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一十章 出头

 

苏媛回去后便写了封信,让东银送去太医院给朱允。这件事她虽说自作主张,却是替他着想的,嘉隆帝明显对他有了猜忌,如若不做些什么,真成了皇帝心中的无用之人,在这宫里便没了价值。
想来,这样一个四面剔透的太医,对瑾贵妃是需要的。她回床上躺着,梅芯进来禀道:“小主,玉竹去了重华宫。”
“嗯。”苏媛没有意外,淡淡道:“果然是萧韵。”
“表面是萧婕妤,实则也不知是不是……”梅芯低言着,点到为止,又问:“小主,真不拿人吗?”
苏媛摇头,语气确定:“不必。”
“对了,王爷约您明日戌时三刻在关雎宫见面。”
苏媛手抵着额头,“知道了。”
“小主可是不适?”梅芯见主子气色委实不好,难免又问了句。
“下去吧,有事我会喊你。”
如此,梅芯便不敢多留了,欠身退出屋外。
嘉隆帝从永安宫出来后,便去了凤天宫,萧韵还在那,瞧见他连忙堆起笑容,“嫔妾给皇上请安。”
皇后也迎上前,行礼后体贴道:“皇上这个时辰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事吩咐?您若有事,让太监传个话,臣妾过去便是。”
“皇后不必紧张,朕只是来看看你。”元翊掀了袍角坐下,接过皇后手中从宫女处接来的热茶,抿了口忽而道:“还是皇后这儿最知道朕的喜好。”话落似想到了什么般,浅笑了笑。
“皇上这是从哪里过来?”皇后观其面色,知他心情尚可,含笑温柔的询道。
元翊也不瞒她,如实道:“刚去永安宫瞧了瞧玉婕妤。”说着微微皱眉,“太医院是越发不中用了,这点小病治了这么久,朕瞧她很是虚弱。”
“是吗?玉婕妤方才来见臣妾,臣妾瞧着她倒是比前些日子好多了。”皇后说着面露担忧,又安慰道:“皇上疼爱玉婕妤,自是着急了些,她的身子素来都是朱太医在调理,没有大碍的。”
“是啊,玉婕妤方才还同嫔妾一道过来给皇后娘娘问安,嫔妾见她精神好得很,怎的到了皇上面前便虚弱了?”萧韵略带醋意的酸着话,人也朝嘉隆帝移了几步。
“朕记得,朕先前说玉婕妤的病需要静养,让你们不要随意过去打搅,是吗?”元翊别有意味的望向萧韵。
萧韵心里一跳,慌了眉色忙道:“皇上赎罪,嫔妾不过是担心玉婕妤身子才去探望。”
“哦?”元翊语调悠悠,故意道:“那朕怎么听说,有人拿玉婕妤不向中宫问安的事情向她发难?”
萧韵目露惊惧,提起裙角便跪了下去,“皇上,嫔妾冤枉,嫔妾怎敢这样指责玉婕妤?嫔妾只是好意探视,她见嫔妾说起皇后才主动要求与嫔妾一道来给皇后请安的,绝不是嫔妾唆使。”
“萧婕妤不是那样的人,皇上,这其中必是有误会。”皇后立即起身替萧韵说话,又宽劝着元翊,“皇上是知道的,臣妾素来不爱以这些礼数规矩坏了后宫和睦,但凡哪宫小主病了,臣妾都不会勒令她们非要来给臣妾问安。玉婕妤在永安宫养病,臣妾从未埋怨,相信这下面也不会有人议论的。皇上突然问责这些,是听了玉婕妤诉说吗?”
皇后心里纳闷,苏媛明明不是爱吹耳边风之人,怎会和皇帝说这些?但是,若说宫里其他人,也不可能来得罪萧婕妤,到底是谁在私下搬弄是非?
元翊见她说的情真意切,也不做多言,朝萧韵随手抬了抬,“没有便没有,萧婕妤安生在宫里修身养性才是,不用隔三差五去惦记玉婕妤。”
这意思是太明白了,萧韵委委屈屈的站起身,颔首应是。她原是留着陪陈皇后用晚膳的,没成想皇帝回来,这会子虽说看出圣上对她不喜,却依旧不肯离去,别别扭扭的依旧留在原地。
陈皇后却不喜她继续留着了,扬声道:“萧婕妤方才不是道要去给太后问安吗?那且先下去吧。”
萧韵怎么可能会想给太后问安?太后不喜文昭侯府,萧家人自然也不会喜欢赵氏,萧韵僵滞了下,约莫也明白这是皇后不想她留下,便识相的福身跪安,临走前无限留恋的望了眼嘉隆帝,对方未觉。
她到底不甘的退出殿内。
将萧韵离去,皇后低道:“让皇上为后宫里的事情操心,是臣妾的不是。”
“皇后不必自谦,后宫人多,这些事有难免的。”
皇后点头,只为难道:“不过就是萧婕妤和玉婕妤,臣妾方才见她二人一同过来还真真惊诧了,问了才知是萧婕妤先去的永安宫,她这点善妒的性子是臣妾管教无方,让玉婕妤受委屈了。”
元翊瞅着言行得体的皇后,突然想到方才的苏媛,温声道:“萧婕妤也是性情使人,这点性子偶尔使使无妨,只这阵子玉婕妤抱恙,别让她再添事情。”
“是的,臣妾明白。”
陈皇后应着,想了想又问:“玉婕妤没事吧?”
“她、还好。”元翊到底是挂心的,眉眼间没有遮掩那抹担忧。
皇后瞧得真切,心里不悦,面上却雍容和气的说:“那改明儿让朱太医再去瞧瞧。”提及朱允,她神色又是一顿,小心翼翼的道:“皇上,朱太医这阵子常守瑞王府,是您吩咐的吗?”
“林侧妃快生了吧。”元翊语气不明。
皇后笑着推算了算,答道:“约莫还有两个月,倒是没这么快。”
“嗯。”
嘉隆帝满脸深意,皇后便暗自揣测,若是以先前的想法,最好是不让林侧妃将孩子生下来的。她其实也多次想着办法,甚至私下里与林侧妃谈过,只是这个一心攀上的女子在这个孩子的问题上不同以往,似乎并不愿拿来夺宠。也或许是因为太后的赐婚让她觉着危机,迫切想用孩子稳固她在瑞王府的地位。
陈皇后曾暗中派人办过,可惜没有成功。如今都快将近分娩,若是再不动作,便真的瓜熟落地了,然而眼前人又没有进一步指示,她心中不定。
“皇上,可是有什么主意?”皇后想起了前阵子他在乾元宫召见朱允的事情,她私下问过朱允,但没问出来,略有泄气。
元翊后仰着身子闭上了眼,语气淡淡:“这件事你不用再插手,让她生。”
皇后没有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