芷涵像是领会不到殿内的气氛,话语自然。她又一向爱笑,皇后待她从来很是宽厚,有她从中说话,没两句便解了苏媛的困境。
正巧春庭领着朱允进来,陈皇后便打发了她们。
到了殿外,谢芷涵握紧苏媛的手道:“媛姐姐,好在你没有事,我听说了瑞王府里的事情,却帮不上你,只能去乾元宫求皇上派人去王府接你。林侧妃现在如何了,瑞王没为难你吧?”
声声关切,苏媛感恩不已,不停摇头道:“没事,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