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四章 疑点

 

嘉隆帝走了,陈皇后少不得进内室再安抚番苏媛。当着这许多妃嫔,话说的自然是好听的,“玉婕妤且安心休养,这件事是底下宫女怀恨在心,皇上体谅你委屈,方才的话想必你也听见了,早些养好身子,本宫再为你行册封之礼。”
她提拔过不少妃嫔,每次都是欢欢喜喜的,就算是苏媛,也是她慢慢从美人抬至今日的,但这次册封昭仪,皇后内心很是不悦。
苏媛已经清醒,原先和谢芷涵共同留意着外面情况,听到元翊直接将她从婕妤提为昭仪,她也是惊诧无比的。回望向皇后,苏媛应道:“谢皇上和皇后恩典。”
这件事已成定局,皇后不得不照办,但还是忍不住多说两句,“你这永安宫里的用人和管束,自个儿也要用些心思。你若对下不善,像今日玉竹的事情还要发生,说到底还是要先摆正了得体。你是妃嫔,注意身份,莫要将自己和那些宫人计较了去!”
苏媛心中冷笑,面上柔顺,“是,皇后娘娘教训的是。”
谢芷涵见不过,别有深意道:“只玉竹一个宫女,怕是不敢谋害主子吧?皇后娘娘这就把人打发处置了,不仔细追查追查吗?”
“灵贵嫔话中有话,你是觉得皇上和本宫处置不公吗?”因着对苏媛的不喜,连带着对谢芷涵也多有不满。
谢芷涵语气清冷,“事情如何,皇后和萧婕妤心中有数。”
皇后皱眉,萧韵便耐不住了,上前道:“灵贵嫔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永安宫里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玉婕妤御下不严,还是我的错了?”
“玉竹的事情与萧婕妤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谢芷涵可不是个怕是的,冷眼望去,气势凶恶。
萧韵抿唇,“你!”
苏媛淡笑,“好了,有些事你我明白就好,涵儿快别再追问萧婕妤了。”她轻描淡写,接着和皇后道:“嫔妾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留娘娘和萧婕妤了。”
皇后冷淡的回了句,便带萧韵出去了。
赵环还在外面,见她们出来,含笑道 :“皇后果然福泽六宫,这谁宫里的事都有您这般用心,真是后宫之福。”
陈皇后不管她话中意思,并不想与她交涉,反回了句“瑾贵妃对六宫诸事也关心的很”,便出了殿门。
萧韵则小心翼翼的觑了眼瑾贵妃,不敢多言,追着皇后出去了。等到了外面,她紧张道:“娘娘,玉竹怎么会在她药里下毒?这到底怎么回事?”
皇后比她还气愤,“怎么回事?本宫还想问你呢!”
萧韵无辜,激动道:“娘娘,这与嫔妾无关,嫔妾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在后宫行这样的事情。”她说着眼神狐疑,原先还以为是皇后暗中安排的,难道不是?
如今赵氏犹在,陈皇后虽看苏媛不满,却还不会这么早置她于死地。当初她不过是小小提点了萧韵几句,暗示她想办法让玉婕妤无法承宠,却不可能教她下毒这样的。
她了解萧韵,知她也没有这样的胆量,毒到底怎么来的,皇后首先想到的是瑾贵妃,但又很快排除了这种可能。赵环素来喜欢与自己对着做,连苏媛都知晓她如今不待见她,那自己舍去的人,到了赵环那里便得用了。
瑾贵妃应该不会给苏媛下毒的,那这后宫里,还能有谁?
陈皇后抚了抚额,就这样一件小事,让苏媛由从三品的婕妤变成了从二品的昭仪,得益的显然是苏氏她本人。
萧韵还战战兢兢的嘀咕着:“皇上方才的态度,可是心疼极了苏氏。当着娘娘您的面他是没有追究,但私下里若是苏氏在皇上面前哭诉几句,可如何是好?”
她想到那次嘉隆帝在凤天宫里对自己的警告,便无措极了,着急道:“娘娘,这件事真的和嫔妾无关,您可要相信嫔妾!”
“慌什么!”皇后怒其不争,厉色道:“皇上不会真对你怎么样的,你且自己稳住。玉竹已经死了,谁都不会知道她曾经悄悄去过你重华宫,没有证据,谁还敢污蔑堂堂的婕妤?你还有文昭侯府,不用慌。”
“是是是,娘娘说的对。”萧韵想到萧家,想到恭郡王,心安了不少,他们不会放任自己在宫里出事的。皇上就算是怀疑自己,没有证据,也不会真对她怎么样。
但是,萧韵还是怕被皇帝怀疑疏远。只是,瞅了眼皇后,其面色冷峻严肃,她不敢再说话了。
内室里,赵环进去看苏媛,当着谢芷涵的面也不加遮掩,“你这招倒是厉害,不仅得了皇上疼惜,还加封了,对自己也够狠心。”
苏媛只做无辜,笑了笑道:“贵妃娘娘说的是什么,嫔妾可不太明白。”
她装傻,赵环也不道破,拢了拢身上披帛,语气淡淡:“那你且安心调养吧,本宫回去了。瞧皇后那个不甘的脸色,还真是痛快啊。”
苏媛低道:“恭送贵妃。”
赵环又回眸望了她眼,便领人走了。
等大家都走了,谢芷涵才开口:“姐姐,方才那事,我瞧皇上未必不知道其中有蹊跷。”
“皇上临走前没有进来,心里便是有怀疑的。”苏媛心中明白。
谢芷涵怕她失了圣心,替她着急起来,“那怎么办?”
“等皇上再来时,我便与他坦白。”苏媛揣摩着说道:“他虽然知道这事或许与我自己有关,但还是愿意提我的位分,便是没有真正动气。我想,只要我态度好些,他应该能听进去。”
谢芷涵觉得难以置信,满是不明白的问:“这么大的事情,皇上真的不会追究?”
“上次在钟粹宫里,我有过一次,你给忘了吗?”苏媛笑着望向谢芷涵。
当时她还假装有孕,没有事先知会元翊,便故意在赵环那自编自导了流产的戏码,嘉隆帝虽然盛怒不满,却没有计较。苏媛也算是拿捏了元翊脾性,若是毫无把握,也不敢这么做。
谢芷涵看着,感慨道:“姐姐,皇上是真的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