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三章 投毒

 

谢芷涵见她万事自有考量,便没有继续提萧韵的事,只道:“再怎样,永安宫里养着旁人的耳目,于你来说总是不妥的。无论姐姐有何打算,这个事还是尽早解决了吧。”
“我知道。”苏媛见她略坐坐就要起身,不免奇怪:“涵儿,你这阵子很忙吗?”
谢芷涵惘然,摇头反问:“姐姐何以这样问?”
“那怎么总见你你待在长春宫里,我怕你有事情。”苏媛目光关切。
谢芷涵淡淡一笑,“姐姐多虑,时辰不早,我先回去了。”
苏媛颔首,让梅芯送她出去。
玉竹确实是不能再留了,无论她背后的是皇后还是萧韵,皇上都不可能真正替她做主,去追究凤天宫和重华宫,这点自知之明,苏媛是有的。但这是个契机,让她荣宠更上一层的良机,既可以试探元翊最近对她恩宠的真假,也可以借此事让他对那位道貌岸然的皇后改变印象。
苏媛想通了,便没心思再与那些人玩你藏我躲的游戏了,将梅芯唤进来,细声交代了番。其实,自打元翊警告萧韵不要无事生非后,萧韵便私下传话给了玉竹,因而苏媛的药早已正常了。
但她暗中让东银去找朱允要了点慢性毒药,撒在玉竹奉来的治暑症汤药里,也不将她遣退,当着面服药,却在服用一半时突发不适,失手打翻了药碗,又面露难受的晕厥了过去。
永安宫里顿时乱作一团,又是禀明皇上皇后,又是请太医的。
朱允过来后,把脉开方清毒,又取了剩下的汤汁察看,将此事断定成投毒事件。
投毒得宠妃嫔,性质恶劣严重,嘉隆帝面色冷峻,目中阴鸷如云。陈皇后亦是满面惊诧,但这件事就发生在她掌管的后宫里,连忙拿人问话。
殿内人人屏息,当值的宫女太监都跪在了殿外。
皇后威声:“玉婕妤的药,平时都是谁负责的?”
玉竹颤着身跪行上前,哆嗦道:“回娘娘,是奴婢。”说着磕头激动,“皇上皇后明鉴,奴婢没有毒害小主,这药里奴婢也不知怎么会有毒,药都是奴婢太医院取的。”
这便又牵扯到了太医院,皇后自然是不愿大动干戈,凝色再问:“你从太医院取了药之后,这期间还有谁能碰到这药?”她是要把事情控制在永安宫里,与太医院无责。
“药是奴婢亲自取亲自煎的,往日都是奴婢捧来交给梅芯几位姐姐再退下。今日梅芯姐姐不在,小主让奴婢亲自送上的,但、但奴婢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来的毒……”玉竹泣声答话。
“这么说,这药除了玉婕妤,只有你一人有机会碰过?”
玉竹被皇后的声音吓得一抖,结巴道:“是。”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主子。来人呐,拉下去打!”皇后这话,便是准备用玉竹的性命压下这件事。
元翊望了眼她,却没有说话。
他不出声,但闻声而来的瑾贵妃和谢芷涵却不得不过问。
赵环素来就与皇后对抗,见状就道:“等等!一个小小宫女,哪有毒害婕妤的胆子?皇后断事未免太轻率了些,这宫女背后定有主谋。”
谢芷涵原先的话被赵环说了,上前福身,先进内室看望苏媛情况。
“玉竹,你可认罪?”皇后沉声,面色冷然。
适时,萧韵也走了进来,添道:“玉竹,你可要好好答话。”
玉竹本求饶的话突然就止了,似是在思考,片刻后点头,接道:“是,奴婢认罪。奴婢是内务府送来贴身服侍小主的,小主却将奴婢打发去了小厨房,奴婢不甘便怀恨在心,不想她好,于是悄悄在玉婕妤的药中下了毒,这些都是奴婢一人做的。”
“一派胡言,你告诉本宫,这毒药是从哪来的?”赵环追问。
玉竹支吾道:“是,是奴婢从宫外得来的。”
“难道你不知,谋害主子是何罪名吗?如果再欺君,可是要株连九族的!”赵环见这婢女居然如此嘴硬,想一人顶罪,面露厉色,“你如实招来,或许还能保你一命。”
皇后不动声色的提醒:“玉竹,贵妃问话,不得隐瞒。”
玉竹听到九族,最后的几分犹豫也没了,连连摇头认罪:“确实是奴婢所为,和他人无关。”
赵环抿了抿唇,脚下上前,还要再问。
嘉隆帝扫了眼众人,闭闭眼挥手:“拉下去吧。”
赵环不得不止声,有太监上前,拖了玉竹出去。
“内务府选人不慎,皇后你也有办事不利之职,回去该治罪治罪,该罢免罢免,就都不用留这儿了。”元翊像是疲惫极了,谁也没去看。
赵环却主动走过去,轻声道:“皇上,玉婕妤受了这样大的委屈,您该补偿她才是。”
她这般贤惠的语气,倒是让元翊侧目,笑道:“那依贵妃的意思是?”
赵环不答,只笑吟吟的望向皇后,“玉婕妤往日兢兢业业,服侍皇上有功,这次又受了如此惊吓,还险些毒发,皇后娘娘难道不觉得应该嘉赏吗?”
皇后讪讪道:“此次,玉婕妤的确是受委屈了。”却只字不提如何赏。
赵环冷笑了笑。
最终还是嘉隆帝开口,“玉婕妤平日服侍朕劳苦功高,这次又遇此大难,朕心甚痛。皇后,将玉婕妤提为昭仪吧。”他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
皇后一惊,跟着起身,开口想劝:“皇上,这……”
“就这样了,册封的时你着手办吧。这点事,总比你治理后宫容易,能办好吧?”元翊头也没回,仍立在原地瞥了眼纱帘,但也没有过去。
皇后知他这话意思,是在责怪她治宫无能,但心里又不甘愿,又是这样的跳级册封,这个苏氏未免太因祸得福了些。何况,这件事怎么就成了投毒,其中迷雾团团,让她忍不住瞪向萧韵。
萧韵本就心虚,听说元翊又要提苏媛的位分,正紧张着,可见皇后都被驳了颜面,便不敢多话,突然收到皇后视线,不禁委屈至极,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