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五章 手段

 

如苏媛所料,当晚嘉隆帝便过来了。她当时刚服了药,就靠在床头,见了他垂首躬身,“嫔妾给皇上请安。”
元翊望着她,摆手挥退宫人,眸色晦暗不明的凝视她了许久,忽而言道:“朕记得,朕说过不喜欢你自作主张的。”
“是。”苏媛应话,没有他想象中的惊恐和恐慌,似乎对这件事被暴露的事实毫不紧张。
元翊心有惊诧,向前两步踏上脚板,又问:“那为何要这么做?”
“嫔妾治暑症的药有问题,朱太医肯定早就禀明过皇上。”苏媛不答反问,“皇上,您知道的,是不是?”
她这样仰头望着他,目光盈盈,眼角微湿,带着几分失望及失落,嗓音低低的自语起来,“嫔妾是故意将将手腕上的银链坠浸在了毒中,借着玉竹奉药的机会故意把毒投进去的,皇上要治罪嫔妾吗?”
苏媛说完,伸出左手,又起了起衣袖,露出白皙手腕上带着的白玉垂铃银链。
元翊望着那串手链,又看看她脸色,见其并未与己对视,抓了她的手将链子取下来,“这样危险的东西,何苦还随着带着?若是再染进了你的饮食里,不是白白受苦吗?”说着随手将链子丢掷一旁,银铃落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苏媛闭目往后躺了躺,没有接话。
“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询问,她又抬头,好笑的望过去,“皇上问嫔妾,为何要这么做?”苏媛自嘲的笑了,喃喃道:“是啊,嫔妾为何要这样做?萧婕妤指使玉竹在嫔妾的药中动手脚,为的便是嫔妾不能承宠,说到底是视嫔妾为眼中钉的,那嫔妾帮她一把又如何?”
元翊皱眉,语气不满,“有朕在,你担心什么?”
“皇上在又如何,先前嫔妾的病好了吗?”苏媛冷冷的望过去。
元翊接受不了这样的眼神,眉头紧皱,“萧婕妤没那样的胆子真正谋害你,你不用担心的。何况,朕先前已经敲打过她,玉竹不是也停手了吗,你何苦还……”话说一半,见其已侧首挪过了视线,便止了话语,又上前在床沿落座,温声道:“阿媛,这件事朕已经替你做主了,到此为止吧。今后,你便是朕的玉昭仪了。”
苏媛倏地转了回来,“玉昭仪?”
元翊点头,“是啊,等你身子好些,就进行加封。”
苏媛苦笑,“婕妤如何,昭仪又如何?如果今日的事情反过来,是嫔妾指使了谋害她萧婕妤呢,皇上您也会这样息事宁人吗?”
她的语气有些咄咄,元翊面色难看,“不要说这样的话。”
他有些不高兴了,若是从前,苏媛定是不敢再说下的,现在么,多少也的确有些恃宠而骄,仗着近来他对自己的宠爱,继续道:“就算皇上那时候想着庇护嫔妾,想必皇上、萧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对吗?嫔妾明白皇上的意思了,今日嫔妾自作主张,惹皇上为难了,这昭仪的册封就不用了吧。”
她这般善解人意的语气,让元翊听着有些郁闷,站起身道:“萧家是朕所招揽的,你那样聪慧,这点都不明白吗?朕破例连升你两级,还不足以抚平你心里的不满吗?”
“嫔妾不敢,皇上没有追究嫔妾手段,嫔妾已经感恩戴德了,不敢再有其他不满。”
她依旧如此冷冰冰的模样,元翊直接走了开来,却没立即离去。
苏媛想了想,掀开被衾走下去,刚落地身子一歪,连忙扶了床柱站稳。元翊看得又是一急,再次上前搀了她坐下,不自在的道:“朕又没责怪你,下来做什么?”
“皇上气了?”苏媛坦然对上他视线。
元翊不接,片刻后道:“你同萧氏一般计较做什么,你该知道落恩宠,她比不过你的,有些嫉妒小心思也在所难免。”
苏媛颔首,“是,是嫔妾小气了。”
他特别不喜欢她这样的语气,叹息又道:“这件事是委屈了你,萧家对朕有用,朕不能替你办了萧氏,是朕亏待你。但是,你以毒换药这事,朕也没有追究,就这样还要同朕生闷气?”
苏媛眼眶微红,望着他摇头,又靠着床柱,很是感慨难过的模样。
“等朝堂安稳,朕自不会容人再欺你。”他温语又说。
苏媛站起身,冲他靠了过去,贴着他的胸膛道,“嫔妾知道皇上是为了嫔妾好,只是想到先前萧婕妤这般待嫔妾,皇上明明知情却不曾出面,嫔妾心里难过才有了今日算计。嫔妾这么做,其实心里是害怕的,怕皇上为了萧婕妤责难嫔妾。”
“你害怕朕责难你?”元翊顺势揽住她,笑道:“朕怎么没看出来?”
“嫔妾如何不怕,您今日离开前都没有进来看一眼嫔妾。”其实苏媛也是不确定今晚元翊到底会不会来,若是没来,便是她赌输了。
元翊半抱着让她躺回去,又亲自替她盖上被衾,接道:“别怕,朕若是真的生气,就不会封你做昭仪了。朕也知道你不在意这些,但这总是朕的心意,是对你的补偿,好好将养着,然后开开心心做朕的玉昭仪,嗯?”
苏媛点头,主动拉了他的手,问:“皇上是要走了吗?”
“乾元宫里还有些奏章没批。”
苏媛故意娇嗔,“嫔妾还以为您是要去见哪宫娘娘呢。”
元翊其实很少看见像今日这样的苏媛,颇是意外的同时还有些惊喜,对她这种改变感到欣慰,“你这多心的毛病是跟谁学的?瞧你病着,朕连进后宫的次数都少了,还不开心?”
“原来皇上是因为嫔妾才不来后宫的吗?”苏媛眨着眼,狡黠的问道。
“自然是因为你。”他抚了抚她的长发,好笑的问:“你当真先前那些话,都是假的?”
“皇上金口玉言,嫔妾自然是不敢当假的。只是甜言蜜语,只怕天子的话也是在哄嫔妾,嫔妾想当真,却不敢当真。”苏媛表现的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不敢相信,似乎他这样的恩宠对她来说是不配的,眉宇间尽是忐忑。
元翊遂又陪她了会,等她合眼呼吸平缓了才离开永安宫。
而他一走,苏媛就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