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五章 教训

 

固宠固宠,苏媛现在连复宠都难,嘉隆帝不肯召她,几番过去求见都是被拒,也是真的开始着急。
正是如此,苏媛半分动作都不敢有,每日谨小慎微极了,心中虽然着急奴生之事,但依旧不敢再把朱允唤来。每日对皇后的晨昏定省亦是毕恭毕敬,偶尔遭逢萧韵挖苦嘲讽,她也不予理会。
元靖倒是又递来一张条子,苏媛虽然困于现状,但真不敢冒险向他求助。何况,以他恭王的身份,又怎么帮得到后宫里妃嫔争宠的事情上?
说到底,她进宫这么久,还是初次这样战战兢兢的度日如年。
是日,她被皇后留下,以无关紧要的小事跪在凤天宫里听了她许久训话,最后才撑着膝盖疼痛站起,再谢过皇后教诲。
陈皇后望着她,却没打算就此放她回去,含笑的再问:“玉昭仪,你可知道,为何你会走到今天这步?”
苏媛平日的宠妃气焰半分没有,忍气吞声的恭敬道:“臣妾迟钝,还请皇后赐教。”
“不自量力,试图用以皇上来压制本宫,这就是你的错。后宫里仅靠恩宠,谁能笑傲一世?”
皇后说着胳膊半敞,斜斜的看了她眼继续说:“你总看不上萧婕妤,但她即便不得圣心,在宫里却无人敢欺凌小看她,可知是为什么?”
苏媛心里跟明镜一般,自然晓得陈后是在和她强调身世的重要,垂头应道:“臣妾明白。”
皇后审视了眼她,片刻将手里的茶盏落下,“你真能明白,本宫倒该操心了。以前总觉着你聪慧过人,与寻常人不同,没想到终究只是个见识浅薄的。这立场不明,毫无自知,一旦皇上不庇护你,你便没了半分能耐,这样的女子在宫里就是最可悲的。”
苏媛轻叹了声,其实很烦她强调这些,却只能配合的应着:“臣妾明白了。”
“明白,却为时已晚。”皇后笑得不加遮掩,“当初背弃本宫,去投靠贵妃,可曾后悔?”
她这是非要看见自己后悔莫及的神情了?
就算苏媛不曾主动去找赵环,一心听从皇后的意思,眼前人就当真能容得下她?皇后这人的脾性,苏媛算是摸透了几分,闻言答道:“是臣妾错了,只是臣妾人微言轻,不敢背弃皇后,更不敢投靠贵妃。像娘娘您说的,即便萧婕妤在我之下,臣妾却还是奈她不得。”
“哦?你这话,是觉得当初逼不得已了?”
“可不是,这宫里臣妾敢得罪谁?”苏媛如实接话。
皇后却不满她这语气,说的话是小心翼翼,但语气里可没几分畏惧和害怕,她不喜欢如此,沉下脸正要再道,却听外边宫人传话,道皇上驾到。
苏媛眉宇一动,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嘉隆帝。
不知是不是因为过去他要专宠瑾贵妃的缘故,众人眼中的帝后感情寡淡,只能说相敬如宾。后来元翊虽然会疼宠许多妃嫔,有事也会征询皇后之意,但除了特定的那几日,平时来凤天宫的次数少之又少。
皇后很是欣喜,抬手理了理云鬓,待留意到苏媛时,不满的瞪了她眼,暗自后悔没早将人打发走,只得起身领着她出去相迎。
元翊刚至殿门外,便见到了那抹跟在皇后身侧的娇小身影,视线一扫而过,只和气的望向皇后,携手同进。
苏媛识相的跟在后面。
皇后对嘉隆帝特别热情,嘘寒问暖了番,元翊语气淡淡的应道:“今日前朝事情不多,朕想到许久未曾来皇后这儿了,便过来瞧瞧你。”
皇后自然是笑得得体又大度,还玩笑道:“皇上若是早来片刻,姐妹们可见欢喜了。”
“是吗?她们是都很喜欢在皇后这儿。后宫和睦,皇后治理有方。”元翊赞赏了她声,再添道:“皇后辛苦了。”
皇后当即激动万分,“皇上言重,这是臣妾分内之事,姐妹们喜欢聚在臣妾这儿,臣妾也很欢喜。”
元翊又不冷不淡的和她回了几句,这才把视线落在苏媛身上,“她们都走了,玉昭仪倒是喜欢留这儿,待皇后的敬重之心很是难得。”
苏媛莫名其妙,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提起了这话,察觉到他正看着自己,不得不福身答道:“是,皇后雍容华贵,待臣妾又恩重,臣妾自然敬重娘娘。”
元翊回眸看向皇后,皇后附和道:“玉昭仪为人懂事,臣妾很喜欢她。”
“皇后是见谁都好,谁都喜欢。”
皇后从容接话:“都是皇上的人,自然个个都是好的。”
元翊满意她的气度,面露欣赏,紧接着才开口:“朕这几日召幸灵贵嫔,想她和玉昭仪同时进宫服侍朕的,位分上倒是该提一提了。”
皇后就算心里明白嘉隆帝要抬谢家,但这时候听见他亲自开口,也是默了一瞬,但到底很快,立马接道:“皇上说的在理,那依皇上的意思是,准备给灵贵嫔个什么位分呢?”
元翊打转着手里的珠串,随口答道:“妃位吧。”
皇后面色微僵,从善如流的喃喃道:“妃位……”接着就笑了出来,“是该妃位了,玉昭仪都昭仪了,应该的。”她牵强着笑容,说完提到:“既然皇上提了灵贵嫔,那臣妾斗胆,想替宫里其他姐妹也讨个恩赏。”
“其他人?”嘉隆帝呢喃,心有了然的问道:“皇后是说萧婕妤吗?”
“有萧婕妤,也有其他人,像素嫔她们,进宫也许久了。”
将重臣之女与罪臣之女同时晋封,皇后这招真是用心良苦了,苏媛在心中腹诽着,就听嘉隆帝声音轻飘道:“这些事,皇后看着拿主意吧。”
话落,元翊就站了起来。
皇后立即跟着起身,眉间有些紧张,“皇上这是要?”
“朕去给太后请个安。”
元翊说着举步往外,走到苏媛身边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好了,孝敬皇后也不必日日如此殷勤,回永安宫吧,朕中午过去用膳。”
苏媛惊喜万分,立即屈膝领旨。
皇后面色难看,等送走了嘉隆帝再无方才的雍容大度,“玉昭仪厉害了。”
苏媛不紧不慢的笑道:“是借了娘娘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