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五章 圣意
 
谢芷涵出身世家,纵使心性活泼,但自幼琴棋书画也都有涉足,陪天子对弈这种事并不难。
玉子温润,她却执在指间许久不落,苏媛在旁看着都疑惑了,嘉隆帝倒是耐心十足,捧着青瓷盏抿茶静等。
“皇上,臣妾想不出来。”谢芷涵忽而泄气,改望向苏媛,求助道:“还是媛姐姐帮我挽回局面吧,否则这局臣妾是输定了。”说着就将手里的棋子塞到苏媛掌中,顺势还拽了她胳膊轻轻一带。
苏媛在这乾元宫里却不敢如从前般放肆,勉强定住脚下,三人同场时与两人独处总是不一样的,给对面人使了个眼色,便去看嘉隆帝。
元翊也正望着她,依旧是淡然轻捻的模样,四目相对,他开口道:“玉昭仪可要援助灵妃?”
苏媛忙答道:“回皇上,落棋这事怎可半途而废,还是您和灵妃继续吧,有始有终方好。”
“好个有始有终。”元翊将茶盏搁下,视线并未在苏媛身上有过多停留,看着谢芷涵半似玩笑的道:“灵妃,你的媛姐姐可不帮你,还是自个儿想法子吧。”
谢芷涵抬眸觑了他眼,又看看苏媛,心中有些焦急,但她已如此动作,这两人却不见其他,只得颔首应是,“臣妾棋艺不精,皇上可别笑话。”
元翊像是并不擅长与她玩笑,轻轻“嗯”了声便不再语。
本是该热闹无比的,但殿中徒有棋子落盘的声响,三人间竟是没有言语,场景尴尬,苏媛心中更是慌乱。
好不容易等到嘉隆帝的兴致淡了,谢芷涵起身道要去给太后请安。
元翊点头应许。
望着谢芷涵离开,苏媛小步上前准备收拾几上的棋子,刚动作就听得他道:“不必收拾了。”
苏媛只得把手收回来。
元翊摩挲着掌中的玉子,好整以暇的望着眼前人,低笑道:“刚刚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平时你陪朕下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臣妾是怕扰了皇上。”
元翊笑容更深,“担心扰了朕?玉昭仪真是愈发体贴了。”话落将棋子掷进棋笥里,听着那清脆的声响漫不经心的又问:“你刚从皇后那过来?”
“回皇上,臣妾清早身体抱恙未去给皇后请安,午时特地前去认错。”苏媛心思微转,主动相告,恐他怪罪。
元翊显然是早就知情,不甚在意的语气道:“皇后大度,不会计较这点小事。”
他的语气充满了对陈皇后的信任,苏媛的内心更忐忑了,正要接着话夸皇后时,嘉隆帝又道:“你平时不伴驾的时候,怎不学学灵妃,去太后宫里请安侍奉?”
这是要怪她不孝太后?
苏媛立即屈膝低头,“皇上提点的是,臣妾疏怠了。身为妃嫔,理当学皇后和诸位娘娘一般……”
“不必再说了。”
元翊抬手制止,“退下吧。”
就这样?
苏媛自是不舍离开的,她先前去凤天宫还不是因为想见驾?皇帝反复无常,她思来想去都没觉得自己这两日有何不对,忙道:“皇上,可是臣妾做错了什么,惹您不高兴了?”
“做错了?”元翊本欲转身,闻言又停下,看着她笑:“怎么,玉昭仪也会觉得自己有错?”
他的语气很沉,苏媛当即跪了下去,惶恐道:“臣妾不是有意冒犯皇后娘娘的,还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别动不动就下跪。”
元翊走向书房,苏媛想了想立即跟了上去,待其在御案前坐好,方又开口:“臣妾真的知道错了。”
“听说你与瑞王府里的林侧妃私交甚好,她临盆在即,明儿代皇后出宫看望下她吧。”元翊注视着她视线认真道,“玉昭仪,你可愿意?”
前一刻似乎还在生气怪罪她,现在却突然说起这事,唯一的可能就是陈皇后将事情告知了他。
苏媛不知自己是该撇清和长姐的关系,还是继续告罪,便站在那不说话。
“玉昭仪?”
嘉隆帝再次催唤,苏媛不好再犹豫,忙点头说:“臣妾领命。”
“你上前来。”
苏媛闻声过去,在桌案旁站定。
“你知道为何朕过去独宠爱你吗?”
苏媛微微抬首,小声道:“臣妾不是京都世族出身,在宫里关系简单,皇上觉得合适。”
“合适什么?”
有些话明明是心照不宣的,元翊却一问到底。
“合适做您的宠妃。”苏媛也是直白说下去了,揣测着圣意继续道:“皇上可是觉得,臣妾不该和林侧妃交好?”
嘉隆帝笑意不明,“朕说不该,你就不去和她交好了吗?”
苏媛忙道:“皇上有命,臣妾自然遵从。”
“这话就说的不真心了。”元翊伸手牵过她往自己身边带了带,继续问:“瞧见方才灵妃在朕面前的模样了吗?忌惮、遮掩、奉承,全然没有半点私下里的气性。”
苏媛以为他不高兴,连忙替谢芷涵说话:“皇上,灵妃她……”
“你不用替她说话,世族里的女子多是这样,朕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嘉隆帝摇头制止,接着眯了眯眼,“可是,你本与她不同。即便你私下端庄安静,可在朕面前不是那样的。如今你小心翼翼,可是觉得朕不会再护你了?”
“臣妾没有。”苏媛想要他的庇护,语速有些急。
“真没有吗?”嘉隆帝再次询问,“那你筹谋着讨好林侧妃做什么?”
苏媛知道这时候再说没有无疑是触怒他,隐隐的也有些明白嘉隆帝的意思了。说到底,他是想要自己在这深宫里无他人可依,只能仰仗他一人,但他发现如今自己在暗中拉拢其他势力,他觉得自己和最初不同了。
这位君王,是不希望她过于聪明的。
苏媛眨眼,“臣妾知错。”
他便伸手替她顺了顺身前那缕长发,冷声道:“明日去瑞王府里,替朕办件事。”
“不知皇上,想要臣妾做什么?”苏媛表情紧绷,唯恐嘉隆帝说出什么对长姐不利的话来,袖中的双手都渐渐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