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八章 了断

 

贺玲今日这番话可谓是没给苏媛留半分颜面,句句都是强调她和林婳拖累朱允的意思,明显是逼着她去嘉隆帝那边坦白。
她说的是好听,说以她的宠爱,元翊不会怎么样她。但如此猝不及防的告发瑾贵妃,这不在苏媛的计划之中。
苏媛很为难,也没有给她明确答案。
贺玲气势汹汹的走了,她刚离开,东银又引了动朱允进来。
苏媛惊诧,“你没走吗?”
朱允颔首,直接问她:“德妃来找你,是有事要小主做吧?以她方才的架势,必定是利用你对微臣的愧疚之心去做你不愿做的事情。”
他语气肯定,不给苏媛敷衍的余地。
这件事不小,苏媛也不想隐瞒,如实把贺玲的意思说了。
“你如此反复,且不说要得罪瑾贵妃,落在皇上眼中便成了朝令夕改之人,消磨的是皇上对您的好感,并没有其他得益。”
苏媛听出他的意思,但又不好意思,迟疑接道:“但你……”
“微臣的处境,没有她说得那么惨。”朱允淡笑了笑,“诚如小主看见的,德妃不是想置我于死地的人。我给瑾贵妃调理的事,皇后应当还不知道,但她得了信。”
“你是说,她并没有禀明皇后?”
“禀明了,微臣就不可能安然在这儿了。”朱允点破,让她安心,“所以,你大可不必觉着为难,也不用理会她说得那番话,且当她没有来过就是了。”
苏媛深觉有理,面色却没放松,依旧询问:“这样,好吗?”
“若要向皇上坦白,也不该在这时候,不是良机。”朱允与她分析,“你不必觉得怕连累我,也不要有负担。我如果真的不好,不会强撑着,我在太医院这么多年,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也不会把自己落于险境的。”
他说得自信满满,苏媛还真有几分动摇。
“真的不会有事吗?”
朱允点头,反看向她,笑道:“上次亦是虚惊一场,不是吗?小主且安心,我就是觉得你容易受德妃之话影响,才特地折返的。”
“这便好。”
“不过瑾贵妃的这件事早晚会被暴露,小主要早作打算。”朱允好意提醒。
苏媛回:“知道了。”
他这才跪安,苏媛坐在殿内,却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等过了许久,她唤人进来更衣,去了长春宫。
谢芷涵见她进来,笑道:“姐姐来了。”
“是啊,你最近怎么了,见你都有些无精打采的?”苏媛在她对面坐下,牵了谢芷涵的手柔声问:“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过是觉得无趣,随便打发下时间便是了。”谢芷涵随手丢开手里的珠串,眨眼道:“姐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我瞧皇上最近时常去你宫里,都不好经常过去打搅。”
“你这话便生分了,你去我宫里还要挑时候?”苏媛微讶,没明白她为何要说这话,遂给近侍使了个眼色。
等宫人退离,才又问她:“涵儿,你到底怎么了?”
谢芷涵看她一眼,摇头,继而又瞧过来,终是言道:“我觉得,他不对劲。”
“谁?”苏媛快口一问,继而才反应过来她提及之人应当是易索,便叹了劝道:“你不该这样总将精力放在他身上。”
她想到了贺玲,嘉隆帝这些年不见她的原因,唯恐谢芷涵成了第二个,便道:“你知道德妃为何不得宠吗?”
“嗯?”谢芷涵惊惑。
“德妃中意太医院的朱允,这事儿被皇后拿捏住了。你别看德妃平时和皇后关系有多亲近,里面的关系只她们二人晓得呢。”
“就是常常去姐姐宫里的那位太医吗?”谢芷涵问后,感慨道:“我是见那位朱太医挺有能耐的,宫里谁都敬他两分,连皇上也器重他。姐姐身边有此好帮手,的确是好。”
“话不能这样讲,方才德妃还去我宫里呢。”
谢芷涵观她面色,不解的问:“怎么,她为难你了?”
“朱允是我林家旧识,对我长姐有情,我进宫后自然也就多帮衬我。同在后宫,德妃从前帮我,但到底免不了矛盾,她见不得朱太医替我办事。”
“所以,她过来警告姐姐?”
“警告谈不上,但的确是让我做些事情,让我不要再连累朱太医。”想起刚刚的事情,苏媛语气略复杂了些,“我平时有不少秘事,都是朱太医在帮我,先前瑾贵妃借我永安宫之便调理身子,这件事德妃知道了。”
谢芷涵闻言急色,“她告诉皇后了?”
“这倒没有,但是她让我主动去向皇上坦白,去告发瑾贵妃。”苏媛如实说道。
谢芷涵面露紧张,“姐姐之前不是刚和皇上说了玉竹投毒的事情吗?才这么点时日,你再去找皇上说这个,就算皇上继续不追究,但心里对你难免要失了爱意,姐姐当三思。”
“嗯,朱太医也让我不要去。”苏媛的重点不是说这些,言归正传道:“其实,我想说的,还是皇上 冷落德妃的事情。德妃心中有人,皇上即使顾虑着贺家没有处置,但这些年她除了身份,和被打入冷宫的妃子有什么不同?涵儿,你要想想清楚。”
“这个道理,姐姐自己做不到,却来劝我,合适吗?”谢芷涵平淡的问。
苏媛瞠目。
谢芷涵又说:“姐姐每次和恭王在关雎宫里私会,难道真的以为万无一失吗?媛姐姐,你如此劝着我,可有想过你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她终是语气激动,深深看了她眼又站起身,“皇上对我是因为顾着谢家,但他也不曾对我存有期待,没有男女之情,这些都不至于太难。可是,皇上是如何宠着你护着你的,整个宫里都着,你如果背叛了他,皇上会如何生气,你难道就没有想过?”
苏媛亦慢慢起身,“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撞见的。”谢芷涵与她对视,认真道:“我能发现,别人也能发现。媛姐姐,你是不是并不准备和恭王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