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交换

 

蒋素鸾从凤天宫出去之后,被谢芷涵唤住了,见其追上,她恭敬的福身请安:“见过灵贵嫔。”
谢芷涵望着她,轻声道:“素嫔这是要回重华宫了吗?”
“是啊。”蒋素鸾心平气和的语气,丝毫听不出因为蒋家的事情而感到慌乱,处变不惊的与她回道:“灵贵嫔这是要去哪儿?”
“原还想着到媛姐姐那去坐坐的,但她被留在乾元宫侍候皇上了,这就不便过去了。素嫔若是有空,到我那去喝茶如何?”
谢芷涵主动相邀,蒋素鸾自然不会推辞,应允道:“贵嫔娘娘盛情,嫔妾自然却之不恭。”
如此,二人边说边往长春宫去。
蒋素鸾迟疑片刻,似无意的说道:“萧婕妤又留在皇后宫中了呢,皇后娘娘对她可真是器重。”
谢芷涵望了她眼,似笑非笑的道:“皇后留萧婕妤是为了什么,素嫔心知肚明吧?”
蒋素鸾面露迷茫,费解的反问:“贵嫔这是觉着嫔妾明知故问了?”她知道谢芷涵找自己肯定有事,干脆直接道:“您来寻我,是不是因为前几日嫔妾找玉昭仪的事儿?”
谢芷涵没有否认,“素嫔真是聪慧。”
“总听说您和玉昭仪娘娘感情要好,原来真的不负传言,昭仪娘娘连这些事情都告诉您。”
谢芷涵转首,她的近侍便领着其他退远了。她这才收起容上的浅笑,与她严肃道:“素嫔,你平时在宫中不动声色的,没想到暗中却没少做手脚。这查太医院朱太医的动机,你是为了对付玉昭仪呢,还是因为瑞王府?”
“这有什么差别吗?”蒋素鸾模棱两可的答道:“无论动机是什么,总之咱们皇上疼爱的玉昭仪娘娘已经深陷其中,不管是和朱太医还是瑞王府的林侧妃,都脱不了关系,不是吗?”
“皇上昨儿不是召见过了你吗?”
蒋素鸾颔首,“是,见过了嫔妾,但也见过瑞王和朱太医,这件事毕竟还没有眉目。”她说着探究了下谢芷涵的意图,与她轻声道:“嫔妾知道您和玉昭仪姐妹情深,这后宫里的争风吃醋我从来就不介意,更不会说去对付玉昭仪。”
“我信你不会对永安宫不利。”
谢芷涵说着微顿,突然厉色了又道:“但是,你查林侧妃的事情,意欲为何?”
蒋素鸾没想到她亲自找自己是为了林侧妃的事情,这是她意料之外的,奇道:“原来谢家对当年林家的事情也有兴趣?”
谢芷涵见她如此探究的打量自己,也不慌乱,只轻飘飘的又道:“听说前不久,从蒋府的后门有辆青帷小车出去,趁着夜色直接出了城。素嫔,都快年关了,你家兄弟这是要要去哪儿呀?”
蒋素鸾闻言脸色大变,瞪大了眼眸惊道:“你,你要做什么?”她明显慌了,“灵贵嫔,这件事和你们谢家有什么关系,你为何要帮着林侧妃?”
“不是帮着,不过是查查,就像你们蒋家一样,以备不时之需嘛。”谢芷涵轻笑,慢悠悠道:“有些事涉及到我媛姐姐,我就不得不阻止你。素嫔,你莫要觉得她在京中没有根基便可随意欺负。”
“灵贵嫔你误会了,我何时想和玉昭仪作对?”蒋素鸾满面真诚的强调,“嫔妾和玉昭仪之间的事,灵贵嫔是不是有些误会了?”
“你如今没有为难她,是因为还用得着她的帮忙。若不是媛姐姐在皇上面前替你说话,替你们蒋家说话,你真以为蒋家今日还能安然无恙?”谢芷涵语气狠厉,“素嫔,有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该查;有些不该动的人,也应该放手。”
“我阿弟现在如何了?”顷刻,蒋素鸾颤颤巍巍的问道。
谢芷涵回道:“奴生如何了?”
再不情愿,如今蒋素鸾也必须回答,“他没事。”说着紧了目光追问道:“灵贵嫔,你不会不知道奴生和林侧妃的关系吧?”
“他们有什么关系,与我何干?”
“你不在意?”蒋素鸾惊诧。
谢芷涵笑着反问:“你见我平时和瑞王府往来吗,我和林侧妃又能有什么交情?这些事儿你不必在我这儿旁敲侧击,放人。”
“我知道了。”蒋素鸾点头,“回去我就让人给府里传话。”
谢芷涵又道:“以后也不准再查这些事情。”见她没回应,知她心思,复又道:“如今你蒋家化险为夷,就该知足,若是再有其他的心思,就太过度了。不说是我,就是媛姐姐或者瑞王府都会动手,明白吗?”
蒋素鸾咬唇,未语。
谢芷涵忽而又恢复成了往常的语气,温柔的又说:“瞧,前面就是长春宫了,素嫔请。”
蒋素鸾突然止步,有些忌惮的回道:“灵贵嫔,嫔妾想着宫里还有些事,便不进去了吧。”
“怎么,素嫔连本宫宫里的茶都不肯喝了?”
蒋素鸾迟疑道:“贵嫔,嫔妾觉得还是尽早通知府里放了奴生,您也好将我阿弟早日放回来。”
“这偷渡的事情,蒋家还是少做些。你们蒋家会这么想,旁人也会觉得如此的。”谢芷涵笑意吟吟的,说完也不勉强,“既然素嫔还有要事,那我就不强留了,你先去吧。”
蒋素鸾恭恭敬敬的福身告退,谢芷涵见了转身道:“总算是稳住了她,还好。”
“主子,您为了玉昭仪真的是费心了,蒋家必然将这件事记在谢府里。”
谢芷涵听到近侍这般说,亦是微愣,“瑞王府的林侧妃若是出了事情,牵连出媛姐姐,我们谢家也难免罪责。这件事,于公于私我都必须这么做,回头到了永安宫那里,你不用说。”
宫女点头。
但就算谢芷涵不想说,次日朱允来到永安宫与苏媛禀报,说奴生已经平安寻回了,苏媛沉默片刻,还是想到了谢家。
这京中有能力又会帮着从中周旋的,只有谢家。她去到长春宫,谢芷涵也没否认,只让她不必客气。
有些话,已是无须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