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七章 暗谋

 

苏媛这次痊愈的很快,初冬晋封,阖宫再次感受到了玉昭仪的得宠,并且不只是皇后器重,连带过去与她关系很不善的瑾贵妃也和她往来密切。
朱允给她做最后诊脉的时候,苏媛问道:“贵妃的身体,怎么样了,调养的好吗?”
朱允微微诧异,“小主难道真心盼着她好?”说着皱眉:“瑾贵妃这人,可不是记得恩德的,她若是痊愈了,小主对她便没有用处了。”
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我知道,就是问问,毕竟我要痊愈了,她怕是不便再来永安宫让你诊断了。”
朱允这才答话,“小主的意思,微臣一直明白。她服用那桃花丸多年,伤了肌理,若是轻易治得,也不会总请外面的人进宫了。这事微臣知道分寸,对她的说辞总是安抚着的,与她说需要时日,但多少时日是没有讲的。”
苏媛见他明白,放心了些,颔首道:“我知晓了。”
朱允继续收拾药箱。
她见他外面只带了个小太监,好奇道:“你从前的那个医童呢,怎么最近没跟着了?”
“他不懂规矩,上次在皇后宫里还冲撞了萧婕妤,微臣就没再带他出来了。他如今,在瑞王府里煎药。”
“在瑞王府里啊……”苏媛叹了声,点点头。过了片刻,又询问他:“听说昨儿德妃询你了?”
朱允苦笑,沉默默认。
她看出对方不肯说,也不想继续追问,突然梅芯进来,禀道:“小主,德妃娘娘来了。”
苏媛连忙让东银扶她起来,了然的看了眼朱允,“这下你是躲不掉了。”
其实昨日朱允就见过德妃,这人在宫里,哪里是好顿的,都刻意亲自找他了,继续逃避,落在让人眼里便有了蹊跷。
朱允也怕落人口舌的。
贺玲进来后,受了苏媛的行礼,推开自己的亲信琉璃,扬声道:”“你们都下去,我和玉昭仪有话要说。”见朱允也准备躬身,她压着怒火添道:“朱太医留下。”
一点都没有在乎永安宫人投来的视线。
苏媛看了看东银,抿唇点头。
等众人退出去以后,贺玲无视了苏媛,直接走到朱允面前,提声道:“怎么,她要临盆了,朱太医还身兼了产婆吗,需要日日待在瑞王府里?本宫找你几次,你都不见,这未免太刻意了些!”
朱允一本正经道:“给林侧妃看诊,是皇上的旨意。”
“那皇上有说朱太医宫里的小主就不用管了吗?”
“回德妃娘娘,没有。”
“那昨天本宫的话,你是给统统不记得了?”贺玲怒不可遏,“本宫让你去芳华宫,你不去,却来了这永安宫,无非是知道本宫不会怪罪你。你就是如此放肆,真当我不忍心办你吗?”
“娘娘凤体无恙,微臣没有过去的必要。”
“那这永安宫你倒是跑的勤快了!”贺玲冷笑,也不管苏媛就在旁边,气道:“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什么宫里投毒,无非是玉昭仪的好计谋罢了。皇上和皇后不知道内情,我还能不知道吗?”
她说着走到苏媛面前,淡淡又说:“你这样在宫里兴风作浪,是真的不怕后果吗?你们在永安宫里帮衬着瑾贵妃,真当这件事无人知道了?皇后早就有了疑心,苏媛,你是不是要害死他才肯罢休?”
苏媛摇头,面露惊讶。
“我早就和他说,不要趟进这后宫的浑水,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贺玲又走回到朱允身边,“为了个林婳还不够吗,你早晚被这对姐妹害死!”
苏媛站在那抖了抖,朱允无情道:“微臣的事情,微臣自己会做主,不需要娘娘费心。”
“不需要?朱允,你明不明白,只有本宫,只有我才是真正在乎你前途你安危的人!林氏姐妹,早晚只会害了你!”
“娘娘,请自重!”朱允往后退开两步,与她保持距离。
贺玲某种一痛,侧身敛了敛情绪,“算了,你是不知道我的好意了。”
“娘娘的好意,微臣心领。”
“心领了却要一再辜负。”贺玲摇头,目露凄楚,“罢了,与你说这么多也是没用,你走吧。”
朱允闻言,看向苏媛。
“你看她做什么,我还能怎么样她?”贺玲沉声,“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值得提防的人?朱允,我为你做的,你不记在心里,是不是也没有看在眼中!”
“微臣告退。”
朱允对她,确实是表现得有些过了。
苏媛闭眼,想了想与她回道:“玲姐姐,请坐,我让人进来奉茶。”
“不必了!”
贺玲语气不好,打量着她又说:“我真不懂,他为了你们姐妹怎么什么都能豁得出去,以前宫外有一个就算了,现在宫里还要顾着你!”
苏媛沉默,她的确麻烦了朱允很多。
“你真的想害死他吗?”
苏媛摇头,不懂她的意思,“我怎么会想害他,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皇后知道了他在给瑾贵妃治病,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是怎样吗?”贺玲质问苏媛,“你不是刚进宫了,皇后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你不能让他总为你们冒险,你会害了他的!”
苏媛浑身一震,“皇后打算怎么做?”
“这件事,不只是你,还关乎他的性命,否则你以为我为何要千方百计的找他?”
“姐姐有何打算,只要能帮他,我都做。”
苏媛没有想害朱允,这是真的。
“你是有皇上的宠爱什么都不怕,但是,他没有!”贺玲与她强调利害,“皇上如果知道这个事情,也会怪他隐瞒之罪的。”
“你打算如何?”苏媛继续问。
“我要你主动告发瑾贵妃。”
“什么?”
“这件事,由你做,最合适。你就说,朱允是受了你的吩咐才给她调养的,你去和皇上说,朱允是因为你得宠不得不做。”
贺玲其实不怎么在意苏媛如何,毫无顾虑的道:“只要这件事先让皇上知道了,那他日自然有皇上替你兜着。何况,这件事敏感,以如今瑾贵妃的地位,在太后心中的分量,皇上不一定会怪罪你的,你必须去坦白,否则等皇后出手就晚了。”
苏媛却不确定,她要再三挑战嘉隆帝的恩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