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处境
 
姐妹相会,苏媛才发觉,原来长姐的情况并没有她想得那样乐观。过去总以为瑞亲王元竣将阿姐宠爱到了极致,以为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危险难处,但此刻三言两语就试探出来了,元竣对枕边人并没有信任到完全纵容的地步。
元竣将太后派来的嬷嬷留在长姐身边,就是有警惕的意思。
苏媛见长姐抚着腹部,此刻她的神色已不同于几个月前和自己谈论到这个孩子时的算计和果决,而是带着不舍和庇护。
她不由紧了紧手里的纸包,这是嘉隆帝让她来瑞王府的目的。
自从她取出来,屋里的气氛就僵硬紧张,除了先前的几句对话,本该和睦亲切的气氛已不复存在。
林婳暗思考考量了番,终是开口:“奴生的事情,我早该想到瞒不住的。”悠悠长叹了声,闭眼感慨道:“到底是我贪多了,若能早早将他送出京城就好了,也不至于被人发现这个这层关系,令你受制于人。”
她为先前奴生落于蒋家人之手的事感到内疚,自责满面,“若不是我不放心,想着让奴生时时能跟着朱允来王府见面,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林婳说着反手握住苏媛,眼色认真,“小媛,宫里面的说辞,你圆过去了吗?蒋家蒙难时,素嫔曾寻你求助,但蒋家本就是勋贵大族,皇后心思敏捷,必然想得明白其中的转机蹊跷。皇后找过你了吧?”
苏媛点头,见她担心,连忙解释:“阿姐放心,皇后虽然奇怪我为何会帮素嫔,也旁敲侧击的问过奴生,但我只说是看在过去蒋家的背景和你的颜面。我只说你信任朱太医,而那名医童和朱太医关系匪浅就给含糊过去了。”
林婳像是有些惊讶,不过片刻又恢复了常色,笑道:“这样也好。我本是无根之人,即便当朱允是替我办事的,但终归想不到我和奴生的深层关系上。你是地方官员府邸的千金,是因为叔父有功进宫的,过去从未涉足京城,并没有其他背景。”
她说这些,不知是想让苏媛放心,还是林婳自己寻求个安心。
“罢了,左右奴生也被送走了,应当不会有什么麻烦。”
苏媛却不放心,“阿姐,皇后生性多疑,她最早是将朱太医当做自己心腹般重用的,期间派他来给你调理身子,或是当初将他安排到我身边,都是自认为可以掌控朱太医。现如今发现朱太医暗中帮着你我,想必不会善罢甘休。”
“她不愿善罢甘休又能如何?你放心吧,朱允许多事都是和皇上有过交代的,皇后那边自能应付过去。”
林婳说得漫不经心:“说到底,皇上的决策没必要和皇后报备,皇后就算觉得朱允心眼多,去调查出奴生的身世和林府也不能怎样。皇上现在没打算处置朱允,皇后就不敢自作主张的。”
苏媛听了她的话,果然放心许多,可是低头望见自己手里的东西,五指微紧,唇瓣轻咬。
林婳见了,松开她的手去接其掌中之物。
察觉到她意图,苏媛连忙将东西收回来,冲上对方视线时,微微摇头。
林婳表情严肃,目不斜视的说:“小媛,这事没办法的。”
苏媛还是摇头,站起身道:“阿姐,我不能这么做。”话落足下轻挪,几步离开了榻前。
林婳便坐起身,身上锦绣薄衾滑落,她抬眸仰视着面色坚决的苏媛,再次伸手:“小媛,把药给我。”
苏媛手臂后缩,还是摇头。
林婳苦笑,“听姐姐话,你没有办法的。”见其没有动静,淡淡的又说:“当今皇上远没有太后和瑞王以为的那样无能,只看他如今边算计着赵家还能边宠爱瑾贵妃就知道了。那瑾贵妃还未及笄的时候就被左相送进了宫里,这些年经太后一手调教,对太后可谓是言听计从,但皇上偏偏令她们姑侄离心,更让瑾贵妃算计起了自己的亲妹妹,公然破坏明瑶郡主和瑞王的赐婚……”
她说到这件事,素来冷情的眸子片刻呆滞,连话声都停顿起来。
苏媛看得亲切,更加心有不忍。
长姐对瑞王是有情的。
这些年月,要她这般算计枕边人,自是极难熬的
苏媛袖中之手渐渐握拳,意思更坚决了些,冲外提声唤来东银,让她去将朱允请来。
林婳阻止不住,见东银匆匆离开忙问她:“没有瑞王的指令,他是出不来的,你派人去请也无用。”
“瑞王即便是亲王,也不能不讲道理就这样对待宫廷御医吧?何况,朱太医身份不同,是皇上器重之人,瑞王就不怕不能和皇上交代?”
苏媛说得认真,林婳却不慎在意的浅笑:“他有什么好顾及的?何况,王府里的事情你不知道。”
她见苏媛好奇,也不隐瞒,三言两语道:“你怕是不知道,虽然对外瑞王府里王爷只我这一人,但太后和各府以前相送过不少女子进府。王爷即便没有抬做侍妾,也并未多看一眼,皆充作了侍女留在府里当差,但毕竟都是有来历的。我待朱允亲切,王爷早就察觉,先前便算计了一把,朱允身上担着调戏王爷姬妾的罪名。”
苏媛惊恐,“怎么会这样子?”
林婳见她呆愣,不动声色的就把药粉接了过来。
待苏媛察觉手中空落之时已为时晚矣,她连忙抬手欲夺,着急道:“阿姐,这药你不能服。”
林婳指腹慢慢摩挲着纸包,怅然自语道:“我不服,你如何回去复命?你近期在宫里的处境不好,我都知道的。小媛,我是和这个孩子有缘无辜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妹妹也离我远去。皇帝对你不够信任,这是你的机会。”
“姐姐,我有办法的,真的!”
林婳根本不信,闭了闭眼表情淡然。
“姐姐你不要做傻事,我既然将这件事坦白告知了你,便不会让你替我牺牲。我只是想要姐姐替我配合一场,我能回去复命,姐姐也不会有事。”苏媛攀住其胳膊,信誓旦旦的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