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十二章 指使

 

天气渐凉,苏媛出门时套了件深色的织锦披风,带着帽子走先前的那条小路往关雎宫去,依旧是梅芯随着,让她躲守在外面。
刚推开宫门,便被人环住,她压下心口的慌乱,推开他些道:“先放开我。”
元靖知道她这阵子病了,依言松开她,仔细着她的脸色关切道:“怎么病了这么久,朱允没给你看吗?”
苏媛亦不作隐瞒,如实告知他道:“是药里有些问题,司药的宫女受了萧婕妤指使,我才好的没这么利索。”
元靖闻言就皱眉,还带了丝疑惑:“韵儿?”
苏媛听他唤的亲昵,冷笑了下,定睛望过去。
元靖发觉,留意到方才的称呼,与之解释道:“她是我母妃的侄女,阿媛,你知道的,当年那件事文昭侯府受了不小的牵连。她从小娇生惯养久了,脾性有些大,但心眼不是歹毒的……”
苏媛懒得听他说这些,不耐打断道:“王爷与我说这些做什么?”
她似笑非笑着,元靖瞧得心里没谱,小声再道:“你若气她,我给她传信提醒。她受皇后懵逼,多半是糊涂了。”
“王爷,我和萧婕妤都是皇上的人,妃嫔之间承宠使心计,自有皇上替我做主,与你何干?”
苏媛脸上挂着刺目的笑容,似是在嘲讽他的多管闲事,这让元靖心里一痛,再加上她方才口中那句“是皇上的人”更加刺心,不悦的拉过她锢在身前,语气带了几分哄意:“不要说这些话故意气我。”
“你误会了,我怎会气你?若不是王爷问,我根本不会提到萧婕妤。”苏媛满不在意的语气,也有些真,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笑道:“王爷是不是没以为我会将后宫里的事情说给你听?”
元靖的确没有想到,从前的苏媛总是让他放心的,若不是大事实在没法,是不会麻烦他的。在他的印象里,她多是报喜不报忧,不愿让自己为她费神的。
他惊讶的瞅着她。
苏媛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惜自己不是从前那个善解人意的林媛了,这些事儿她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受的委屈吃的亏有什么好不让他知道的?
她只当没看懂他的眸色,随口道:“我找王爷来,不是为了萧婕妤的事。”
元靖似才反应到来意,主动道:“你是何事找我,直说无妨。”
“瑾贵妃前阵子在从宫外找大夫进宫,医治她常年服用桃花丸的身子,这件事她是瞒着赵相和左相府的。我想你帮我知会赵家,借用明瑶郡主的名义……”
“你要挑拨赵氏姐妹?”元靖一语道破。
苏媛没有遮掩,颔首应道:“是。”
其实这件事她自己也能办,但是现在和以前不同了,元靖有势有人,能用为何不用?东银手上的资源毕竟有限,能保留几分是几分,她并不想过多暴露。何况,后宫里操纵,总免不了留下痕迹。
元靖稍加思索便知她这是为了林婳,说道:“就算瑾贵妃和明瑶郡主反目成仇,也阻挡不住明瑶郡主嫁去瑞王府的事,这毕竟是太后懿旨。贵妃在宫里根基再稳,也稳不过太后的。”
“我知道这些。”苏媛并不想和他交代太多,只问他:“你帮还是不帮?”
元靖看着有些陌生的她,“你都亲自找我说了,我难道还能拒绝吗?这件事不难。”
“这就好。”苏媛垂眸,轻咳了声。
元靖见了,往前道:“你身子到底怎样?既然知道司药的宫女有问题,怎么不撤了办了?”
苏媛轻笑,半真半假的回道:“怕牵扯了萧婕妤,让你怪罪啊。”
元靖很不喜欢她这样的语气,皱眉道:“不要用这种语气说我,你明知道我在乎你。”
苏媛眨眼,莞尔浅笑了笑。
苏媛离了他几步,靠着墙垣低道:“萧婕妤是受皇后之命做的,我心里清楚。皇后怕我再得宠,又怕真伤了我,我知道。所以,就算揪出来又如何,如果弄巧成拙,不过是让萧婕妤顶罪,到时候还得你想法子忙活,不是吗?”
“我与她没有怎样的,只是多年兄妹。”
“多年兄妹,你当然不能任由她在后宫受困,对吗?”苏媛双目亮亮的看着他,摇头径自道:“你不用解释的。”
元靖听她说出这话,语气里又全然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憋闷,抬手欲去抚她的面颊,被她避过。
他哑着声问:“你在气我?”
“没有,没什么好气的。”
“其实,不承宠也没什么,你的恩宠已经够了。”元靖心里介意嘉隆帝对她的宠幸,却又乐见她得宠,矛盾得很。但此刻忽而产生这种想法,觉得以目前的状态也不错,想让她稍安勿躁。
然苏媛说出的话却令他生气,“是,像现在这样,皇上隔三差五也来永安宫看我,没比过去差多少。”她说完拢了拢身上披风,“我出来挺久了,怕皇上一时兴起又派人去宫里,乾元宫那还是涵儿替我绊着,该回了。”
元靖拦住她,刚点头,被纤手捂上双唇,听她疲惫道:“王爷,我真的不舒服。”
他只得放过她,在她侧颊上吻了吻,柔声道:“那你回去好生歇息。”
“嗯。”苏媛颔首,抬脚出了宫门。等到了外面,抬手摸了摸那半边脸颊,嘲讽的笑了笑。
回宫没多久,谢芷涵就来了,苏媛请她坐下,奇怪道:“怎么出来了?”
“恭郡王突然求见,皇上与他有事商议,我便回来了。”谢芷涵亦不是个迟钝的,上下打量了她番便问:“姐姐出门了?”
苏媛颔首。
谢芷涵又轻声道:“姐姐和恭王?”
苏媛与之对视,坦白道:“对,我刚见过他。”
“怪不得姐姐突然传信,让我晚时去乾元宫,便是怕皇上来找你,对吗?”谢芷涵面露了然,望着她又带几分担忧,“你这病蹊跷着,本该在宫里静养的,如此出去,也要小心。”
苏媛顺口就将萧韵和玉竹的事情告知她了,谢芷涵听了激动:“萧婕妤?姐姐既然知道,怎么不让皇上做主?”
“皇上不是替我做主了吗?想必她也不敢了。”苏媛自知分寸,“萧婕妤身后有皇后,还有文昭侯府,皇上就算知道这件事和她有关,还能真办了她不成?她应该会收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