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联

 

听了贺玲那番话,苏媛回到永安宫便把东银喊了进来,向她打听瑞王府里的事。按理说,东银知道自己对瑞王府的关注,也明白朱允是自己帮手,若有风声,不该没有动静的。
贺玲方才的谴责和怪罪虽说不好听,但苏媛比谁都知道贺玲对朱允的情意,那般慌乱,不可能是无中生有。
东银进了内殿,见主子眉目严肃,徐徐询道:“娘娘,发生了何事?”
苏媛开门见山,东银便微怔了怔,低首小声道:“回主子,瑞王府里并没有异样。”
苏媛见她言辞虽冷静,但眼神闪烁,提声再问:“是不是朱太医出了什么变故?”见她依旧不答话,扳了脸喝道:“东银!”
东银这才抬眸,觑着苏媛的面色语气为难,“娘娘,朱太医被瑞王爷扣住了。”
“扣住?”苏媛起身,带了几分焦急几分惊诧的追问:“瑞王真的动他了?这不能吧,朱太医到底到底是宫廷御医,又是服侍皇上的,瑞王府岂能随随便便为难他?就算不顾太医院,到底也要先禀明了皇上吧?”
东银见她着急,上前两步缓声请她重新坐下,安慰道:“娘娘别急,像您所言,瑞王再只手遮天,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就真动了朱太医。只是瑞王爷以林侧妃身体不适的缘故,推掉了朱太医进宫值守和循例报道的事情,这点在过去是没有的。”
以往朱允即便在瑞王府医治林婳,但总是要进宫来太医院点册的,现在却如此异常,的确是引人生疑,但又有谁敢去过问瑞王府里的事,向瑞王要人?
苏媛虽明白他不会有性命之忧,但到底是担心,脸色凝重道:“怎么好端端的突然会这样?朱太医替林侧妃治病多年,关系向来很好,瑞王府每每进太医院召的都是他,瑞王应当极信任朱太医才是,怎么会为难他呢?”
话落思及朱允对长姐的情愫,内心徒然生紧,上次的担忧尚未消除,不由色变,忐忑的望向东银,迟疑的再问:“瑞王府里,你的人行事可还便利?”
东银领会了她的意思,虽本不愿掺和进瑞亲王府里的府事,但主子毕竟开了口,她既早已投诚,就没有好遮掩的。
微思忖片刻,她坦然道:“娘娘,瑞王府里瑞王爷不主事,又无正妃,往日多是太后安排过去的两位嬷嬷在执事,其他掌事或明或暗也是左相府派去的,贤妃当初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安插了几个耳目,都是闲杂差事,与主院不近。”
东银越说面色越为难,觑着苏媛的表情继续道:“上次奴婢的人去给林侧妃送信之后,侧妃虽然提拔了下,但到底不在跟前。再者,恕奴婢直言,侧妃似乎不愿意将王府里的动静传到宫里,是以平时真打探不出什么。”
“嗯,不怪你。”
苏媛黯然垂眸,心知是长姐不铁了心思不让自己过问,又是焦急又是无措,还有几分生气。亲生姐妹,本该携手以共,长姐却只想她置身事外。
苏媛眨了眨眼,慢声道:“她不愿让我知晓,自然没有消息透露出来。”
“娘娘也不要太担心,林侧妃既是有心,那必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您要相信她,林侧妃肯定是有法子的。”
东银的安慰话,苏媛却并没有听进去,想了想再次起身正要出去,就见梅芯面色有异的走了进来。
梅芯近前小声道:“娘娘,王爷的信儿。”
苏媛下意识的往东银那边看了眼,后者主动道:“娘娘,奴婢先下去了。”说话落就要退出殿室。
见东银起步,苏媛忙道:“不必了。”边说边向梅芯伸手,见梅芯反倒是心有顾忌,淡然道:“都这时候了,若连身边人都信不过,就真不知还有何能信的了。你们都是替我当差的,没必要互相生疑。”
二人皆是颔首,梅芯从袖中取出纸条向苏媛递去。
苏媛取过,展开阅看,又是一张相约的传信。想到上次元靖主动约她被自己拒绝的事情,这次依旧有些犹豫,她的圣宠来的不易,这等敏感时期若是再生端倪……可朱允那边,她又不得不求助元靖了。
她眨了眨眼,叫纸条递还给梅芯。
梅芯不明白她的意思,小声的问道:“主子,您要不要去?”
“去。”苏媛面无表情道,奴生的事情已经麻烦过涵儿和谢家了,这件事她不想再惊扰谢家,既然东银这边帮不上忙,说到底还是只能联系元靖了。
梅芯便颔首退下准备销毁纸条,倒是东银谨慎的观察着苏媛表情,苏媛只与她点了点头,轻声道:“没事的。”
东银颔首,试探性的再道:“那瑞王府那边?”
“等我见了恭王再说吧。”
苏媛坐回原位,元靖约的时间就是今晚,看来是知道自己不会拒绝,那么也该知道瑞王府里的情况,她现在倒有些着急见面。没有确信,苏媛心里总是不安,坐在那特别不安。
梅芯和汀兰毕竟是当初元靖安排给她的人,即使苏媛曾收拢过,但她们的根底都掌握在元靖手里,说要彻底断了关系是不能的。
苏媛同意了会面,梅芯张罗起这种事是游刃有余,天刚黑就将永安宫庭院里当差的人遣退了大半,而后替苏媛换了宫女的衣裳,披了素色的织锦斗篷才引她从偏门出去。
梅芯提着灯笼,欣喜道:“娘娘,王爷见了您必定要高兴的。”
苏媛若有所思的点头,望着脚下的石板路面色沉沉,若不是逼不得已,她真的不想再见元靖。这些时日嘉隆帝对她的信任和宠幸,让她颇为内疚心虚,心头隐隐的觉得不安。
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皇上今日在瑾贵妃那?”
“可不是嘛,太后都有些时日不待见贵妃娘娘了,皇上去她那的次数倒是不比从前少。主子,您说皇上是真疼瑾贵妃呢,还是顾虑着左相府?”
苏媛浅笑,“瑾贵妃侍候皇上这么多年了,皇上怎么可能无情?”想赵环容貌绝美,即便被太后冷落时眉宇间都不露怯意,举手投足间自带傲气,虽然在后宫人缘不佳,但她面对陈皇后时的那份肆意却很让她钦佩。
梅芯闻言却道:“奴婢倒是觉得,皇上还是最疼爱您的。”
苏媛抿唇不语,眼看着关雎宫就在不远处,却在小径前发现立了抹颀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