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奴生

 

苏媛就这么看着瑾贵妃和陈皇后争辩口舌,作为当事人她反倒是平静许多,她没过失,皇后心里再不高兴也没理惩戒她。
出了凤天宫,谢芷涵与她并行道:“媛姐姐,方才瑾贵妃太过了些。”
苏媛何尝没看出来,其实赵环亦不是笨的,这种强行拉自己站队,让苏媛没有丝毫可能再被皇后接纳,她是故意的。
那日乾元宫她如此吩咐自己时,苏媛就觉得赵环不该只是想让她抢皇后一夜恩宠那么简单,果然是有深意。
谢芷涵忧色的说:“姐姐之前答应她,草率了些,我们没必要这么早和皇后弄到如此境地的。”
“其实只是把我和皇后的立场明立了些而已。”苏媛轻描淡写的语气,并没有如何所谓。
谢芷涵跟着她去永安宫小坐,但进了庭院才知道朱允老早来这儿求见她。谢芷涵面露几分尴尬,止步道:“既然朱太医找姐姐有事情,那我还是先回长春宫了。”
苏媛拉住她,轻道:“涵儿你等等。”闭了闭眼,“朱太医过来应该是那枚玉佩的事情,昨日我派人去太医院他人不在,不算什么要事。这样,你去偏殿里坐会,待会再过来可好?”
谢芷涵回去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闻言应了,随着梅芯去了偏殿。
苏媛进殿见了朱允。
朱允看到她就面露慌色,上前急道:“娘娘,那枚玉佩……”
“你还知道玉佩重要?”提起这个,苏媛就疾言厉色,“我不知道阿姐为何会将那块玉佩给你,但既然交给了你,你就该好好藏着。那枚双鱼玉佩是在宫里明过的,很多人都认识,你就是拿回府里去安置都好,怎么就随随便便放在了太医院里让人给翻了出来?”
“敢问娘娘,是谁把玉佩给的您?”
苏媛不懂他的关注点,没好气道:“是谁还重要吗?”
朱允却一脸严肃,“娘娘!”
“素嫔。”
朱允似是为了确定,还重复了句:“蒋尚书府出来的素嫔小主?”
苏媛凝眸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素嫔和您说,是在微臣的房间里找到的?”
“难道不是?”苏媛反应也快,觉得以朱允的心思应该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来,惊诧道:“不是你的话,阿姐还可能将这枚玉佩给谁?若不是从太医院搜出来,素嫔怎么可能拿着它来找我?”
其实苏媛也觉得,蒋素鸾把那枚玉佩交的容易了些,事关她们蒋家命运,她来自己求情时却说得含蓄婉转,像是自己怎么说辞对她都无所谓。
她就不担心,自己敷衍了事?
打量着朱允脸上的严肃,苏媛觉得不简单了,这其中必然还有其他故事。她急声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肯告诉我吗?你和我长姐到底再做什么,知道些内情的都能猜到我和你们脱不了干系,连素嫔都觉得拿了瑞王侧妃的玉佩可以来找我,你说你们还要避讳些什么?”
“玉佩不是给我的。”朱允闭了闭眼,似下定决心了才道:“自然也不是在我的房间里找到的,素嫔不知是有意与你打马虎还是受人指使不知内情。”
“不是给你,整个太医院里阿姐只信任你,怎么可能不是给你的?”苏媛不可思议。
“是给奴生的。”朱允如实道。
“奴生?”苏媛都有些没印象了,细想之后觉得耳熟,继而才反应过来,是之前那个一直跟在朱允身后的医童,“怎么会是给他?”
阿姐若是想打赏那个医童,大可给其他的玉佩收拾,绝对给不到这枚代表瑞王府的玉佩。如此,可见那名医童在长姐心中的分量不轻。
“那个奴生,是谁?”
隐瞒不住,朱允只好坦白:“是你叔父的孩子,林家的血脉。”
“什么?”苏媛惊诧,“当年林家明明没有留下……”正要质疑,又觉得这样的大事若非确定,长姐不可能相认。再想到先前朱允对奴生的态度,多有维护之意,便问:“我记得我二叔只有两个女儿。”
“是婢生子,当时林家蒙难时她还不知道有孕,后来卖去其他地方为奴了。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我才见到他的,然后就把他带在了身边。”
当年过程自然很难,但如今都没说明的意义了,朱允说的风轻云淡,“宫里危险多,我就经常带奴生去瑞王府,你阿姐她知道。”
“那他呢?”苏媛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
朱允皱眉,“前阵子出了点事,奴生不见了,我和你长姐都在找。那枚玉佩,自从你阿姐给了他之后,奴生都随身携带的,断不可能说遗落在太医院里。所以我问你是何人所给,原来是蒋家?”
这件事如此隐秘,倒是不知道为何默默无闻的蒋家会查到,朱允暗恼疏忽,到底是他不够细心。
“这么说,素嫔其实想真正威胁的不是我,而是阿姐,他想借我的口传话给她,然后让她唆使瑞王出面。”苏媛皱眉叹息了声,没想到蒋素鸾如此深的心机,“怪不得我说她对我时的态度不对劲!”
“我这就去找素嫔。”朱允说着就要出门。
苏媛连忙喊住他,“你就这样过去有什么用?素嫔的意思很明显,想要保住蒋家一门,她这既是交易,那奴生在她们手里就不会有危险,你还是立即出宫,去找我姐姐商量吧。”
苏媛说着,又添道:“素嫔既然知道奴生,那长姐的身份怕也不是秘密了。你赶紧通知她,太后可从来没对她安过好心,再说还有个明瑶郡主虎视眈眈的。”
“她如今有孕,暂时不会出事的。”
苏媛连连点头,对了,阿姐还有孩子,太后总不能连瑞王的骨肉都不要。
朱允与她告别,苏媛摆摆手,“快去吧。”
“嗯,那蒋家的事情,你且不要妄动。素嫔针对的是我和你长姐,你还没有卷入进来,顶多有个合谋嫌疑,以皇上对你的宠爱,不会将你怎么样的。”
苏媛回道:“知道了,这时候就别惦记着我了,我在宫里都有分寸。”
等朱允离开,她立马去了偏殿,与谢芷涵道:“涵儿,我许是要找你借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