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七章 监视
 
苏媛不解,凝视着长姐迟疑道:“侧妃为何不让人将太医请过来?”她来王府,当然还是惦记着朱允安危的,元靖虽然答应出手说保全朱允性命,但她终究难以安心。
林婳伸手轻轻抚着腹部,垂眸微思,表情淡然得瞧不出丝毫异样,语无波澜的道:“昭仪有所不知,我这几日偶有阵痛,朱太医觉着是与我久寒之症有关,是以在小院里闭关研究医术,调药配方,不便打搅。”
这说法委实牵强,但苏媛并没有追问下去。
林婳便让侍女搬了锦杌来,慵懒道:“玉昭仪请坐,多谢你特地出宫来看我,也请你回宫后代我谢过皇后和皇上恩德。”素手微挽,臂间纱帛若流水般席地而过,她笑得温柔,较过去的咄咄华美很是不同。
苏媛有片刻恍惚,眼前人渐渐与过去温婉和善的长姐重叠,不禁犯起惆怅。
林婳素来恃宠而骄,很少以礼待人,屋里的婢女见她对这位玉昭仪如此客气,都纷纷肃目起来。
当着下人,聊的无非是那些场面话,苏媛也说了些宫里的事情告与她,提到谢芷涵封妃大典时,林婳稍稍沉眸,接道:“玉昭仪和灵贵嫔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好交情,她如今封妃,于你也是桩好事。”
苏媛颔首,望着眼前人在想她的话中深意。
林婳似乎看出来了,侧首对近侍道:“叶兰,你带人先退下。”
叶兰福身应是,挥手带着婢女准备离开,却似想到什么般转身迟疑的唤了声“朱嬷嬷。”
朱嬷嬷原是站在月洞雕花门前,位子不起眼,苏媛甚至都没怎么留意,此刻望过去,才见那是个四旬左右的妇人,头发梳成一丝不苟的圆髻,赞金戴银的,瞧着有那么几分富态和威严。
朱嬷嬷听见叶兰喊她并未理会,只是看向林婳含蓄道:“侧妃娘娘,王爷说了您身子不好,身边离不得人。”
林婳本笑容满面的表情立即变了,与她沉脸道:“嬷嬷,王爷是让你照顾我,不是让你看管我。”
“娘娘,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不敢不尊王爷指令,您身体虚弱,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奴婢担当不起。”朱嬷嬷立即低头,虽然表面很恭敬,言辞间却没有怯意。
苏媛心生疑窦,忍不住道:“这瑞王府里的下人都是这样当差的吗?瑞王是主子,林妃娘娘就不是了吗?”
苏媛是皇妃,本以为都出面了,朱嬷嬷自该识相,却没想到她不卑不亢的答道:“昭仪娘娘,这是王府里的事情,还请您不要过问。”
“放肆!”苏媛厉色,喝道:“一个嬷嬷,竟敢与本宫顶,你是仗了谁的势?难道瑞王府里的下人都能爬到主子头上去了吗?侧妃让你退下,你拿王爷压她,这就是你的规矩?”
“昭仪娘娘,奴婢是从太后娘娘派来特地服侍侧妃的。”
这个朱嬷嬷也是个真不怕的,听到这样的话还丝毫不变色,倒是将慈宁宫搬出来了,苏媛冷笑:“朱嬷嬷,无论你是谁的人,眼中有没有我这个昭仪,但我是奉皇明而来,想慰问下林侧妃。主子说话,遣你退下,难道还不可以?”
朱嬷嬷眼神闪烁,“昭仪娘娘,奴婢也只是奉命行事。王爷不在府里,如果侧妃稍有疏忽,奴婢也就没法和王爷交代了。再者,太后娘娘十分担心侧妃……”
“够了,朱嬷嬷不必再说了。”苏媛打断道,“本宫是谁,这王府谁都知道。林侧妃若是因着本宫的探望出了意外,自有本宫承担。嬷嬷如此不放心,是觉得本宫会加害侧妃吗?”
“奴婢可没这样说过。”朱嬷嬷耷拉了唇角。
“既然没有,那有什么不放心的?下去吧。”苏媛眨眼,淡漠挥手,她身边的桐若便上前催请她。
朱嬷嬷再多不愿,也只能点头。
苏媛见她出去了才握住长姐的手,急切道:“阿姐,为何会有人这样对你?太后派人过来,王爷难道就不管的吗,就这样看着朱嬷嬷在府里肆意,连你都不放在眼中?”
林婳苦涩一笑,低声道:“小媛,王爷待我,不同往日了。”
“不会的,王爷他那么喜欢姐姐。”苏媛不可置信。
“再多喜欢,也抵不住我三番两次欺骗他的。”林婳说着,垂眸抚了抚腹部,再言道:“他如今不过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而已,朱允也已经被他的人控制起来了。”
苏媛听着,还忍不住转首望向屋外,生怕被人听见。
林婳倒不在意,“叶兰守在外面,不会让人近前的。其实朱嬷嬷也没什么不妥,就是不肯离开左右。你拿着皇妃的气势压她,”说着就浅笑了出来,眉目和煦,倒比从前的忧郁好看许多,连苏媛都有些晃眼。
可惜,林婳没两句话就止了笑意,“皇妃与侧王妃,终归是不同的。”她接着不等苏媛质疑,继续道:“对了,你来这儿,是好奇朱允的消息吧?”
苏媛摇头,“不是。”
林婳好奇,苏媛就答道:“是皇上要我来的。”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包药粉给对方看。
林婳瞩目,慢慢抬眼,“这是……”显然已经想到了可能,身子都不由往后缩了一下,“皇上派你过来?”
苏媛颔首,艰难道:“是。”
她脸色垮白,“皇上竟然让你来?”她抚着小腹的动作更紧了些,不由自主就远离了些苏媛。
苏媛看在眼中,闭眼道:“我不会做的,阿姐你放心。”
“你不做,那如何回宫交代?”
“我自有我的法子。”苏媛起身,背过身与她回道:“阿姐,就他能将这件事交予我,我也算是识清了。原以为所谓的天子恩宠可以傍身,现在想来也是缥缈不定,不该将希冀放在皇上身上的。”
“恭王呢,你最近是否……”
苏媛颔首,“见过了,朱太医的事情,我就拜托过他。”
“难怪,先前王爷带朱允出城,我原以为是不好了,却没想到还能平安回来。”林婳自言自语起来。
苏媛却不知这件事,惊恐道:“瑞王带朱太医出城过?难道是奴生的事情……”
她还没说完,林婳便打断道:“奴生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