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玉佩

 

蒋素鸾低叹:“我父亲如今在皇上面前,哪还有说话的分量?若是有用,也不会把心思寄托在嫔妾身上。放眼这后宫,只有娘娘您能帮嫔妾了,皇上疼爱您,自然会把您的话听进去。”她说着躬身,姿态极低,“娘娘,这事就拜托您了。”
“别,你让我想想。”苏媛可承受不住她这样的话,这件事应承下来会怎么样都说不准,她如今自身都岌岌可危着,着实没必要为了蒋家的事情去再三挑战嘉隆帝忍耐。
蒋素鸾知道她事有为难,必定在心中较量得失,见状言道:“嫔妾听闻,娘娘和德妃闹得有些不快?”
苏媛提心,语气严肃,“素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娘娘和德妃居然貌合神离了,据说是因为朱太医?”
她的话音刚落,苏媛即斥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本宫和德妃能有什么不睦,何况这事又与朱太医有何干系?”
“嫔妾只是听说,朱太医前阵子对德妃避而不见,却频繁出入永安宫,而德妃又亲自去娘娘那跑了一趟,听闻为的还是朱太医的事情。朱太医这人,嫔妾也有所耳闻,早前是在皇后宫里当差的,也颇得皇上器重。”
蒋素鸾说着,口吻突然复杂起来,意味深长的眼神望着苏媛,“娘娘,若是嫔妾知晓的不错,自打您进宫以来,都是用的朱太医吧?”
“这又如何?”
蒋素鸾浅笑,“这个朱太医似乎并不简单,不知娘娘可否知情?”
苏媛没有了先前的笑脸,审视般的望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德妃的事情,自认为隐藏的秘密,但皇后知道,娘娘您也知道。不说这些,她几番去太医院,更是亲自出动,嫔妾就是再迟钝也该明白了。”
“这些话,你该去和德妃讲。”
“贺尚书是最机灵的,处世圆滑,两边不得罪,如今见皇上势大,便倒戈相向,否则这宫里能有德妃她今日?”
苏媛不懂她这拐弯抹角,语气微急,“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京城里的纷纭与我何干?德妃位高,在皇上皇后乃至太后面前都有说话的地步,你来找我,倒不如去找她。”
“娘娘身在宫中,怎可能置身事外?德妃是表面风光,但说到底也没什么实权,恩宠又胜不过你和贵妃,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嫔妾找她做什么?”蒋素鸾勾起唇角,“娘娘不介意德妃如何,却很在乎朱太医的,不是吗?”
苏媛眯眼,定睛看过去,“你有话直说。”
“嫔妾就想问娘娘,若是朱太医有难,您是否会帮忙。”
蒋素鸾说完,见她依旧定定的望着自己,便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她随自己进亭,待坐下后掏出一块玉佩递向苏媛。
白玉双鱼挂玉,苏媛一眼认出,这玉佩是林婳的,还是从宫里出去的,当初是由太后亲自赏给瑞王的。
“你拿着这物去找瑞王,说不定还成效甚好。”苏媛心中思量着,不知道她提到贺玲朱允最后拿出长姐的玉佩来是掌握了多少线索,故作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蒋素鸾收起玉佩,“这玉佩可是在朱太医的房间里找到的,娘娘难道真要嫔妾将话说明白吗?朱太医勾结瑞王府,伙同德妃,里外勾结,这样的罪名他怎么担待得起?”
“朱太医去瑞王府照料林侧妃身体,这是皇上授意的,何来的勾结之说?”
“娘娘非要与嫔妾打忽悠的话就没办法了,那嫔妾再说一件事,早前太后身体抱恙,祁常在在冷宫里畏罪自尽,相信太后娘娘肯定对那件事的真相很感兴趣。这枚玉佩如此郑重,林侧妃怎么可能轻易交给朱太医,这其中若无蹊跷,谁能相信?”
蒋素鸾信心满满的说完,缓声再道:“娘娘若是还无所谓,那只当嫔妾来错了。”她说着福身就要退出亭外。
苏媛连忙开口,“等等。”
蒋素鸾笑意吟吟的望向她,“娘娘?”
苏媛与之对视,认真道:“这件事本宫暂且试试,但是你知道这种朝廷大事,我的话在皇上那儿不定能有多少分量的,若是无果,也莫强求。”
蒋素鸾亦不是不知分寸的,连忙谢道:“娘娘肯替嫔妾出面,嫔妾就感动万分了。娘娘放心,事情无论成与不成,您的相助之恩,嫔妾都会记在心上,刚刚的事情只当嫔妾没有说过。”
苏媛才不理会她这些好听话,伸出手道:“玉佩给我。”
蒋素鸾手指微紧,有些犹豫。
“本宫既然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难道素嫔还信不过本宫?”苏媛语气威严。
蒋素鸾连忙将玉佩呈上,解释道:“没有,嫔妾若是信不过娘娘就不可能来求您了,娘娘费心了。”
“朱太医的事情,你知道什么都要烂在腹中,懂吗?”
蒋素鸾连连点头,让她放心。
苏媛摩挲着玉佩,将它收好,遥望了眼四周,须臾又道:“本宫改日再来和素嫔赏花,这就先回永安宫了。”
“还请娘娘尽快替嫔妾开口,今日十五,皇上和皇后若是先商量了,说不定嫔妾蒋家就彻底无望了。”
右相府陈家和左相府素来敌对,蒋素鸾担心皇后在嘉隆帝面前多话,这意思就是希望苏媛能午后就去见元翊。
苏媛笑道:“不急,皇后今晚没机会和皇上讨论对付你们蒋家的事情。”
蒋素鸾闻言微愣,不明所以。
“今夜,皇上根本不会去凤天宫。”苏媛眉色间带着几分张扬,又安抚道:“放心,这件事我会替你开口的,本宫先走了。”
蒋素鸾这才意识到原来苏媛是准备公然和皇后分宠,惊诧之余又心感佩服,她能这样的语气就说明对皇帝很有信心,那想来她的确受皇上看重。她顿时屈膝恭送,“娘娘慢走,嫔妾恭送。”
苏媛侧首看了看她,转身领着亭外的宫女离开,直等走了一段路,她才停下脚步,复又取出那块玉佩,收起笑脸严肃道:“东银,你去太医院看看朱太医在不在当值,若是在,直接请他到永安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