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夹缝

 

嘉隆帝并没有和她深讨瑞王府与太后之间的微妙,听了她的分析就陷入沉默,最后再三警告了她几句,像是没有计较,但苏媛就是能察觉到他的防备。
她在元翊这儿,不似从前那样得信任了,先前几次的不追究,终究快触及他底线了,苏媛开始越发谨慎仔细起来,次日清早她便去凤天宫请安了,神态间恭恭敬敬的。
人的细微情绪,其实很容易表露出来,陈皇后自然有所察觉,虽不明白,但当着众妃嫔的面,也没有太难为苏媛。她和嘉隆帝夫妻多难,最是了解元翊脾性,他宠人无度,但舍弃冷落时也可以干干脆脆。
看着苏媛,皇后心知好景不长。
苏媛的确是开始忧患,想让东银去请朱允到永安宫,又怕被嘉隆帝知道了有所想法,但是朱允突然将她和瑾贵妃的事情禀报给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在殿里坐立不安的,东银在旁就问:“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东银啊,皇上对我起疑了,或者说,一直都没有释疑放心过。”苏媛感慨了声,将那件事告诉了她。
“朱太医怎会这样对您?至少也得事打个招呼的。”东银亦是惊诧,担忧的再道:“朱太医可知道您不少事情,今日能说瑾贵妃借您之地暗中调理的事情,他日若是再告发了其他事情,可怎么好?”
苏媛摇头,“他不会害我的。”
“娘娘何以如此肯定?这宫里的人心是最易变的,朱太医能在皇上、皇后和各宫间游走,还和瑞王府有关系,心思肯定不浅,您怎能轻易信任?”东银觉得她轻率了。
“他若是要害我,何必等到今日?”
苏媛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就算不是看在林家的面上,但是有长姐在,他就不可能为他人所用来害她。既然在嘉隆帝面前供出那件事,便是不得不为,想到他自身的处境,苏媛摇头道:“算了,若不是逼不得已,他不会这么做。”
“娘娘不问问他,就这样算了?”
“不能问,越是这时候,我越是不能再见他。”且不说其他,只嘉隆帝那边,这时候肯定也是留意着,想到这个,苏媛再起身,“我得去趟钟粹宫。”
“您还要和贵妃往来?”
苏媛苦笑道:“别忘了,我在宫中没有根基,本就是夹在皇后和贵妃之间,无论是帮着谁都是迫于形势。事情既然发生了,那我自然要和贵妃说一下,如若不去,才让人觉得奇怪。”
她完全就是为了堵元翊的疑心,见了赵环便如实说了个清楚,歉意心虚的道:“贵妃娘娘,臣妾是真没想到朱太医居然会禀报给皇上,昨晚皇上和臣妾说的时候,臣妾吓坏了。”
“你吓坏了?你如今不是平安无恙的站在这儿吗?”赵环美目狠瞪,“当初说好的万无一失呢?本宫早就说,那个朱允是皇后的人,怎可能甘心为你所用,果然,这才多少时间,便闹到皇上那儿去了。”
赵环从座上站起身,来回踱步紧张道:“你倒是推了个干净,皇上饶恕了你,要本宫如何?”
她显然是担心太后那边。
苏媛知她心思,轻声道:“贵妃,太后或许还不知道吧?”
“乾元宫里皇上都找你了,太后能不知情?这宫里何时有过秘密!”
苏媛见她怕极了太后,心道乾元宫里的事情想必是嘉隆帝愿意让太后知道的才能知道吧?
她小声的说:“这件事本就是太后不对,皇上知道了只会心疼您,太后纵有不满,还能当众说您吗?”
苏媛刚说到赵环和太后,就受了其眼神的警告,便止了言语。
赵环端量着她,似乎觉得不可思议,揣摩道:“皇上就这样放你回来了?”
“是。”
“没说其他什么话?”
苏媛费解,“不知娘娘指的是哪方面?”
“皇后那边。”
苏媛想了想,措辞答道:“皇上大致是对臣妾失望了,觉得臣妾辜负了他的恩宠。皇上说他虽看出来了臣妾和娘娘您走的近,但故意去夺皇后的宠打击凤天宫,这却是臣妾做过了,是彻底倒戈了您。”
赵环觉得嘉隆帝说不出这样的话,打断的询问:“皇上说了?”
苏媛模棱两可的说:“就是这个意思。”
赵环皱眉,坐回去又问:“朱允那厮人呢?”
“臣妾不知。”
“出了这种事情,你不找他?”
苏媛摇头,“臣妾哪敢呀,他是和皇上说的,臣妾若是这会子去追究他,不是让皇上更生气吗?”
“本宫饶不了他!”
听见赵环咬牙切齿的这话,苏媛还未来得及相劝,就有宫女在外禀道:“娘娘,太后召见。”
赵环腾地站起身来,面露慌乱,想了想指着苏媛道:“你现在去乾元宫,把皇上请道太后那去。”
苏媛讶然,“现在?”
“对,就是现在,你若办不到这件事,以后也莫要来本宫这钟粹宫了。”赵环语气凌厉,她害怕失权。
苏媛为难的说:“皇上他,未必会听臣妾的。”
“那是你的事情。”赵环哪里给她推搡的机会,见她还杵在那,不悦的催道:“还愣着做什么,不赶紧去?”
苏媛不得已福身离开,等到钟粹宫外面却是气恼,“她说的容易,让我去找皇上,皇上未免有这份心思理会她和太后之间的关系。”
东银轻问:“那娘娘,您去吗?”
苏媛正摇头否决,但迟疑了片刻还是道:“乾元宫是要去的,但不能见皇上。”
她象征性的在乾元宫外徘徊了阵,刘明上前问她否则要进去通传,被苏媛拦住了,“不用,皇上正在打理政事,本宫没什么要紧事。”
刘明点头,苏媛便回了永安宫。
她心里很清楚,嘉隆帝不会插手管这档子事,赵家内乱才是他所希望见到的。就算赵环跟了他多年,但又能有多少情谊,如若有情,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服用多年桃花丸了。
何况,瑾贵妃她对自己没有多大耐性,苏媛并不觉得为她值得再次冒犯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