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一章 说心

 

元翊听了她的话,沉默许久,还真细细想了想所谓后宫女子的无奈,最后凝声问她:“你觉得,做朕的妃嫔,是件很无奈的事?”
“您是皇上,自然是不会觉得,也不会有人敢和你这么说。”
苏媛嗓音极低,缓缓道:“贵妃娘娘这件事,臣妾是有想过与您说的,但、”她垂眸,纠结万分的继续说:“但那时候臣妾自作主张刚将玉竹的事情揭露,那件事就没瞒过皇上,您已经很生气了。”
“所以,你怕朕治罪你,就没有把贵妃的事情告诉朕?”
苏媛颔首,“是。”
“那你觉得,能一直隐瞒下去?”元翊勾唇,冷笑的又问:“还是说,你觉着朱允会替你隐瞒朕?”
苏媛若惊恐慌乱的对上他视线,似是难以置信,讷讷的询道:“是,是朱太医告诉皇上的?”
元翊淡笑,坐回了他的御案前,好整以暇的问她:“不然呢?”
“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臣妾?”苏媛语气坦然。
元翊望过去,进殿时她解去了外罩的织锦镶毛斗篷,如今只穿了袭宫缎素雪绢裙,乌发如云的挽了个低髻,头上曳翠鸣珠的玉搔头随着她的动作划出华丽如朝露晨光般的光芒,耳际边的珠玉璎珞更添她娇柔丽色,如此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倒是让他想起了初次在竹林里见她时的场景。
乾元宫里的宫灯跳了跳,打破了殿内的静谧,元翊终于出声,“你觉得,朕该如何处置你?”
苏媛状似玩笑的故意轻笑:“臣妾自然是觉得,皇上原谅臣妾才好。”
元翊闻言冷哼了声,“你这般无视朕,朕就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你?”
她听着嘉隆帝语气和缓了许多,好像也不是大怒,突然就安心了,又娇娇的唤了他声“皇上”。
元翊望着望着,终于冲她招手。
苏媛立马爬起来走过去,故意在他面前松气,“皇上方才真是吓着臣妾了?”
元翊依旧是冷言冷语,凉凉的睨她一眼,“你还会被吓着?”
苏媛点头,认真无比的回道:“龙颜大怒,臣妾自然是怕的。”
“当初替贵妃谋划的时候,没有想过今日?”
“想过的。”
他依旧斜斜的坐着,没好气的再问:“既然想过,那是算准了朕不会办你,否则你没这份胆量!”说这话的时候依旧带着怒意。
苏媛不敢真正放心,嘉隆帝对陈皇后和瑾贵妃的看法和对待,她如今反倒是没谱了,心中估量着就道:“贵妃就医,还是为了能尽早替皇上绵延……”
她的话并未说完,就见元翊耷下了眉目,“原来玉昭仪竟是这般替朕想着,当初自作主张去找贵妃暗捞瑞王的侧妃是为了朕,如今收买太医院太医帮着贵妃暗中调养也是为了帮朕,朕此刻还来问责你,可真是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
这话就言重了,苏媛屈膝道:“皇上,您明知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何苦再挖苦臣妾呢。”
“你的心思,朕心里可没数,倒不如今日好好和朕说说?”元翊好整以暇的望向她。
苏媛抬眸,不明白的问道:“皇上想问什么?”
元翊倒是特别好语气,微微抬手,让她站着说话,认真询道:“你知道如今朕最头疼的是什么吗?”
“是左相府吗?”
其实以苏媛在他身边的位置,一直都知道嘉隆帝不满赵氏早有铲除之心,他也丝毫不曾将这份意思隐瞒过,但现在这样正儿八经的讨论,她终究还是不懂了。
元翊笑容莫测,除了王氏和秦氏,再收个贺崇,即将办走蒋正奇,再准备收拾赵长进,如此一步步,左相府的势力早就大不如前,他心里并不担心。
“不是左相府,是太后。”
苏媛惊奇,“太后?”
“是啊,朕的这位母后可真是费尽心思,良苦用心,为了皇孙,连林侧妃都容忍了。”元翊冷笑道,“左相府就算倒了,但太后在,赵氏就铲除不尽。”
他见苏媛似吓到了的模样,牵过她笑道:“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苏媛合了合眼 ,柔声回话:“皇上的意思,肯定是对的。”
“你倒是会说奉承话。”
他平时总这么说,苏媛不曾觉着怎样,现在却有些轻颤,这位帝王的心思和实力远比她想的深。
“怎么,觉得朕可怕?”
苏媛摇头,又不明白的反问:“皇上您为何要和臣妾说这些话?”
“是啊,朕为何要与你说这些?”元翊自言自语了声,接着就松开了他,“朕想有人和朕讨论讨论,让朕知道不是朕一个人在做在谋划。阿媛,你说,你会不背叛朕?”
苏媛立刻摇头,说“不会”。
“最好不要,否则朕不确定会不会原谅你。”
元翊这话说得语气深沉,边说边抬指抚着她的脸,“你明知朕器重皇后,你却要朕配合着你去和皇后争宠,朕允了;你还知朕忌惮着赵家,你却帮着瑾贵妃替她做事。你啊,每次解释的都模棱两可的,朕却偏偏还将你放在身边,这些话还都愿意和你说。玉昭仪,你说朕是怎么了?”
被他这样温柔待着,却要回答如此的问话,苏媛心有余悸道:“皇上,臣妾纵有些小心思,但断不会背叛您。”
“想你也是不敢,你的所有,都是朕给的。”
他收回抚着的手,改伸向她,“上次太后抱恙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怕她搪塞,元翊还添道:“如实说。”
“是祁常在吗?”
既然嘉隆帝都这般说了,苏媛就直接提了祁莲,“祁常在在冷宫病逝的不正常,而且那阵子太后还特地召见德妃,那日德妃正好和臣妾在一处儿。”
说到德妃时,苏媛特地关注了他的神色,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亦或是他掩藏太好了,苏媛轻声再道:“皇上,臣妾觉得太后抱恙这件事和瑞王府有关。”
元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继续说。”
“太后不喜欢林侧妃,这是众所周知的。臣妾曾见过那位林侧妃几回,不过是泛泛之交,但那阵子林侧妃却到永安宫找臣妾,与臣妾说了许久的话才离开,后来臣妾打听得知,她去各个宫里都坐了坐。”
苏媛停顿片刻,“皇上,不知臣妾所料,是否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