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三章 搪塞

 

苏媛不妨陈皇后会打听奴生的事,都过去有阵子了,她身为皇后,怎会关心起这些旁枝末节的小事,心中立马想到蒋素鸾,清早她在永安宫里欲言又止的模样又浮现眼前。

“不知皇后娘娘说的,是哪个医童?”
陈皇后睨了她眼,也不顾对方迷茫无辜的眼神,径自道:“自然是日常跟在朱太医身后的那个小童。玉昭仪和朱太医关系密切,定然是见过的,为何如今却与本宫装傻充愣?”
她说着眼神微锐,话锋低沉:“玉昭仪,本宫现在是有耐心与你好好说话的,但你若不识好歹,可别怪本宫不留情面。这宫里,本宫若是想办个妃嫔,也没你想的那么困难。”
“娘娘别误会,臣妾没有对你不敬,只是一时真没有想到。”苏媛声音清晰平稳,说的极为真诚。
“那个医童不简单,玉昭仪你是知情人。”
苏媛浅笑,故作镇定的答道:“小小医童,太医院里不知有多少,那名小童倒是厉害了,居然能惹得皇后娘娘金口询问,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吧?”
她说着也不等皇后再发话,自觉再道:“臣妾虽是有这么个印象,但与那小童是无渊源的,说到底还是因为皇后娘娘隆恩,派朱太医来照料臣妾身体,才和那些个小童有过照面。”
皇后哪里是想听她胡扯的,不耐的打断道:“哦?玉昭仪这话的意思,帮那个小童只是因为朱太医了?”
苏媛面态卑恭,答得无辜极了,“皇后娘娘说的帮,不知是何意?”
她刚话落,皇后重拍几案,喝道:“苏氏!本宫可不是皇上,由得你卖乖装傻。”说着眉色愈厉,继续道:“若没有渊源,素嫔能让你去皇上面前开口求情?”
“皇后,素嫔的事……”
苏媛正准备接话,陈皇后却不由她说下去,“你莫要说蒋家的事情和你无关,若不是你在皇上面前求情,皇上压根不会见素嫔。本宫若不是手中有线索,怎会找到你玉昭仪这里?枉议朝政的教训你怕是给忘了,本宫如今心平气和的问你话,是看在你的聪明份上,如果你再不说实话,可就没意思了。”
苏媛心中咯噔了下,正色道:“不知皇后娘娘想知道什么?”
“你和瑞王府里的林侧妃是何关系?”
陈皇后言简意赅,声音也不重,但听在苏媛耳中却心惊胆战,她脑海里首先闪过的是,难道自己与阿姐的关系暴露了?
皇后见她花容失色,心中得意,抚着手边茶盏又问:“你不止一次暗中帮衬林侧妃了吧?说来也是奇怪,你进宫不足两年,和林侧妃见面次数寥寥甚少,何时结交上的?”
她能这么问,就是还不知道阿姐的身世。苏媛故作平静,渐渐压住那份紧张的心思,自己毕竟和蒋素鸾有过约定,她若是背信弃义,就……想着想着又泄气起来,蒋素鸾就算真和皇后说了一切,事到临头,还能有什么办法?
苏媛稳住心神,小声道:“皇后娘娘许是不知道,先前林侧妃曾在慈宁宫里替臣妾解围过。再者,臣妾进宫之初便听说瑞王府这位侧妃娘娘的得宠,遂过去有心相交,侍奉朱太医也侍奉王府,臣妾便私下打听了几回林侧妃的身子,倒是有递过几个药方,侧妃觉得受用,便对臣妾友善了些。”
“原来是这样。”皇后并未生疑,只是看她的眼神鄙夷的紧,口吻轻蔑:“你是皇上的妃嫔,居然费尽心思去讨好一个侧妃?玉昭仪,皇室的颜面都被你丢尽了!”
这个教诲,苏媛还是能担的,颔首道:“皇后说的是,臣妾知错了。臣妾初入宫闱人生不熟,怕得罪了贵人,也是挺听底下宫人们说了,才去结交林侧妃的。”
“蒋家拿那名小童牵制林侧妃,林侧妃让你在皇上面前求情,你便就去了?”陈皇后将苏媛当做了谄媚之人,倒是没有将医童和苏媛联系在一起,只当是苏媛听了林侧妃的意思。
苏媛自然不会去解释,连忙顺话接道:“回皇后,臣妾一时糊涂,原是念着往日与素嫔的交情才去求情的,自然也是想卖瑞王侧妃一个人情。您刚刚问的那名小童,臣妾连姓甚名谁都不知晓,不过是觉得举手之劳,又是看在林侧妃的面上才出手相助的。”
她说着心中掂量了下,沉声又说:“毕竟林侧妃怀有身孕,而太后娘娘对这胎异常看重,臣妾是……”
“愚昧!”陈皇后满脸不屑,冷脸道:“你身为妃嫔,居然想着如何讨好瑞王?玉昭仪,你心中可还有皇上,眼中可有本宫?!”
“臣妾知错。”苏媛俯首磕头,为了瞒住自己和长姐的关系,只能这般说辞。皇后再神气,终究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许是往日自己的嚣张触怒了皇后,她今日故意寻事立威。
苏媛并不是执拗的性子,在宫里久了,当然会审时度势,也放得下颜面,立马恭顺惶恐的求她宽恕。
“你和林侧妃既然交好,可知她与那名小童是什么关系?”
苏媛摇头,无比真诚的道:“回皇后,这个臣妾真的不知。大概是那名小童过去跟着朱太医进王府伺候,得侧妃娘娘欢心吧。”
“呵,哪有这样简单的事情!”皇后斜睨了苏媛眼,见她也不像知道些什么的样子,这当是为了奉承林侧妃才答应的蒋素鸾,不时气馁,挥手道:“你下去吧,以后不可左右圣上决策。”
“臣妾遵旨。”
苏媛知道,自己今日这番表现,落在皇后眼中是舒畅的,故而也愿意配合她。她终究没有在后宫里与任何一方势力抗衡的资本,最正确的就是忍气吞声,嘉隆帝心思难料,目前于她最重要的还是圣宠。
退出凤天宫,未行几步,便看见了匆忙赶来的谢芷涵。
谢芷涵见了她,上前紧张的问:“姐姐,你没事吧?我听说你来皇后这儿了,清早不是说身体不适么,怎么还过来了?”话落往宫门处看了看,压低嗓音再道:“皇后可有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