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五十一章 现实
 
瑞王能放朱允与她一起回宫,这出人意料,情况大事化小得有些蹊跷,她在屋里接见了朱允,屏退左右,询问道:“她怎么样了?”
“孩子保住了,无碍。”
朱允语气冷肃,面色奇差,微顿后往前两步,不顾规矩反问道:“她的身体本就不好,为何你还敢冒此风险?难道真的就不顾她安危了吗?”
他是临时受命,被人请去金娇阁的时候已是那般状况,后来群侍环绕,他除了配合救治,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至今都未能质疑谁一句。
苏媛唇瓣微微哆嗦,势弱道:“不是的,我没想……”
“没想那毒是哪来的?”朱允打断,近前逼迫道:“她身体里的毕若草毒,不是你带来的王府,能是从哪来的?即便我之前已有阵子没替她把脉,但瑞王爱护她之心,是不可能容许府中有妄图害她之人的。”
苏媛被说得无地自容,眨眼轻道:“是,的确是我带过来的,那是皇上吩咐我来瑞王府的目的。”
“皇命,所以你便真的那么做了?”
瞧见他眸中的嘲讽,苏媛坚决摇头,“不是的,我怎可能害她。”着急得站了起来,解释道:“我来之前,根本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林婳想做的事情,根本没有人能阻止。
苏媛不是没有劝过,但根本没用,如果林婳安然无恙,那她回宫自然无法与嘉隆帝交代,那对于林婳就是抉择。
“你姐姐为了保全你,所以冒险了。”没有人比朱允更清楚林婳对那个孩子的期待和爱护,是以他才心疼难过,“你如果没有来瑞王府,就不会有这种事。你若是能替你长姐考虑几分,就会在皇上下皇命之前打消他的想法,或许,至少不是你来。”
不是苏媛来,林婳必不可能受此苦难。
苏媛知道这个意思,内疚得垂下视线,轻咬下唇,道出心中猜测,“我感觉,皇上发现我和阿姐的关系了。”
“疑心而已,你是苏家之女,怎能和瑞王府的侧妃有关系?皇上顶多是试探,看你舍不舍得下手。你若是照他所言真的做了,瑞王失子,于他来说有利无害,但你便是彻底开罪瑞王府,而瑞王和太后必然不会放过你;你若是不做,那他可以反其道以你为软肋挟制你长姐,逼你长姐替他办事。”
朱允说着说着也留意到方才的态度了,低了些嗓音,“这就是为何你阿姐总不想和你过多联系的原因,很多事不说与你听,不是不信任你,是不愿彼此羁绊过多。你们之间这种不可道的关系,一旦被人发现,对彼此都是致命的。你终归是来京城不久,不明白其中利害,罢了,好在有惊无险。”
他见苏媛难受自责,也没有再多苛责之言,言归正传道:“瑞王已经说了,让微臣随娘娘回宫,顺道去太医院点卯了再回王府救治侧妃。”
梅芯之前守在金娇阁外,消息苏媛早就知道了,但没想到会如此轻易,不解道:“瑞王他没有追究吗?”
朱允摇头,“想是你阿姐劝他了。不过,他虽然没有追究娘娘,但你们的打算也落空了。”
苏媛微虚,“那朱嬷嬷……”
“朱嬷嬷是太后派来的人,太后即便再不喜欢你阿姐,却也是盼着孙儿出世的。你们想将这件事嫁祸给太后身上是不可能的,瑞王也不可能为此与太后反目。”朱允委实忍不住,提醒道:“瑞王并非小主眼中的有勇无谋之人,从前他为你阿姐做的很多事,不过是为了讨她欢心。”
其实瑞王没有追究苏媛已是万幸,怎么还可能让瑞王去怀疑朱嬷嬷怀疑太后呢?苏媛也明白那是异想天开,本来不过是想埋个隐患,但朱允如此说了,只好作罢。
她轻轻颔首,“知道了,那你随我回宫吧。”
“等等。”
朱允出声,小声再道:“小主,瑞王虽没有为难您,但您回去和皇上要如何说辞?经过这事,你与瑞王的侧妃必是势如水火,你如何从王府安然脱身?这瑞王府里,可是所有人都见了,瑞王根本没有难为你。”
“这……”这的确是个问题,但苏媛也没有办法,瑞王不计较必定是因为阿姐的原因。但是,其他人眼中,她来害了林侧妃一遭,林侧妃居然不怂恿瑞王惩罚她?
“您回宫对皇上的说辞,得提前备好。”
可见,朱允虽然生气她来瑞王府,但毕竟是关心她的。四目相视,苏媛重重点头,“我知道了,还是我处事太草率。”
其实根本就无解,掩饰敷衍的手段能行二必行三,长此以往,苏媛消耗的无非就是元翊对她的感情。
但这份感情,现如今在苏媛眼中根本没有什么了。元翊能命她来瑞王府,自然能想到以瑞王的脾性不可能轻易放过她……
尚沉思着,门外桐若禀道:“娘娘,皇上命刘公公来接娘娘回宫了。”
呵!
苏媛不知是该笑还是恼,望了眼窗外天边的霞彩,已是日落西山了,她蓦然觉得有些冷,微微拢了拢身子,低低应道:“知道了。”
朱允退离两步,露出往日在宫里时的卑躬和常色,“昭仪娘娘,该起驾了。”
苏媛又漫不经心的“嗯”了声。
“娘娘回宫后,大可将奴生和侧妃的关系禀明皇上。你若是手无仪仗,侧妃不可能这样轻易放过您的。”朱允亦是个思维敏捷之人,立刻替她想好了说辞。
“将这件事告诉皇上?”苏媛却很惊诧。
“对。”
“那样的话,必然牵扯出当初林家的事。”苏媛觉得还没到时机,若是嘉隆帝得知了阿姐的事情,以此为把柄控制瑞王府呢?毕竟元翊可是心心念念的对付赵太后和瑞亲王。
朱允则语气笃定,“你即便不说,以皇上的手段,也快知道了。娘娘可还记得,先前您曾向微臣问过孝贞太后之死的事?皇上是谋大事者,若要铲除瑞王,必定是连根拔起,不会只以他一个姬妾身世这点小事的,说不定反而会觉得你姐姐是他可利用之人,这倒反而安全了。”
不得不说,他和林婳深思远虑,这些算计是苏媛真的没想到的,这会儿除了点头,别无办法。
因为,她在嘉隆帝那或许已成了可有可无的棋子,必须重新让他看见价值,否则只有一个下场。
即便心凉,苏媛也清楚这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