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兴致

 

刘明来接苏媛的次数多了,路上经常会聊上几句,毕竟知道她是如今后宫里最得圣心的妃嫔,免不了存了讨好之意。
“玉昭仪,恕小的冒昧多嘴,您和德妃娘娘似乎往来很好?”
御前的人肯和她说这些,苏媛亦是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惊喜,她不明所以的问道:“公公这话,是有什么深意吗?”
刘明跟着李云贵久了,人也学的精明,闻言就打起哈哈,“奴才能有什么深意,就是刚刚见德妃娘娘这么晚还到永安宫找您,以为您和她交情甚好。”
“公公瞧见了,本宫方才看见德妃时也是惊讶得很。”苏媛温声回话,既然刘明起了开头的意,就算不能说太明显,但也会继续说下去,她心里如是想着。
果然,刘明踌躇了会再道:“德妃娘娘是宫里的老人了,行事作风素来颇得称赞,玉昭仪您如今贵为九嫔之首,与妃位的人多往来是应该的,不过也要有所注意。”他停了停,继续道:“想瑾贵妃娘娘多年深受皇上宠爱肯定是原因的。”
话未免说的太深意了,苏媛并不是很明白,她挥退了退身后宫女,轻声道:“还请刘公公明言。”
刘明看了看左右,近前压低了嗓音道:“玉昭仪,德妃不得皇上欢心。”
这点苏媛早就知道,不由接道:“本宫进宫这么多日子,倒是也听说过这个。”
“奴才的意思是,您就算和德妃娘娘有所往来,但在皇上面前还是不要提及她,省得惹皇上不高兴,反而影响了您的恩宠。”刘明语速飞快,说完一本正经的又站了回去。
其实苏媛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但对他的好意还是很感激,“多谢公公提点。”
“玉昭仪客气了。”刘明见她听进去了还感激自己,展眉含笑的。
苏媛本来就已经与贺玲貌合神离了,上回她来自己宫说的那番话,就是连表面和睦都未想维持,既如此,她自然也不会替她的事情奔波。何况,贺玲的事情,十有八九与朱允有关,那枚玉佩和奴生的事情,自己是不能掺和进去的,就算刚刚谈了话,也未免融洽。
她走进乾元宫时,嘉隆帝少有的不在批阅奏章,而是在练字,看见她时抬眸笑道:“可是来了,快过来,看看朕这副字怎么样。”
“宁静致远,皇上好字。”
元翊见她只看了一会就如此接话,笑着又问:“哦,哪里好?”
“哪里都好,皇上的字,再怎样都是好的。”苏媛娇笑着,语气开怀,是没有丝毫遮掩的奉承,“难道皇上是自个儿觉着不好,所以才要臣妾挑错儿?”说着为难的皱眉,“怎么办,这可就难了。”
“真这么难?”元翊被她逗得一笑,忍不住佯作生气的轻斥起来:“就没见过你这般没诚意的,夸朕夸的一眼就听得出来。”
苏媛即后退了福身道:“那是臣妾愚笨了,未曾明白圣意。”说着仰头想了想,换了语气严肃道:“皇上的字笔锋有力,一笔一划间都透着苍松之劲……”
话还没说完,就被元翊拉过打断:“罢了,朕不稀罕你这夸赞。”
“皇上不稀罕还非问臣妾?”
“你这胆子是越发大了,连朕都敢戏弄。”元翊心里欢喜的紧,却再三做沉肃。
苏媛又娇媚的靠过去,“皇上可不要冤枉臣妾。”
他拉着她往内殿里,苏媛不禁好奇:“皇上今日已经批阅好奏章了?”
“那些是看不完的,不过朕今日心情好,倒是犯不着与自己较劲。”他语气轻松,拉着她朝早就摆好的棋局走去,问道:“来,陪朕下棋。”
苏媛见她兴致这般高,都有些纳闷了,既召见了素嫔,又见了朱允和瑞王,是什么事情如此心情好?她轻轻试探着:“皇上是有什么喜事吗?”
元翊望向她,落下一子,眯眼道:“你猜猜看。”
苏媛也不好装傻,故作深思的反问:“难道是蒋家和赵家的事情?”
“聪慧!”
元翊道:“蒋正奇检举户部尚书赵长进常年贪赃枉法,私吞国库银两,已递交了部分账本,有这些东西,朕就可以直接办了赵长进。”他语气干脆,透着痛快,自然是十分欢喜。
苏媛却很不明白,赵长进这些事,难道元翊以前不知道,怎么还能这样惊喜?
“肯定还有其他的好事吧?”
这话问了,元翊的眼神就微变,带着几分探究的望向她,“你觉得还有什么好事?”
“臣妾听说今日皇上还见了朱太医和瑞王爷。”苏媛不假思索道。
元翊微默,“你打听朕的事情?”
“皇上,这怎么能是打听呢,不过是臣妾关心皇上,本是想来给您请安的,又怕打搅了您,才让人问了问。若说这都是打听,那您平时的动态臣妾怎么不知?何况,这件事后宫里肯定还有旁人知道。”
其实这件事并不严重,但是被她委委屈屈的诉说出来,元翊倒觉得还真言重她了番,笑着道:“伶牙俐齿。”
见他没有生气,苏媛才继续嘀咕:“再说了,是皇上您问的臣妾,又不是臣妾主动提的。您问了,臣妾若说不知,还是欺君了呢。”
元翊被她一双美目看得很是晃神,连忙敲了敲几面,催道:“落子,要朕等你,成何体统!”
苏媛轻轻哼了声,慢慢将手中的白玉棋子落下,辩道:“臣妾这是深思熟虑,否则让皇上赢了可怎么好?”
“哦?听你的语气,居然还是想赢朕?”他边说他落子,又笑着开始收子。
苏媛见了连忙道:“等等,等等,臣妾不放那里,刚刚下错,皇上且放回去。”
“哪有你这样的,落子无悔!”元翊两眼都瞪大了,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棋品。
苏媛却不管不顾要去抢回来,边撒娇边蛮横的与他道:“臣妾不管,臣妾又不是君子,您这若是不让臣妾悔,后面可就没法下了。”
几句话听得嘉隆帝连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