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章 诚实

 

赵环想让她在明晚把嘉隆帝留在永安宫,借此向陈皇后发出挑衅,苏媛进乾元宫的时候心里琢磨着是否可行。以元翊如今对她的恩宠,想做到应该是不难的,但有必要吗?
她有自知之明,知晓帝后乃患难夫妻,这感情肯定不是自己朝夕间能够代替的。其实,苏媛从前做的,也有瓦解元翊对皇后信任的意思,只是到底存了几分疑心,拿捏不准。
嘉隆帝正坐在御案前,手边还放着奏章,听到声音连头都没抬,只柔声道:“过来。”
苏媛从善如流的走过去,身子微倚直接贴上了他,两手轻轻攀住对方胳膊,细语道:“贵妃娘娘刚走。”
他轻笑,调侃她:“怎么?”
“有贵妃在这儿,皇上还召臣妾过来?”她娇嗔,语气柔柔软软的,带着几分矫情和小气,“皇上这般做,可别让贵妃娘娘记恨上臣妾。”
元翊遂放下了手中奏章,搂着她的腰坐到自己腿上,笑看着她回道:“你与贵妃,不是早就冰释前嫌了吗?朕听说,近期你们时常往来。”
“那还是太后寿宴前的事情了,虽有往来,却也不见如何相近的。”苏媛含蓄道。
元翊又道:“朕知晓,你与灵贵嫔才是最要好的。”
“嗯,臣妾与涵儿是一起进宫的,情分自然和旁人不同。”苏媛软软的靠在他怀里,视线随意扫过御案,抬手揽住他脖子问道:“皇上,还要忙吗?”
“今日是怎么了,从前你也经常陪着朕红袖添香的。”元翊低眉看向她,只觉其面色柔媚,于羞涩中又带着几分难以言明的忧郁之感,便询道:“到底怎么了?”
“明儿是十五了。”苏媛漫不经心的道。
元翊不明所以,应道:“嗯,然后怎么了?”
“十五是皇后的日子。”苏媛淡淡的说,抬眸时刻意观察起他的面色,见其只是表情微滞,未露出任何不悦与恼怒,方又说道:“方才贵妃娘娘说,且看臣妾明日留不留得住皇上,对不对得起宠妃这个身份。”
“瑾贵妃说的?”
元翊似有诧异,而更惊讶的还是她这样把事情告知自己的态度。后宫妃嫔间的勾心斗角,他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就是皇后和贵妃,也没有把这些琐事拿到他面前说的,更不用说是这样的语态。
苏媛好似未知,径自道:“皇上可怪罪臣妾的不知进退?”
元翊的确有些不满,但听她这样问,无可奈何的失笑道:“你既知道,为何还要到朕面前说这番话?”
“因为臣妾也想知道,臣妾这个宠妃做的够不够格。”她说着在元翊胸膛蹭了蹭,娇声道:“皇上,可好?”
他略推开些她,又拉着苏媛起身站好,定睛望向她,开口却别有深意:“你是偏着贵妃,却又怕得罪皇后得罪朕,所以直接开口问朕的意思,是吗?”
苏媛亦不否认,垂眸低低的答道:“皇后与贵妃,臣妾都不敢得罪。思前想去,还是直接请示皇上的好。”
“那你觉得,朕可会答应你?”元翊含笑问她。
苏媛摇头,“臣妾不知。因为不知,才直接开口,而不是故意试探,皇上且看在臣妾如此诚实的份上,莫要再计较了可好?”
“你是算准了朕舍不得怪罪你。”元翊点了点她,继而起身,拽着她往内殿走去,边走边道:“皇后毕竟是皇后,是国母,你身为妃嫔,不可太过。”
这话里的袒护之意,苏媛听得明白,失落的低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应道:“臣妾知道了。”
元翊听她语气,又回头看了看她,弯唇道:“觉得委屈了?”
“臣妾只是妃嫔,怎敢委屈?”她娇声反问,虽然佯装无恙,却明显还是委屈的语气,也不看他。
“朕知道,你还在怪朕之前不替你做主的事情。玉竹那宫女将罪责都揽在了一己身上,你自然是不信的。你怀疑萧婕妤,也在怀疑是皇后授意,对吗?”
苏媛听他条理清晰,居然对这些事知晓的如此清楚,又想着自己在永安宫里帮衬瑾贵妃的事,不由内心打鼓。
元翊见她不说话,只继续问:“你借贵妃吩咐与朕说那些,其实是因为你自心里也是想那么做的吧?”
“皇上既然都回绝了臣妾,还问这么清楚做什么?”苏媛如今在他面前并不似从前那样拘谨,语气带着几分怨艾几分不满,侧着身索性将手抽了出来。
元翊见她这般神色,扬唇道:“好,朕如了你的意,明儿你且在永安宫里等着朕。”
苏媛其实早就不寄希望了,原以为若非用手段,嘉隆帝是不会配合自己的,没想到他竟然会同意,愣怔的看着他,“皇上说真的?”
“君无戏言。”
他说得认真极了,苏媛投怀而去,环着他的腰道:“皇上待臣妾真好。”
“你开始懂得信任朕了,阿媛。”他抚着她的长发,继续道:“要一直这样,在宫里,没有什么朕不能护你的。但是你若负了朕,那将来也别怪朕不念旧情……”
他的话像是缠绵极了,苏媛却听得心惊胆战,不知道是否是含了其他的深意。
她如了愿,伺候起他更是无形中带着讨好之意,殿内一时春意盎然。
次日,她再去凤天宫给皇后请安时,多少带了几分得意。如今她身份不同了,何况内里与陈皇后的关系也不一样,表面的态度自然而然也有所变化,正襟危坐的在那儿,非问话很少接话。
“姐姐这只桃花铃玉簪好漂亮。”谢芷涵随口言语,瞬间招来了许多人的目光。
苏媛了然的和谢芷涵对视了眼,面对众人视线既不无措也不紧张,淡然的抬手抚了抚那只玉簪,回道:“这是今早皇上赏的。”
“玉昭仪真是得宠,平时妃嫔侍寝后得赏的倒不是没有,可直接在乾元宫受赏的,还真是难得,想来是皇上特地为玉昭仪准备的吧?”素嫔难得开口。
她和苏媛的关系有些不上不下,苏媛没想到首先接话的会是她,眸色略敛了敛,轻说道:“皇上的意思,我也不知是随手还是刻意,一时间也不知怎么回答素嫔的询问。”
素嫔应道:“无论是随手还是刻意,都是皇上对玉昭仪的疼爱,娘娘不必谦虚。皇后娘娘,您说是吗?”说着又去看主位的皇后。
皇后神色莫名,闻言漫不经心的道:“一支簪子,也值得你们这样计较。玉昭仪,皇上的恩赏,你要好好保管才是。”
“皇上赏赐嫔妾,是用来簪戴的,保管着岂不是辜负了皇上美意?”苏媛巧言回答。
皇后微滞,带着几分探究的看向她,没有再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