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零七章 在意

 

苏媛觉着赵家对瑾贵妃着实残忍了些,既将她送进宫陪在嘉隆帝身边,捧她做了宠冠多年的贵妃,怎偏不准她有孕。
她以前有过猜测,心想着赵家那般费尽心思替瑞王在民间博取民声,是否是因为有那份心思。直到得知赵环服用桃花丸,心知这许多年来,赵家和太后的心思怕都没有在嘉隆帝的后宫以及所谓的后权上。
嘉隆帝膝下无子,若是有个意外,便是执掌护都营的瑞王最有问鼎资格。瞧赵环在宫中的作风,只是一味的谋害有孕妃嫔,若只是得宠,像苏媛这样的,她也没有赶尽杀绝,可见赵环一直都在听从太后和赵家人行事。
既是做了他们手中的布偶,却得不到该得的。纵然表面不敢言怒,心里亦肯定委屈至极,苏媛想了想,又去思考她召民间太医入宫的事情,多半也是有其他心思的。
她望了眼外边,唤梅芯进来替她更衣。梅芯边替她拢着衣袖边道:“小主您还病着,怎还要出门?”
“我没什么大事。”
“小主要去哪儿?”
“去给皇后请安,再去钟粹宫拜见瑾贵妃。”
梅芯看了眼她,眸色不明,“皇后娘娘都说了您养病期间,不必问安行礼的。您这还特地跑去?便是皇后倒也罢了,怎还要去贵妃宫里,她素来喜欢给妃嫔们立规矩,若为难您了可如何是好?”
苏媛垂眸,费解道:“你今儿怎这样多话?梅芯,我的事情,需要时时刻刻与你交代了?”
梅芯抿唇,“小主,奴婢是担心您身子。”
“我心里有数。”苏媛敛了敛情绪,见门边汀兰探脑望着,费解的将人唤进来,“何事?”
“小主,萧婕妤来了。”
萧韵?
苏媛皱眉,有些烦躁,她来这又想说什么?
梅芯见了即道:“要不奴婢出去打发了她,就说小主服了药睡着?”
“罢了,她既然来了,不见我是不会罢休的,让她进来吧。”苏媛在窗边坐下,轻轻抚了抚额头。没多会,便见萧韵领着宫女款款而来,进殿就道:“玉婕妤好福气,日日都待在这永安宫里,连宫里的晨昏定省都不用去。”
梅芯忍不住上前就道:“我家小主是病着,皇上皇后特地恩准的……”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萧韵一声“放肆”喝住,“你是什么身份,我与你家主子说话,有你插嘴非份儿?”
她疾言厉色的模样,显得严肃极了,梅芯当场就跪下告罪,“萧婕妤息怒。”
“何苦呢,特地跑来拿我宫里的人撒气?”苏媛亦不是个善茬,任由她在这作威,没好声道:“萧婕妤既是来看我的,自是来体谅我生病的,想来不会是准备为难我宫里的,坐吧。”
“玉婕妤说的是,我自然是来探望你的。”萧韵也没有借此撒泼,毕竟处置个宫女也不是很快意,坐下了捧茶言道:“玉婕妤有阵子没去乾元宫了吧?”
苏媛颔首,“我尚在病中,怎敢惊扰圣驾?”
“也是,若是妨碍了皇上龙体,这可不是小罪。”萧韵笑得张扬,又嘻嘻打量了她,“怎么,玉婕妤要出门?”
“是啊,若是萧婕妤你晚来片刻,我就不在宫里了。”苏媛深意不掩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过来是妨碍了你?”
苏媛又笑了笑。
萧韵觉得碍眼,烦躁道:“你不是病着吗,难道还要去乾元宫不成?”
她是嫉妒愤恨的眼神,因为苏媛每每去乾元宫,就算不是元翊相召,通传了话也是能够进去的。但她却不是,好几次都被拦在外面,因此说起这话时,眼睛都有些泛红。
苏媛也懒得激她,“萧婕妤方才不还提醒我,病中不该去打搅皇上吗,怎的此刻又觉得我要去乾元宫?”像是在嘲笑她的心口不一,还如实道:“我不过是想去给皇后和贵妃请个安罢了,毕竟萧婕妤都觉着我借病偷闲,不去行礼问安了,不是吗?”
“我可没说这话。”
“说不说有什么重要,左右你是这个意思,不是吗?”苏媛风轻云淡的说着,想了想再道:“你若是来嘲讽我近来不曾承宠,那来意我便知道了;若是来探望我病情,你也瞧见了,暑症而已,没有大碍。”
言下之意则是,没有其他事情,就请回吧。
萧韵再迟钝,这点意思还是听得明白的,但她偏偏就喜欢往苏媛面前凑,不管是冷嘲还是热讽,觉得只要能挖苦对方的,她都很开心。
“我不过才来,玉婕妤便让我走了吗?”
苏媛想了想,和她这样显得有些幼稚,便起身道:“如此吧,我正巧要去凤天宫,萧婕妤若是有话,咱们路上说,如何?”
“你去见皇后?”萧韵这副表情,可见是有多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了。
“嗯。”苏媛说完,也不敢她了,径自起身。
这时候时辰已经不早,待会她还要去钟粹宫,若是时辰太晚,瑾贵妃去了慈宁宫,就该是明日了。她也是怕人多说闲话,只见瑾贵妃而不去拜见对她宽厚的皇后,所以才多去这趟凤天宫的。
萧韵自然是乐见皇后的,“去便去。”
于是,二人坐了各自的轿撵同行。因着并行,萧韵仍是仔细观察着她面色,“哎,你这病,到底怎样了?”
苏媛见她似乎很关心的模样,不答反问道:“萧婕妤如此关心我?”
“想来这宫里谁都在意着。”萧韵避开视线,不愿直视。
苏媛正要回话,突然生出股疑惑,便改口疑惑起来:“其实,我也不知是为何,这药日日都喝着,却久久不见成效。也不知是朱太医的方子没开好,还是这底下的人煎药不够用心,这么多日了,还没痊愈。”
萧韵见她着急又茫然,“那就继续养着吧。”说完这句,她便没有再继续下去了,两人一路沉默着到了凤天宫。
有萧韵及宫人在场,皇后对她总是和善的,苏媛顺利从凤天宫里出来,去到钟粹宫,刚到门边就有些不适,想是这病没好利索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