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九章 险招
 
因是临时受命,嘉隆帝遣派苏媛来瑞王府探视的事根本没有提前将旨意送来,想来元翊也是早就料到了今日元竣会出府,因而等王府的人接驾后再派人去通知瑞王,瑞王得信回府时,苏媛和长姐早已结束了会话。
只不过,当元竣踏入金娇阁的时候场面很是混乱,素来静谧的小院此刻闹哄哄的,原本被他关起来的朱允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寝屋前,就站在廊下徘徊,面色焦灼,而宫里的太监女侍占了大片院子,可见那位不请自来的玉昭仪排场十足。
元竣是匆匆驾马折返的,此刻一身劲装,进院后扫了眼那些不相干的人,当下冷哼了声。其俊目横敛,将手中持鞭往就近的侍卫手中一甩,大声便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都滚出去!”
他横行霸道惯了,在宫里见了皇后宠妃都不甚有礼,何况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宫人。此刻威声喝喝,当场把人吼得全部跪倒在地,但元竣丝毫不在意,视线改投向廊前的朱允,近前几步质问道:“朱太医莫不是忘了本王的话?没有本王的允许,你竟敢私自出现在这儿?”
他问罪不及,朱允刚躬身行礼,朱嬷嬷便喊着“朱太医”从屋里出来了,见着元竣的瞬间又立马止了话,告急道:“王爷,您可回来了,侧妃娘娘不好了,与昭仪娘娘叙着话呢突然就见红了,这可如何是好?”
向来沉稳的老嬷嬷语无伦次,抓着元竣就哭喊,生怕做主子的不着急一样没说两句话又去求朱允,“朱太医您可别在外面站着了,赶紧进去看看。”
“婳儿!”
听见这话,元竣立即推开朱嬷嬷和朱允冲进了屋,屋里婢女手忙脚乱着端盆倒水,还有那立在屏风前的宫妃,他皆视而不见,快步就进了内室,蹲在床前握住了林婳的手。
“婳儿,你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本王不过就离开半日,怎么就……”元竣见林婳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分寸全无,眼眸具散,连唇瓣都不停的哆嗦起来,满脸惊恐慌色。
他看着其羸弱无助的模样,张看无果,又连忙转身问紧跟在后的朱嬷嬷,目光凌厉:“你们都怎么当差的?王妃若有差池,本王要了你们的命!”
时下显贵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却听得在旁的苏媛心弦一颤。
瑞王这副紧张无措表情实在令人震撼,她就站在那儿,看着他声声质问下人,又不时转身柔情安抚着长姐,两厢差别,委实震惊。
元竣如此,哪里是长姐口中所说的待她已不如往日?
苏媛不由生出感慨,不过还未等片刻,只见那本还在床前的人瞬间就到了自己跟前,片刻就觉得喉间被制,难以呼吸。
苏媛下意识的攀住了对方胳膊。
而瑞王直接抬手扼住了苏媛的脖子,红着眼逼问:“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本王王府行凶,说,谁让你来的?”
苏媛身边的桐若和东银连忙上前求情,欲将他的胳膊掰开,口中还央求不断:“……王爷,请你放开我家娘娘……”
瑞王哪里肯听,甩开二人另手反击出掌,便将她们挥退倒地。
门外的朱允到底是被朱嬷嬷请了进来,见此情形也并未插话,立即就赶到床前救治。
瑞王力大,苏媛仰着脖子,钗环掉落,泪眼朦胧,她没想到对方居然一句不听解释就动手,动作间也完全无所顾忌。
正觉得窒息难持之时,床上的林婳唤了声“阿竣”,瑞王狠狠甩开了苏媛,转身回床前温声细语道“我在”。
朱嬷嬷相劝瑞王,“王爷,侧王妃向来身体虚弱,似乎和玉昭仪无关,玉昭仪是代皇上皇后来探视娘娘的,您可千万别误会了。”
这话点在其中利害,元竣若是以苏媛害林婳之罪名直接处置了苏媛,显然是挑衅皇权。这昭仪性命是小,蔑视天威事大。
元竣也不是平素看来的那般不明事理,但他根本不卖这个面子,喊来近侍就吩咐道:“请玉昭仪下去歇息,本王王妃尚未安全之前,不准离府!”
苏媛由东银搀着,脸色苍白的咳了两声,准备说话:“瑞亲王,本宫……”
“你不必多说,滚下去!”元竣哪里听她所言,让人直接带了下去,他的目光根本不曾正眼相看苏媛,全部心思都在床前的林婳身上。
药粉是不敢公然下在茶水里的,毕竟林婳的身体情况也承受不住,但中毒的症状又要有,这就少不了要朱允配合。
事先没有商量,朱允刚过来的时候见此情形也是吓了一跳,但等把了脉心里就了然许多,此刻自知该如何做,就是瑞王寸步不离的情况下有点为难。
何况,朱嬷嬷早前派人出府相请的城中郎中也到了金娇阁。
林婳身边早前的侍女叶兰上前言语:“王爷,王妃说了只要朱太医诊治,其他人她不放心,也不相信。”
朱嬷嬷当即不满,“叶兰姑娘,这是我特地派人出府请来的名医,难道老奴还能害侧王妃不成?”
“罢了,嬷嬷,让他们都回去吧。”
瑞王被请到旁边,见状冲朱嬷嬷挥手,早前最焦虑的神情渐渐稳住,双眸却仍是紧紧盯着床上的人儿,目光复杂,望向忙碌中的朱允时眸色更深了几分。
金娇阁里只能看见侍女进出,有血水被泼出院门。
打听消息的梅芯回别院回报情况,苏媛也是担心不已,想到之前长姐毅然取粉末投入茶杯里相饮的画面,不由重拳打在几面上,脸色懊恼。
东银忍不住道:“主子别担心,侧妃肯定不会有事的。”
“你不明白,不是假戏真做。”苏媛咬唇,“她是怕我无法复命才冒险的,本来有朱太医在,我觉得十拿九稳的事儿,如今……”
粉末再少,终究是有害的。
尖锐的指甲扣入掌心,苏媛抵额轻摇,冲梅芯挥挥手,再次吩咐道:“你继续去金娇阁外守着。”
梅芯应是,退了出去。
“应该不会有事的,其他郎中都被送出王府了,只是奴婢瞧瑞王的性子是不会轻易放咱们回宫的。”想起刚刚的事情,东银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