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四章 敌友

 

嘉隆帝虽没有发落苏媛,但冷落是实实在在的,不说召幸,就是连苏媛主动端了羹汤去乾元宫外求见,他都拒绝。
苏媛心里越来越担忧,生怕这件事之后就彻底失了元翊的宠爱,离开时倒遇见了贺玲。她微微愣神,不明白她怎会朝乾元宫这儿来,福身行了礼,“见过德妃娘娘。”
贺玲自然不是来面圣的,她意味深长的唤道:“玉昭仪。”
苏媛垂首,语气恭敬:“臣妾在。”
“你随本宫来。”
贺玲不容置喙的吩咐,见其宫女欲跟上来,又喝道:“你们都先下去,本宫和玉昭仪有话说。”
东银和梅芯都望向苏媛,苏媛轻轻颔首,她跟着往前走了段路,开口询道:“德妃娘娘特地来这儿找臣妾,是有什么要事吗?”
贺玲凉凉的看了她眼,不疾不徐的开口:“早劝你对皇上坦白,你不听,如今瑾贵妃的事情到底还是暴露了,你要怎么办?”
苏媛没和她讨论这个,眨着眼轻道:“娘娘特地过来,就是因为这事”
贺玲自然不满意她这番轻描淡写的语态,不悦的皱眉反问:“为了瑾贵妃,值得让你失了皇上的圣心?就如今你失宠,可有见瑾贵妃如何优待你?她怕是自身都难保了。”
“娘娘怎么就觉得,我失了皇上的圣心?”苏媛故作平淡道。
贺玲惊诧,瞠目道:“莫不是还不明显?皇上冷落你,阖宫都看在眼里。你几次隐瞒,难道皇上真能不计较?”
“那娘娘是来帮我挽回圣心的?”
听到问话,贺玲驻足,眸色认真的望向她,嗤笑了声道:“原来你还介意皇上的宠爱。”
苏媛像是察觉不到她话中轻蔑,叹息道:“自然是介意的,否则我在这宫里要怎么过?”
“你如果早能听我一句,又何至于落到这般地步?”
“我是没想到,朱太医会向皇上坦白。”苏媛说着仔细端量着贺玲表情,见提起朱允时她居然如此平静,不禁好奇道:“娘娘最近可有见过朱太医?”
贺玲不置可否,只没好声的与她说:“朱太医知道利害轻重,虽说念及林家对他的恩情,但这些年他暗中帮着你们姊妹做的早就偿还了。现在你让他欺君,他当然要为他自己的前途着想,那毕竟是皇上。”
她强调的意思苏媛听明白了,点头后说道:“我知道了。”
贺玲见她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心有不满,皱眉道:“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
“不知娘娘指的是什么?”苏媛忽而有些很烦贺玲这样与自己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其实,早在朱太医向皇上禀明之前,你就和皇后说过了吧?当初你去找我的时候,你就有了打算,只是顾忌朱太医,觉得时机不对,所以便瞒下了。其实,你保的并不是我,而是朱太医,对吗?”
“怎么,你见过他了?”贺玲心思被道穿,目露惊奇,“他知道了?”
“没有,他不知道,是我猜的。”苏媛解释道:“这阵子我并未见过他,就是平安脉也都是其他太医来的,只是我的猜测。”
贺玲见她既然明白,也不与她遮掩,直接明了的应道:“对,他若没有向皇上禀明,皇后便会去见皇上。若皇上是从皇后那边得知了这件事,可就没现在这样简单了。”
“这便多谢你手下留情了。”
“你不用怨我,这宫里各有各的活法,我有今日,也不是容易的。”
贺玲知道她埋怨自己,也丝毫不介意她的看法态度,想起这些年来的种种,叹了声感叹道:“我如果真的想害你们,就不会还给他通风报信了,是他总是不听劝。”说着倍感无奈,睨了眼苏媛再道:“我来找你,是那个奴生的事情。”
“你知道?”
“觉得奇怪?其实这宫里哪有什么秘密。”
苏媛正色,“你想说什么?”
“你们姐妹把人送离京城吧,越远越好。”
苏媛不解,“这是为什么?有人盯上奴生了?”
“你们不要将事情想得这么简单,想想你们自己的处境,自身尚且都护不住,还想去护别人?不说其他,就说你姐姐马上临盆了,许多事情就会不同了。”
贺玲说得饱含深意,“今年这个年,比往常热闹多了。”喃喃的说完,继续望向苏媛,提醒道:“我劝你尽早重获圣心,否则这宫里很快就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这里的人最会攀高踩低。你昔日得宠,多少人视你为眼中钉?皇上可不是个深情的主,时日久了,就会把你忘了。”
苏媛竟然听出了善意,越发看不明白她了,既已和皇后联手,又气朱允帮助她们姐妹,暗中的小动作也没有少做,怎么到这时候,却突示善意了?
苏媛好整以暇的问道:“娘娘你来找我说这些,皇后知道吗?”
贺玲先是一愣,继而回神答道:“你怕我和皇后设计害你?”问着也不等苏媛答话,径自回道:“我若是想害你们,只管将奴生的事告诉皇后,只林氏余孽这一条,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
“那时候,朱太医也说不干净了。”苏媛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所作所为不过都是因为朱允罢了,也不用多么感激涕零,笃定道:“你不会害朱太医,让他有事的,不是吗?”
这话就真掐了贺玲的弱点,她顿时僵着面色不说话。
苏媛适可而止,缓了声道:“不过娘娘的好意,我心领了,奴生的事情,我们会安置的。”她是不会把奴生送太远的,笑了笑问道:“娘娘可还有其他的事?”
贺玲很不满她这副轻视自己的模样,却到底无可奈何,想了想说道:“我的话,你是不是没放在心上?我让你赶紧固宠,赶紧安置奴生,你听见了没有?”已是不耐的语气。
苏媛望着这样子的贺玲,突然觉得挺好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