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六章 讨好

 

苏媛回宫后好生收拾了番,东银替她高兴,悬着的心松下,欣喜道:“娘娘,待会皇上过来,您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苏媛怎会不知道这个理儿?坐在那捶了捶自己膝盖,缓解些在凤天宫跪着的难受。她如今可不敢再自作多情觉得嘉隆帝有多欢喜舍不得自己了,今日在皇后处能见到元翊是意料之外,他能说过来用午膳,更是惊喜不已。
她对镜梳了个低云髻,耳边落下几缕,并不似方才给陈后请安时那般刻板严谨,簪了璎珞步摇,晃动间璀璨生辉。
东银含蓄道:“娘娘若是今日能将皇上留住就好了。”
“今时不同往日,我不知道皇上是否会留下。”
苏媛这次的确是没什么信心,她被元翊晾了阵子,开始患得患失,哪怕知道他还肯进永安宫,却到底没有过去的从容了。
因着这种心态,服侍元翊用膳的时候她小心翼翼的,连话都不敢多说,更别说为自己求情了。
元翊面无表情的用好午膳,苏媛服侍他净手,又将白帕递上。
他抬眸望了眼,问她:“可有什么想说的?”
苏媛抿着唇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
元翊就站起身,声无波澜的再问:“真的没有?”
苏媛这才声若蚊呐的道:“臣妾不敢说。”
他就坐了回去,似笑非笑的瞧着她道:“那你可要想清楚了,朕现在离开,下回踏入永安宫可不知是何时了。”
这语气……苏媛蓦然睁大眼,呆愣愣的望过去,这是在暗示自己讨好他?
嘉隆帝神情放松,带着几分好整以暇的意味,似乎是等着看她要怎么做。
苏媛迟疑片刻,朝左右使了个眼色,待宫人退出去后,她才上前立在他面前,怯声忐忑的问:“皇上还能来看臣妾,是不是就原谅臣妾了?”
元翊见她问的直白,好笑道:“何以见得?”
苏媛若无辜若单纯的小声呢喃:“您今日去皇后娘娘宫里,难道不是为了替臣妾解围吗?”
她这种神态,媚眼含怯的,明明是紧张着的,却能说得好似元翊如何袒护疼爱她一般。
元翊觉得有意思,伸指一下下敲着桌面,慢声慢语的道:“玉昭仪倒是自信。”
苏媛就垂眸咬了咬红唇,听他继续说:“难道朕没事就不能去自己的皇后宫里了,还非要是为了你?”
苏媛抬头悄悄的看了他眼,倒是没发觉嘲讽,只好厚着颜面继续道:“臣妾这么说,是怕皇上真的走了。不是自信,只是担心,皇上能到臣妾这儿来,是不是还念着几分旧情?”
元翊不置可否。
苏媛又语:“臣妾怕您就真的忘了我。”
元翊沉默片刻,忽而又问:“你在害怕?”
苏媛点头。
元翊凉凉的感慨道:“朕倒是感受不到你对朕的重视。你若是珍惜朕的恩宠,怎么会瞒着朕做那么多?”他边说还边用手抚上苏媛的面颊,小心翼翼的又说:“皇上,臣妾真的知错了。”
“你好几次去乾元宫,朕都没见你,是不是慌了?”
苏媛揣摩着圣意,觉得他好像并不讨厌自己往他身上对自己套感情,于是便承认了,“是的,没了皇上的宠爱,臣妾这阵子不好过。”
她看着委屈极了,“您知道的,上回臣妾在皇后的日子里把您留住了,再加上萧婕妤又素来和臣妾不和。”
居然告起状来。
元翊不喜欢后宫妃嫔这样讲,但他知道苏媛是个聪明人,也了解他的脾性,所以知她这种不诚心的抱怨,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否则以往也不会替她在皇后和后宫诸人面前抬她。
他甚至很喜欢看她在自己面前露出娇羞姿态,此刻见她居然上前拽了拽自己衣角,犹豫的又问:“皇上,您别不理臣妾了,可好?”
“贵妃的这件事,后来她没找你?”
听到这样的问话,苏媛就知道还是有希望的,连忙摇头回道:“贵妃后来并没有搭理臣妾,她像是忘了这件事是从臣妾这儿透露出去的,据说也没找朱太医。”
“那约莫是在太后那受教训狠了。”
元翊冷笑,“太后自以为掌控贵妃多年,她居然敢背着慈宁宫有此动作,你还帮着她,太后没有寻你算是网开一面了。”
苏媛立马凑上前道:“那还是沾了皇上的好,否则太后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臣妾。”
“哦,朕的好?”
元翊挑眉,“朕何时护你了?”
“多亏了皇上从前疼爱臣妾,让太后觉得臣妾也是有些许分量的,否则她不满贵妃,总要用人牵制皇后娘娘的,是不是?”
“呵,你倒是高看自己!”
苏媛见他是玩笑的语气,终于在心里暗松了口气,过去拉了他的手讨好道:“皇上,不生气了好吗?”
元翊起身,缓步往外面走。
苏媛见了着急,立马去抓过她衣袖,紧紧跟在他身后,慌道:“皇上,您去哪里?”
“朕回乾元宫。”
“那、那臣妾……”
苏媛欲言又止的眨了眨眼,又是想说话又是不敢,这种神态看在元翊眼中很是讨喜,他想了想就道:“不舍得朕走?”
苏媛立马点头,不停的强调道:“您走了,下次何时再过来?”
“这可说不准。”
元翊答完话,就见她又紧张的露出几分忐忑,“那臣妾怎么办?”听她语气哀怨的继续道:“皇上这一走,说不准过阵子就彻底把臣妾忘了。”
苏媛说着,紧紧的抓住了他胳膊,就是不肯让他离去。
元翊为难了,但没有露出不耐,沉默片刻,见她小脸都慌了,想着才道:“那你随朕去乾元宫侍奉,可愿意?”
苏媛转慌为喜,不停颔首,“臣妾求之不得。”
他这才眯了眯眼,柔声道:“那就走吧。”
苏媛没有想到这件事就这样大事化小了,元翊甚至没有让她再说好话,就领着她在乾元宫待了半日,晚上直接又将她留下。
于是,苏媛这才微微安心了些,第二日看着众人的神态,心中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