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四十章 陌生

 

进关雎宫的那一刻,苏媛的手腕就被人扣住了,似曾相识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抬眸对上锢住自己的人,蹙眉间带着几分疑惑,见其沉默,才轻轻喊了声:“王爷?”
元靖目光炯炯的望着她,咬牙的语气质问道:“舍得过来了?”
苏媛微微晃神,腕间便是一痛,又一次对上他视线,只觉得对方眸中的那份怒意和恼意极为可笑,了然的牵了牵唇角,语气淡然:“王爷真是消息灵通。”
元靖不顾她这话,继续阴阳怪调的问:“我倒不知,你何时还收了这样一枚厉害的棋子。”
他将易索比作棋子,听在苏媛耳中就是极为不尊重人的,有些受不了这个语气,她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怎么不说话?”元靖近步逼问,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嘲道:“你既这般能耐,又何必来找本王援手?”
这话,终于唤醒了苏媛,她来此是因为朱允在瑞王府里的事情,于是只得启唇解释:“王爷误会了,遇见易统领实属巧合。”
“你当本王这般好糊弄吗?”元靖怒意更显,讽刺道:“你堂堂永安宫里的昭仪娘娘,此刻却以宫女装束只身出现在这里,他就没觉得可疑?你俩还能聊上那么久,你跟本王说是巧合?”
他说完也不等苏媛接话,径自言语起来:“本王知道,你与他曾在杭州西湖处有过邂逅,是不是?”
“是极早之前的事情了。”苏媛冷淡承认。
元靖语调压抑,“既是极早的事情,那为何不告知本王?”
苏媛抬头,不甚在意的道:“我以为,王爷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何况,只不过一面之缘,我并没有觉得有多重要,王爷为何非要质问?”
“你知本王介意,怎还不说?”
苏媛苦笑,自语惆怅道:“王爷的心思,我怎能揣测的出来?何况,我在王爷心里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清楚,又为何要平白无故拿这种事情烦你清静?”
许是她自怨自艾的语气让元靖生了几分怜惜,想到过去对她的不冷不淡,元靖生出几分愧疚,只叮嘱道:“以后这种事,要告诉我,知道吗?”
苏媛含糊不清的“嗯”了声,她本就不愿和元靖过多谈论易索的事,好言好语的反问道:“王爷,你我见面,难道非要说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吗?”
埋怨的语气里带了几分娇嗔,在元靖耳中还颇为受用,凌厉的目光微缓,正准备再说上几句时,只觉得身前一软,佳人入怀,他下意识松了掌中的力,另只手也环了过去。
苏媛与他相近,自然察觉得到其情绪的转变,扇了扇羽睫,她轻声坦白道:“易统领不过是因着涵儿方替我保密。我来这里的事情,他既然能知晓,想来这关雎宫已不是安全之处,王爷,我们长话短说可好?”
她声音柔柔的,带着楚楚可怜的意味。
元靖确实许久没见她了,自然不愿将时间花费在一个不成威胁的易索身上。这虽然让他惊讶,却也不至于失了分寸,便先压住心绪接道:“易统领和灵贵嫔之间的私情……”
听他尾声悠长,苏媛犹豫了下,略急道:“涵儿马上就是妃位了。”
元靖望过去,好整以暇的笑了笑,像是在暗道她的多虑,低声道:“我没打算对你的灵贵嫔下手,慌什么?”
苏媛却是不敢信的,仍是有所顾忌的看着他。
元靖伸手替她理了理鬓发,认真道:“找我是因为朱允的事情?”
这语气,明显是已知情的了,苏媛并没有遮掩,颔首应道:“最近太医院里都没有他的点册记录,瑞王以林妃身体之故将他强留在了府上,我担心他出事。”
“你有这闲情担心别人,怎么不关心一下本王?”略轻佻的嗓音,稍稍与她拉开了些距离,眼角勾笑的看着她,柔声了又问:“这么久不见,可有想我,嗯?”
苏媛只觉得耳根都热了,灼得有些烫,却知必须得答话,遂小声的“嗯”了声。耳边的热气忽而铺面,带着激动的情绪,苏媛稍稍抬眼,淡月下男子眸如璀璨,正痴痴的望着她。
这样的元靖,倒是前所未见。
她虽有一瞬的恍惚,却还是得打破宁静,“王爷?”
“别担心,朱允在瑞王府里性命无恙。只是,现在想要出府,有点困难。”元靖声音略沉,透着凝重。
苏媛便问:“什么困难?”
“肖想王妃,是个很大的罪名。”
听见元靖慢悠悠的说出这话,苏媛本淡然的眸子骤然凝缩,神情焦虑的反问:“肖想王妃?”她足下犯沉,解释道:“他是有分寸之人,断不会对我、”像是察觉到语速急了,连忙缓声,“朱太医不会对林侧妃不敬的。”
“这点,本王知道。”元靖则问:“但你觉得,瑞王能容忍这种觊觎?”
苏媛双肩微绷,轻喃道:“瑞王从前应该早有所料,为何等到今日,却要计较了?”身为亲王府的主人,她不信瑞亲王会对长姐和朱允之间的微妙毫无所知。
“今时不同往日。”元靖的语气依旧沉稳,不缓不慢。
苏媛便带上了几分祈求,“那王爷,可能帮忙?”
“你若开口,我自不会推辞。”他望着她的双眼认真道。
苏媛便稍稍离了他身前,后退了下垂首福身道:“有劳王爷了。”
“他对你,这般重要?”
“王爷知道的,朱太医与我林家渊源颇深,我自进宫起又多受他照拂,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身事外。何况,这些年,他陪伴在我阿姐身边,我阿姐不会忍心连累他的。”
“你倒是不怪他上次在皇上面前揭发你和瑾贵妃的事情。”
元靖如此言语,自然是将这些事都掌在手中,不知为何,苏媛听在耳中没有觉得安心,反倒是有些害怕和畏惧。终究是二人之间的感情和从前不同了,她将这种异样掩住,同他继续道:“王爷来此,相信是肯施以援手的。”
元靖却答非所问:“他对瑾贵妃是有几分感情的。”一语而过,又对苏媛认真道:“朱允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我自不会让他有性命之忧。媛儿,有件事我需要你在皇上面前提个醒儿。”
苏媛抬眸,只觉得眼前这张熟悉的俊颜充满了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