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一章 探视

 

回永安宫的路上,苏媛脑中一直想着方才元靖的那句话,他强调嘉隆帝对瑾贵妃的感情给自己听是为何?赵环进宫侍奉元翊多年,感情自然是不在话下,这点苏媛从来就明白。
与梅芯并行,苏媛抬眸望了眼星稀的夜空,忽而询道:“你方才守在那儿的时候,附近可有什么人来?”
梅芯没成想主子会突然问话,忙答道:“回娘娘,并没有,连平时巡夜的禁军都没有出现过,想是王爷先前做了安排。”
元靖的安排?
苏媛不以为意,眼前浮现出易索对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样,叹了声说道:“天寒地冻,内务府既要操办新岁的事,还要置办封妃大典的事情,想来总有疏漏,永安宫里的银碳不够了,你明儿去内务府取些吧。”
梅芯听得面容迷茫,张口便道:“娘娘,咱们宫里的炭火……”然话还没说完,便见苏媛定睛望着自己,听得对面人再道:“寒风疾了些,让内务府的人给各宫值夜的住所里也多添些炭火吧。”
梅芯这才恍然,想起前儿陪主子去乾元宫时,听见廊外侍卫窃窃私语抱怨夜间受冻的情况,再想到刚刚同主子并立的身影,忙颔首应下。
“其实,这本该是皇后的分内事,我不该插手的。依你之见,我越过凤天宫直接吩咐内务府,皇后知道了会如何?”
“永安宫里的炭火不足,这本就是内务府失职,皇后娘娘素来雍容贤惠,最是心疼宫里的小主们了,她若是知道,也只会说下面的人办事不利。”
梅芯这话说得恰到好处,苏媛自是认可,微微弯唇,嘲讽的笑了笑。陈皇后虚伪,贪名重誉,想来是不会多加横栏的。
第二日,梅芯果然早早去了内务府,事情交代的很顺利,听闻是得宠的玉昭仪吩咐,办事的人极为麻利,领命就去办了。
苏媛侧身靠在暖坑上,胳膊倚了金丝软枕,听了梅芯的复命眯眼点头,摆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少顷,桐若进殿,禀道:“娘娘,德妃娘娘和素嫔小主来探望您。”
苏媛睁眼,皱眉不耐:“她们怎的一块儿来了?”
“想是奴婢去凤天宫请罪时,她们听着了才来看主子的。”桐若方儿刚去凤天宫,以苏媛身体不适的缘故推辞了今早的请安,没想到才这么会就有人来永安宫了。
“无事不登门,怕不是来看我的。”苏媛微动,准备起身。
桐若忙上前虚扶她,又低声道:“那可要奴婢去打发了她们?”
“不必了。”苏媛摆手,“请她们进来吧。”
贺玲与蒋素鸾二人都披了大氅,刚进殿就由着宫女宽衣,然后齐齐望向已坐起来的苏媛,倒是向来寡言少语的贺玲先开口:“听闻玉昭仪抱恙,本宫与素嫔从皇后娘娘那出来便过来瞧瞧,没打搅你休息吧?”
苏媛也没下炕,摇头答道:“德妃客气了,您来看望臣妾,是臣妾的荣幸。”说着视线扫向她身旁的蒋素鸾,后者却避开了视线。
苏媛莞尔,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娘娘请坐。”
贺玲顺势在她对面坐下,蒋素鸾则坐在了汀兰搬来的锦杌上,三人互为寒暄了番,显得和谐至极。
今日的贺玲有些反常,话多了许多,也不吝啬场面话,透着几分陈皇后的圆滑风范。
蒋素鸾坐在旁边,像是有话想说,但眼神在几次瞥向贺玲之后都没有出口,苏媛虽是察觉了,但并没有主动的意思。
随后,蒋素鸾言语先走,她亦不挽留。
倒是贺玲,见蒋素鸾走了,面容微变,笑着道:“你与素嫔倒是感情如初,方才她听闻我要来永安宫,便主动同来了,想是真的关切你。不过也正常,蒋家的事情发生不久,她还能在后宫有一席之地,其中定少不了你的帮衬,关心你是人之常情。”
苏媛举盏抿了抿,低说道:“娘娘言重,臣妾人微言轻,帮不了她什么。”
“在我面前何必如此?”贺玲带着一语道破的了然,言归正传的道:“其实你和蒋氏如何,本宫不在乎。本宫来此,是向你打听朱太医的消息。”
“娘娘这般着急?”苏媛也快人快语,“您是四妃之一还尚且无法,臣妾不过就是个昭仪,如何得知?”
贺玲亦是个会观颜色之人,见她语气平稳,眉目镇定,便知必然是有了消息,于是给左右使了个眼色,见宫人都退下了才压低嗓音询问:“到底怎么样了?”
苏媛摇头。
“你怎可能不知?”贺玲不悦,“我知你信不过我,但事关于他的,我断不会有其他歹意。阿媛,你便直接告知我吧。”
温柔关切的语气,是最初苏媛进宫时见到的那个贺玲独有。望着眼前眉目和善的德妃,她有些晃神,如实道:“娘娘,我真的不知,并非不告诉你。”见其变色,添道:“不过,他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贺玲也不知哪来的信任,听她这般说,便真的松了口气,喃喃道:“没有就好。”她其实也不想问其他了,“你肯为他的事费心,我已经很感激了。”
居然没了皇妃的自称,苏媛注视着她,依旧沉默。
“罢了,我知你也不待见我,我先回芳华宫了。”贺玲说着起身,动作一半时,又转身同苏媛道:“对了,夜风刺骨,外出时记得要多带几个人。”
苏媛眉头就是一跳,这话的意思是,她居然知道?骇然起身,望着贺玲就问:“你怎么知道的?”
“听说昨晚,皇上本是要来永安宫的,后来不知怎的,突然改去了钟粹宫。”贺玲浅笑,四目相对,认真道:“这宫里哪有什么秘密?你多小心,还有今早你派人去内务府的事,都在别人眼中。”
苏媛这才随之站起身来,认真的回道:“多谢娘娘提点。”
贺玲深深的看了她眼,摇头简道:“不必,并非是我想帮你。”
苏媛知道她做这些还是因为朱允,颔首道:“不管怎样,应当的。”目送着她出去,脸上的和缓渐渐收起,沉着面庞让人将梅芯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