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四章 坚决
 
方才在凤天宫里的确是遭了回罪,好在冬日衣裙厚实,否则此刻怕是连抬脚都酸。中宫皇后训诫妃嫔,自己又是主动送上门的,说来苏媛倒没什么怨气,毕竟也不是公然去皇后为敌的时候,但此刻听见谢芷涵的关切,心中雀暖不已。
伸手握住眼前人,苏媛对上她满是焦虑的眼眸,轻轻摇头,笑道:“没事。”
谢芷涵却不放心,待走过了凤天宫前那条长长的青云巷再次道:“姐姐身体如何?朱太医不在宫里,你若有不舒服的,召了其他太医瞧也是一样。”
苏媛让她放心,“我原就是无恙。”
“那今早你是特地不来给中宫请安?”
谢芷涵问的直白,苏媛亦点头得干脆。
谢芷涵面露不解,“姐姐复宠不久,为何要这样授人以柄?我听说你还派人去了内务府。”
苏媛知道,这宫里真心实意关心自己的,就只有眼前这一人。谢芷涵问这些,与别人旁敲侧击自己不同,是以也不隐瞒,“昨儿皇上夜宿钟粹宫,我悄悄出去了回。”
这个话说得不算隐晦,谢芷涵又是知情的人,稍稍细想就知,变色的惊道:“姐姐,你去见了那人?”
“嗯,朱太医在瑞王府下落不明。”
“是德妃让你去的吧?”谢芷涵一语道破,“近来德妃去姐姐那次数频繁,定是她向你施压,迫你出手。”
苏媛微微侧首,余光扫了眼身后不远处跟着的宫人,不加遮掩的回道:“虽是有她的缘故,但我也不能真的弃朱太医不顾。原是寻好了良机,却不小心碰见了易副统领。”
说起易索时,苏媛刻意停下了脚步,定睛望向谢芷涵。
谢芷涵的眼眸瞬即闪烁,挪过视线喃喃道:“我就说,姐姐为何突然关心起各所值夜房里的炭火了。”
苏媛见她情绪控制的尚好,也没有问起易索,心中稍定。
谢芷涵却突然没了声音,等走了段路才奇问:“姐姐不是回永安宫?”
“嗯,去给皇上请个安。”
谢芷涵便道:“那我先……”
她正要转身,苏媛的手先牵了过去,“涵儿,你随我同去乾元宫吧。”
谢芷涵看了看她,终道:“也好。”
又行了一段,苏媛寻话问:“封妃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内务府都有经验,没什么问题。”
“这就好。”
谢芷涵忽而道:“姐姐,瑞王府里的林侧妃快临盆了。”
苏媛侧眸,叹了声:“是啊。”
“今日明瑶郡主进宫陪太后用了午膳,这会子去看蕙宁公主了。”
“都是待嫁之人,又是表姐妹,她们相聚也是正常。”苏媛觉得没什么,反倒是建议起身边人,“涵儿,蕙宁公主开春便要嫁去尚书府,你有空可常去公主那坐坐。”
谢芷涵抿唇道:“姐姐,你知道我不喜这些。”
本以为无关紧要的渐聊渐行,谢芷涵情绪不高,但没想到苏媛突然问了句让她大跌眼镜的话。
“涵儿,你觉得素嫔这人如何?”
这话过于平静,带着几分沉重,和苏媛往日说话时的语气截然不同,谢芷涵与她交好,自然听出这个如何问的是哪方面,惊诧的睁大了眼眸,“姐姐,你是要?”
“皇后刚刚问我,瑞王府的林侧妃和朱太医身边的小童是何关系。”苏媛注视着她的目光认真道。
那件事,谢芷涵是知情人,是以立马反应过来了,反握紧了对方道:“素嫔将那件事告知皇后了?这怎么可能,你们有过约定的,素嫔怎么能像皇后揭发这件事?”
“此一时彼一时。”
苏媛冷笑,“终究是我将人心想得太简单了。这宫里的人,哪有心思简单之人?她当时想我出手帮她向皇上求情,自然是不敢做丝毫对我不利之事。可惜,素嫔这人最会的也是审时度势。”
“但她如何都不能向皇后说吧?皇后留你这么久,可是知道林侧妃和你……”谢芷涵面色慌张。
苏媛摇头,“倒是还没有。”说着眸光凝聚,坚定的又道:“但是素嫔已不是我能放心之人,她今日可以向皇后透露一二,妄想周旋于我和皇后之间;他日我至少稍显落魄,她便也可以趁机落井下石。握我把柄者,容一回,容不得第二回!”
她字理清晰,说声缓慢,但语气里充满了坚决。
谢芷涵懂得她的意思,主动道:“我宫里还有几个可用之人,姐姐可需要我吩咐下去?”
这种事都能替她揽在身上,苏媛是说不尽的感动,却还是摇头,冲着她回道:“不必劳烦你的人,我自己办。素嫔与我也算是有些交情了,我自己了断。”说着淡淡的又感慨了句:“我终是知道她清早来我永安宫里想说什么了,在皇后那儿出卖了我,又想来暗中提醒儿,可真是个玲珑的人。”
“姐姐既下了决心,便尽快去做,这种事宜早不宜晚。”谢芷涵远比苏媛想象得明白,“以前就觉得心善,像素嫔那样的人,本就不该留着为患。”
其实,若不是因为将长姐牵扯进来,苏媛是不会起心铲除蒋素鸾的。她总觉得,这后宫里的事情,依着她这一年多的谋划,依着嘉隆帝的宠爱,依着恭郡王的眷顾,总能应付过去的。
蒋素鸾如果对付的是自己,苏媛可能还不会赶尽杀绝,可是她握住的是长姐和奴生,这就不能耽搁了。
转眼间,二人就到了乾元宫外,由刘明进内通传后,苏媛和谢芷涵并行进殿请安。
嘉隆帝方回宫不多时,奏章陈满了文案,见她们进来,将手中的折子随手搁下,笑道:“灵妃和玉昭仪来了,正好,朕看这些奏章看得头疼,你们陪朕下盘棋。”
谢芷涵立即道:“这等风雅之事臣妾可不擅,让媛姐姐和皇上下吧,臣妾在旁看着。”
嘉隆帝却眯眼望了眼苏媛,摇头道:“罢了,你媛姐姐的棋品朕可不敢宫闱。灵妃,你来陪朕。”
他虽是如常的轻声细语,但总觉得有些不同,谢芷涵与苏媛对视了眼,彼此都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