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九章 出计

 

听到谢芷涵质问,苏媛沉默。她难道不想和元靖有所了断?
无论是她自己,还是长姐,都不希望与元靖有过多往来。然而,这根本就不可能,早在当初元靖救下她们姐妹之初,便注定了这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苏媛。
她是由元靖送来的宫里,苏府、后宫,到处都是他们二人的联系。苏媛斩不断,退不开,否则,背着嘉隆帝和他再三幽会的后果,难道她心里不清楚?
“姐姐?”
苏媛站起身来,侧对着她,语气轻而无奈,“涵儿,这件事并不是我说了算的。恭王他想做的,我如何阻拦?”说着闭了闭眼,再道:“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样。”
谢芷涵跟过去,惊诧道:“媛姐姐,是恭王逼的你?”
逼不逼的,又怎么道明白,苏媛不置可否,“我没有办法。”
“他这样缠着你,是想害死你吗?皇上这样中意你喜欢你,你得宠对他来说不好吗?当初他将姐姐安排进宫,难道不就是希望有今日这样?”
谢芷涵不明白元靖那人了,语气颇是激动,“他如今这样纠缠,是害了你。”
“嗯。”苏媛轻轻应声,“但这又怎么办?”
“他到底想做什么?”谢芷涵急躁。
苏媛淡道:“或是不甘吧。”
她觉得,这才是元靖对自己的感情,相较自己从前追随他服从他的态度,进宫之后她渐渐生疏远离,他可能无法习惯。
“别提这些了,事已如此。”苏媛其实很不愿意去思考这些问题的,她转身拉过谢芷涵的手又坐了回去,“涵儿,我正是因为深陷其中,才不想你与我相同。你还有大好的前程,谢家……”
话没说完,谢芷涵便打断了,“姐姐,你就别同我说这些道理了。”
“我知道,你心里懂。”苏媛自嘲,“我确实也没有资格劝你。”
谢芷涵面露歉意,“姐姐,我不是有意想你难受的。”
苏媛当然知道她没有恶意,莞尔浅笑,“我今日是因为朱太医的事心中七上八下,才过来想找你谈谈。”
“姐姐受德妃之言的影响了。你觉得,你真的拖累了朱太医,是吗?”谢芷涵和她分析。
苏媛点头,“哪能不是呢,自从我进宫后,他便宫里宫外跑,既要照料长姐,又要顾忌我在宫里的情况。皇上那儿,皇后宫里,他都得应付着,还有个似正非正的德妃,我是真心过意不去。”
“我想,朱太医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看得出来,他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侧妃,那不是你逼的。就算没有媛姐姐你,他也会这么做,既是他自愿了的,姐姐为何还要想不开?”
“是吗,但他本来终究不必如此的。”
谢芷涵握了握她的手,语气认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未尝不是桩幸事。你若是再耿耿于怀,便是如了德妃的意了。我想,德妃今日特地去永安宫,当着你的面和朱太医说那些话,就是为了说给你听的,因为她阻止不了朱太医。”
“那难道我就这样不管不顾了吗?”苏媛六神无主,“我们都知道,纸包不住火,皇上早晚会知道的。一次又一次,皇上总要发现我和朱太医之间的关系。”
谢芷涵语意复杂,“这就要看姐姐本事了。”
苏媛双眸望过去,听她又道:“姐姐能得宠这么久,必然不只是因为美色,却也肯定有美色的功劳。皇上再怎样都是男子,他对你越是忍让纵容,就说明越是放心不下你,姐姐只要稍以手段,让皇上离不开你,不就成了?”
苏媛应道:“我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把握着分寸的。”
“这还不够。”谢芷涵提醒,“恭郡王。”
“他?”
苏媛迟疑,显然知道她聪颖机灵,却还是不确定,或者是不愿去相信是自己以为的那层意思,“涵儿,你是让我利用恭王去博得皇上信任。”
“就是这样。姐姐你要明白,先前皇上派我哥哥去调查你和恭王,就说明你们曾经有过让他怀疑的举动。就算我哥哥替你们隐瞒了下来,但皇上心底里真正信了吗?”
谢芷涵说的头头是道,“皇上疑心重,肯定没有完全消去。再说之前林侧妃在外遇刺的那段旧事,其间有许多蹊跷,皇上现在虽然召见恭王的次数很频繁,但并不信任。否则,就不可能把事情都交给我哥去做了,连萧家皇上都是提防着的,并不完全信任。”
卖了元靖博取元翊好感?苏媛凝思,“让我想想。”
“姐姐不是说他恭王纠缠你吗?这是个好摆脱的法子。”谢芷涵添道。
从长春宫出来,苏媛的心反而比之前更乱了。朱允的事情再怎么样,都好似只能像涵儿说的那样,毕竟是朱允有心要做,她单方面根本阻拦不得。何况,有他在阿姐身边,也能放心些。
但是,元靖……
苏媛不知道是矛盾还是不敢,心理挣扎的回了永安宫。然而,刚进宫门,就见刘明侯在那等她,说是皇上请她去乾元宫。
苏媛应了,让他稍等片刻。
更衣时,梅芯轻道:“皇上越发宠爱主子了,整个后宫里就见他召见您的次数最多了。”
“这话宫里说说就成,不用出去嚷嚷。”
梅芯含笑,“这事奴婢不说,宫里也人尽皆知。”
苏媛看了她眼,没有再说,出门随刘明去了乾元宫。
瑾贵妃赵环正在里面,她便道:“那我先等会。”
刘明还是进去通传了。
几乎马上,赵环就出来了,看见她时候笑着道:“玉昭仪又来侍驾吗?”
苏媛福身,“给贵妃娘娘请安。”
赵环似笑非笑的侧了侧眼,淡声道:“进去吧,皇上可等着你呢。”
“恭送娘娘。”
如今赵环是还不会为难她的,往前两步,突然却又折回来了,“明儿是十五,皇后的日子,你可要把皇上给留住了。”
苏媛微滞,没想到赵环会这般讲,让自己公然去和皇后作对,正在措词间,又听她道:“这才不枉你宠妃的身份。想想皇后之前怎么对你的,何必还给她留情面?”
她只好含糊了道:“娘娘的意思,臣妾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