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一章 投靠

 

苏媛倒没有想到蒋素鸾会在皇后面前替她说话,出殿后示意谢芷涵先行,又刻意缓了缓步伐,没多会她果然追了上来。
蒋素鸾在她面前站定,福身道:“昭仪娘娘。”
苏媛颔首,与她慢行,“素嫔找本宫,是有什么事吗?”
“上次嫔妾多有冒犯,还望娘娘不要见怪。”蒋素鸾解释道:“其实嫔妾只是误听了谣言,并不是有心和娘娘作对的。”
苏媛点点头,直白的说:“那如今我和皇后的立场关系,素嫔可看清了?”
蒋素鸾诧色,“娘娘方才,是故意在皇后面前如此说法的?”
苏媛抬手抚了抚那只桃花玉簪,笑得张扬肆意,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蒋素鸾唤了声“娘娘”,左右看了看,抬起胳膊虚虚抚了抚她胳膊往旁边引去,神神秘秘道:“您这样公然和皇后作对,嫔妾唯恐您……”
她欲言又止,苏媛却毫无顾忌的直问道:“唯恐本宫如何?”
“皇后毕竟是中宫,就算是瑾贵妃,和皇后对抗了这么多年,最终也没落得什么好,娘娘您毕竟根基不稳。”蒋素鸾好意提醒。
苏媛把她的后半句话说完整,“你是觉着与皇后作对的后果,我承受不了,最后会落得身败名裂的地步,是吗?”
蒋素鸾默认。
苏媛即叹,“但你觉得,本宫还有退路吗?”
蒋素鸾想了想,发觉还真是这个理,轻道:“娘娘,本来您大可不必这样和皇后冲突的。”
“无论起因是什么,如今我和皇后就是如此局面。”苏媛语气干脆,直接道:“素嫔既然有心投靠皇后,便该一心一意的。你我各为其主,上次的事情我不会和你计较,若无其他事情,本宫先走了。”
她作势要走,蒋素鸾却急道:“娘娘,等等。”
蒋素鸾上前,黯然道:“皇后身边有萧婕妤,怎可能用得着我这个久无恩宠之人?昭仪娘娘,若是嫔妾说,想做您永安宫中之人,娘娘可愿意不计前嫌收纳嫔妾?”
“素嫔言重了。”
苏媛惊讶,从前蒋素鸾对自己虽有示好之意,但意思含蓄,只是隐约有合作的意思,谁知今日如此反常,她不由心里打鼓。
这后宫虽说是讲究党派之地,但说实在话,蒋素鸾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少用处。不过,做友总比为敌来的好,她想了想回道:“你应该知道,本宫从来没有视你为敌。上次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和你计较。”
蒋素鸾谢道:“娘娘心胸广阔,嫔妾感恩不尽。”
“刚刚我与皇后的交锋你都看见了,还要如此吗?现在我明面上可是贵妃的人,皇后想对付我,素嫔你明白这个利害吗?”
蒋素鸾颔首,“嫔妾清楚。”
苏媛抬眼看了眼碧蓝的天空,“御花园里的梅花开了,素嫔陪本宫一同去赏梅吧。”
蒋素鸾抑住心头欢喜,忙颔首接话:“娘娘兴致,嫔妾自当陪同。”
再如何,总不能一直站在凤天宫外面说话。
一路行至御花园,苏媛便不断地在思索蒋素鸾投靠的原因。她毕竟是众人眼中靠媚色得来的皇上恩宠,和她们这些出身稳固的世家女不同,上位的容易,但若失宠亦是轻而易举。
苏媛实在想不通蒋素鸾为何这样做。
蒋素鸾则似知道她的疑惑,主动道:“娘娘定是奇怪,为何嫔妾今日会和您说这番话。”
苏媛颔首,“的确如此。”
“娘娘有所不知,我父亲他,他要出事了。”蒋素鸾声色急切,央求道:“还请娘娘庇佑,护我蒋家一门平安。”
她说着就要下跪,苏媛连忙扶住她,转身给随行的梅芯使了眼色,等她们都退远了才道:“蒋尚书怎么了?”
“皇上要对付左相,娘娘是知道的。我父亲身为吏部尚书,从前听从赵相吩咐,其实做了些,”
蒋素鸾难以启齿,但知道苏媛肯定能明白没说出来的话,苦着脸继续道:“这官场上官官相护,其实是常有的事,以权谋私更是不少见。父亲当年糊涂,因为掌管着吏部,替赵相的不少门生和亲族安排了官职,并且受了些好处,如今事发,蒋家危在旦夕。嫔妾在皇上面前不得意,说话也没有分量,这才求娘娘庇佑,还请娘娘成全!”
苏媛恍然,怪不得她会来求自己,原来是蒋家出事了。这番话说得好听,是蒋尚书迫于赵相威严不得不替赵氏谋官,说得不好听就是贩卖官吏嘛!
这种大事,苏媛怎么办?
当下她退后了道,“这事我能有什么法子?又不是后宫里的争风吃醋,皇上能纵着我一二,这是朝廷大事!”
“嫔妾知道这是为难了娘娘,但嫔妾也是没有办法了。赵家素来无情,当初能那样对王秦两家,也不会为我蒋家留情面的,事情一旦被查出来,赵相肯定要弃军保帅。皇后虽然表面善待嫔妾,但陈家是最想掰倒赵家的,嫔妾家里为赵氏效命这么多年,陈家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蒋素鸾说着眼泪都出来了,着急万分的望着苏媛,的确是走投无路。
苏媛淡淡的望着她,心底里自然是不愿掺和进去的。蒋素鸾能找到自己,明显已经是事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既然如此,自己为何要为了蒋家冒险去和嘉隆帝开口?
这是坏皇帝的事情,再说,一个这样子的蒋家,对她又能有什么好处?费力不得好,苏媛并不是很情愿。
蒋素鸾见她沉默,又道:“昭仪娘娘,苏家在京中没有根基,只有您出面,皇上才能听进去几分,因为不会有党派之争。其实嫔妾也不是想为难您,只是嫔妾如今根本见不到皇上,自然也无法向皇上说明我们蒋家的意思。赵相如此薄情,蒋家自不甘在替他奔走,我父亲愿意主动认罪,并且将赵氏以前的恶迹呈明,助皇上铲除赵氏。”
她说得慷慨激昂的,苏媛闻言微愣,半晌才问:“为何要我去?你见不得皇上,但你父亲如今还是位居尚书之位,他自然可以向皇上说明,何必让我出面去谈论朝堂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