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偏帮

 

慈宁宫的宫人口风很紧,就算赵太后和瑾贵妃真发生了不愉快,但在如今赵家势弱的时刻,也不会显露出来。
众人眼中,只当是瑾贵妃又去慈宁宫请安侍奉了,可真相如何,只有赵环知晓,眼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赵琼每日在太后面前寸步不离,她却日日喝着那些调理身子的汤药,心中的不平和不公愈发强烈。
她跪得膝盖犯酸,扶着宫女的手慢慢从殿里出来,下阶的时候还差点踩空,勉强稳住了身子后站定道:“香橼,本宫是真不如往日了。”
“娘娘别这么说,太后心里还是疼您的。”
赵环苦笑,“她疼本宫?本宫为何会多年没有身孕,她就是这样疼本宫的吗?如今本宫不过只是找个太医看看,反倒还是触怒她了。”
她闭了闭眼冷嘲,望着前方轻道:“皇上没有来。”
香橼即问:“娘娘,可要奴婢去传玉昭仪?”
“传她来做什么,看本宫的笑话吗?皇上既然没来,再找苏氏又有什么用,回去吧。”赵环缓了缓双腿慢慢前行,来的时候因知太后怒意,她并未坐撵。
慈宁宫那边的动静,苏媛留意了下,见瑾贵妃出来后没来寻自己麻烦,这是意料之外。不过事已至此,赵环稍作打听就能知晓自己方才连乾元宫都没进,更别提出面代她求皇上了。
这赵家的事,她暂时是不想掺和了。
当晚,乾元宫的人去长春宫接了谢芷涵侍寝,苏媛得讯后倒安心就寝了。接连好几日,元翊都未再召她。
谢芷涵怕她多想,特地过来开解,“姐姐,皇上只是迁怒,过阵子就好的。
“涵儿,我知他是帝王,对他自然不能如寻常丈夫般期待。他可以网开一面,已是对我的恩德,冷落是必然的。”
苏媛是个明白人,想着再说道:“瑾贵妃的事情暴露了,这下倒要让太后记恨上我了。”
谢芷涵道:“太后并未派人来传姐姐。”
“她是没功夫收拾我,也没这个必要。太后和瑾贵妃如此情况,对这后宫怕是早觉着无所谓了,哪还有心思平衡权势?好在是没来,否则这时刻她如果想惩戒我,皇上是不会念旧情的。”
苏媛轻声庆幸着,微顿片刻又添道:“这件事,皇后必然是知情人,既想让我失了圣心,又想借太后的手除去我。”
想到先前贺玲的提醒,心道约莫和芳华宫还有关系。
“姐姐没有悄悄派人去找朱太医吧?”
苏媛摇头,“没有,我知道分寸。”
谢芷涵点头,“如此就好。对了,媛姐姐,蒋家的事情发落了。”
苏媛刚听说,闻言语气莫名的接道:“蒋尚书革职发配,并未累及族中子弟。”
“素嫔还是素嫔。”
听谢芷涵这般强调,苏媛就笑了,“她的确还是素嫔,但没有了尚书府,宫中时日恐怕是为难了。”
她说着又自接自话起来,“但想来也不会太为难,太后虽说不怎么过问后宫之事了,但到底不会放任皇后独大。瑾贵妃是强弩之末,是赵家即将的弃子,那你我等和皇后不和的人,太后就会留作牵制。”
“就怕素嫔不得皇上疼爱,太后觉着无用。”
苏媛淡笑,“那就是素嫔该担忧的事情了,蒋家都能逃过一劫,何况她?这宫里没有背景的女子何其多,素嫔是聪明人,不见得活不下去。”
相知多年,她明白谢芷涵的担忧,放心道:“何况,素嫔分是非,一事归一事,总不见得要去和太后说朱太医和瑞王府的事情,更不会牵扯到我。”
这点自信,苏媛是有的。
谢芷涵沉默,“就怕她拿着话柄威胁姐姐。”
“她会有分寸的。”
谢芷涵见她面色肯定,知是自己多虑了,又提醒了她最近小心才离开。
苏媛当然明白这阵子该多注意,对东银都交代了番,心想着不见朱允就好,不能让嘉隆帝察觉其他不对。
然而,她不想节外生枝,有人却想见她,恭王已很久没她消息了,突然失了圣心,不知可有着急?
元靖派人联系梅芯,梅芯将他的意思禀报 后,苏媛摇头道:“回了。”
梅芯疑问:“您真不见吗?”
“这时候见他做什么,还嫌我身上的事不够多吗?让他也不要递条子了。”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嘉隆帝喜爱重视,她起初两日还好,渐渐的就有些紧张,生怕被发现其他的事。
梅芯这才不敢多言。
临近年关,近年后宫和睦,妃嫔齐聚,环在陈皇后身边恭敬有礼。赵环前两日清早还来请安,今日就称病道不舒服了,萧韵望着苏媛调侃:“贵妃娘娘病了,玉昭仪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媛静道:“贵妃抱恙,我亦是才听说,如何得知?”
“是吗?我是见你和贵妃娘娘走得近,还以为玉昭仪心里明白呢。贵妃不舒服,该召的是太医院里的太医,怎么听说贵妃不去太医院,倒是常常去玉昭仪的永安宫?”
苏媛语气淡淡:“萧婕妤知道的不少,本宫的永安宫,婕妤先时也没少去。”
萧婕妤瞪目,忍了忍收回嘴边的话,只轻嘲道:“我去是给玉昭仪请安,贵妃三番两次屈尊过去,嫔妾倒是想不明白了。”
“想不明白,就不用再想。”谢芷涵凉凉的看了眼萧韵,轻笑道:“这宫里的事情那么多,若是每桩事情都让萧婕妤想明白了,就真稀罕了。皇后娘娘,您说是不是?”
谢芷涵在皇后这还是有面子的,闻言给萧韵使了个眼色。她是计较前阵子赵环和苏媛在她凤天宫里唱和的事,不过后宫素来不是争一时之意的地方,她没急着对付苏媛,可萧韵却替她出气了。
陈皇后到底心有偏袒,同谢芷涵回道:“灵贵嫔说的虽然在理,但萧婕妤的关心也是好意,毕竟玉昭仪心里都明白。”
苏媛不得不迎其视线,抿唇却没有说话。
宫里风向,素来如此,受些冷嘲热讽也没什么,苏媛出来后拉着谢芷涵道:“涵儿,你不用替我说话的。”
“我不帮着姐姐,还能谁帮?说要投靠你的素嫔,还是起初对你关怀备至的德妃?”谢芷涵淡默,“这宫里,你我就不要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