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三章 分析

 

这样重要的玉佩,长姐到底为什么会交给朱允?这件事,苏媛甚至都不敢深想,就算没有别的事,只从朱允身上发现林侧妃玉佩这一点,瑞王就首先不可能饶了他,竟然还藏在房间里?
这宫里多的是喜欢抓人小辫子的人,朱允在太医院又炙手可热,他竟这样马虎,实在是不可思议。真是一碰到阿姐的事情,他就没了分寸!
回到永安宫里,苏媛“啪”的将玉佩搁在桌上,实在是气之不过。
半晌,东银回来,对她摇头回禀道:“娘娘,朱太医不在太医院里。”
苏媛皱眉,“又去瑞王府了吗?”
“回娘娘,奴婢问了,那边的医侍说朱太医是告假了。”
告假,却把这枚玉佩留在宫里?朱允到底在想什么?
苏媛着实烦躁,好在没多会谢芷涵就来了。
她是来询问清早蒋素鸾意图的,苏媛也没有隐瞒,如实告知了她详情。谢芷涵听后,感慨的叹了声:“蒋家啊……”
“怎么,涵儿你知道?”
谢芷涵语气淡淡,面上却带了笑意:“左相手下,礼部尚书贺崇素来保持中立之态,但因为多年前宫里的那桩秘事,对赵家暗有不满,所以心里总是偏向皇上多些的。据我所知,前不久已经彻底投诚,甚至和赵相隐有决裂之势,姐姐瞧宫里的德妃就明白了,从前朝夕都去慈宁宫侍奉,如今却和皇后沆瀣一气。
至于素嫔的父亲,吏部尚书蒋正奇,因为私下贩卖官职的事情暴露了,前两日吏部的张侍郎都进狱了,相信也是时日无多。今早我看素嫔在皇后面前替你说话就猜到了会是这件事,还真被我料中了。”
苏媛接道:“素嫔说,蒋尚书是迫于无奈,听从了赵相的吩咐。”
“事到临头自然是急于撇清的,难道还巴巴的承认吗?”谢芷涵面露嘲讽,“媛姐姐,这趟浑水,你最好置身事外。”
“但是……”苏媛望着手边的玉佩出神。
谢芷涵这方想起,不由叹息,“姐姐,你在这宫里牵扯太多,将来总难免要受制于人的。今日是素嫔,他日呢?”
“无论怎样,朱太医对我们林家有恩,何况这件事还牵扯到我长姐,我不可能袖扣旁观的。”
苏媛眼神认真,继续道:“何况,我只是代为出面谏言,皇上肯不肯听,那是皇上的事情。再说了,素嫔说他父亲想主动认罪,并且呈明赵氏恶迹,助皇上铲除赵家,这也是好的。”
“有太后在,哪那么容易?”谢芷涵语气颓废,显然没什么信心。
苏媛心中却在打鼓,“对了,礼部、吏部倒戈,那赵相手里,是不是就剩下一个户部了?”她边说边回想,惊道:“我记得户部尚书是左相的儿子,上次因为私下镇压百姓还被皇上停职了,是吗?”
“姐姐记得不错,户部尚书赵长进正是瑾贵妃的父亲,左相之子。只是,当初皇上虽然勒令停职,但没多久,有太后和左相帮衬,赵长进就官复原职了。”
苏媛倒没有怎么关注后事,闻言惊诧,问道:“那皇上怎么说?”
“皇上到底羽翼未丰,只能看着呗。”
苏媛沉默。
谢芷涵又道:“不过这个赵长进人不如名,是丁点儿就不成器的,以前就是因为靠着赵相才坐上的这户部尚书,上位后从来都是不谋其事,一切都听从左相的吩咐,所以这个户部说到底还是握在赵家手里。”
“户部那样的肥差,我就不信赵家没留下把柄。”
“把柄自然是有,只是没有证据。”
谢芷涵寻思着,突然道:“说起来你替素嫔出面也无不可,那蒋正奇说来也跟着赵相那么多年,又是赵相的得意门生,关系亲密,若是真知道些也不无可能。皇上如今正愁没办法彻底办了赵长进,蒋正奇若是知道些什么,说不定蒋家真能逃过一劫。”
苏媛怀疑,“皇上还能放过蒋家?这蒋家和贺家不同,贺家迂回,从来没如何替赵相做过什么实事,但蒋家以前可是赵相的好帮手。”
“说不定就有可能呢?姐姐既然要帮朱太医,就不能对素嫔敷衍了事,毕竟现在她把这玉佩给你了,但私下里还有没有其他证据,谁说的准?左右姐姐尽心了,她该知道好坏。”
苏媛点头,“我本来就没有出尔反尔的意思,这事我会尽心的。”
蒋素鸾放心的点点头,又想起早上的事,笑道:“说来姐姐早上和皇后的那番话,可真是吓到我了。你居然当着那么多妃嫔这样和皇后作对,从前姐姐不是至少维持着表面恭敬吗?”
“再维持又有什么用?我今晚都要公然和皇后抢皇上了。”苏媛半开玩笑的语气,带着几分深意,添道:“等晚上皇上不去凤天宫而来我这永安宫,谁还能看不清我和皇后的立场,再那样惺惺作态也无意义了。”
谢芷涵微讶,“皇上今晚来姐姐这儿?”
苏媛点头,“是啊,昨日去乾元宫时碰见瑾贵妃,她给吩咐的。”
“原来是这样。”谢芷涵微讷,又见时辰不早,起身道:“那姐姐先准备着,我先回去了。”
苏媛跟着站起身,不明白的问:“时辰还早,你这么早回去做什么?”
“少不得还要去太后那走动会。”谢芷涵低笑。
如此,苏媛便不再挽留,让梅芯送她出去。
傍晚时分,留意太医院的人回来禀报,道朱太医进宫了。
苏媛想了想,还是不见他了,过会儿皇上就要过来了,没必要再这时候去见朱允,便只点了点头。
又过了会,她心里不安,还是让东银带着玉佩亲自跑一趟,“你将这玉佩交给他,就说我等他一个解释。”
东银没有立即走,反问道:“娘娘,还有其他话吗?”
“你让他注意点,到底是在宫中,他就算不在意他自己,也要多顾忌着瑞王府里的人。这样的事情,我不喜欢遇见第二次,如今我要替他的事善后,他就必须给我个交代,让他明日来永安宫。”
苏媛语气干脆,东银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