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零六章 轻害

 

苏媛让梅芯留意着煎药宫女的动静,暗中留意两人,并未急于一时。等到朱允来诊脉时,便特地让梅芯将药渣给他看,朱允进来回话时表情严肃,“这其中的赤芍分量不对。”
苏媛低喃:“怪不得我觉得近来这药的味道与之前不同。”
朱允又抬手,“小主,微臣再替您把个脉。”
苏媛也不拘,伸手就递了出去,她其实没觉得如何,只是胸口有些闷,浑身精力不足。
“并无大碍,虽然剂量不够,但对您的玉体并无过多危害,只是这热症好得慢些。待会微臣另给您开个方子,只是,您这宫里……”他意思含蓄,但心知她能懂。
“嗯,这件事不用声张,既然危害不大,方子也不必另外再开了。”苏媛语气轻描淡写,像是毫无所谓。
“小主这是要?”
“有人不想我那么快承宠而已,那就遂了她们的心思。”苏媛说着微微仰了仰身子,“其实我风头正盛,稍稍如此也没什么影响。”
“小主真的不担心?”
苏媛淡笑,“没什么好担心的。”
见她都如此,朱允便不好再多言了。顷刻,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般,试探道:“其实这件事,小主早就知道了是不是?等到今日才找微臣看这些残渣,也并不想去追究。小主心里,对皇上的恩宠毫无所谓吗?”
“本来就只是暑症,哪可能费得了这么些日子,病在我自己身上,自然是有所察觉的。只是想着,除了容易疲倦些,似乎也没什么,便不是很着急。何况,这些日子,你似乎经常不在太医院里。”
苏媛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略沉了些,想起先前贺玲找她的场景,忍不住问道:“你最近,是在避着德妃?”
他到底是要在太医院当值的,不可能随意到可以不进宫的,且后宫主子相召,他是不能不去的。再者,这永安宫,他依旧是按时来把脉的,苏媛想着心底的猜测,再问道:“你与她,怎么了?”
“小主说的是什么,微臣听不太明白。”朱允似是有些不自然。
苏媛既然开口问了,便没打算就此打住,直白道:“前几日,她来找我问你的情况。她像是在找你,遣了琉璃去了好几回太医院都没看见你,若不是有意躲避,不会每次都这么巧吧?”
朱允侧头,没看她,最后才别扭着道:“她帮衬着皇后,在算计你阿姐。原先她每每去凤天宫,都是说受制于皇后,因为皇后知晓她在进宫前便与我相识。”
“那现在呢?”
朱允似是极难开口,含蓄道:“她有些针对你长姐。”
“因为你,是吗?”苏媛的声音比较轻,说完也觉得太过直白,便改口又说:“唉,算了,你们的事情,你不想说,我便不过问了。”
“谢小主体谅。”
这句体谅,反倒是让苏媛哂笑了,挥手道:“那没其他事,你回去吧。”见他在那拾掇药箱,又添道:“我就是怕德妃因为你与皇后联手,主动对付阿姐。其实在皇后那儿,我阿姐又影响不到她,她没必要铲除的。”
“从前是如此,现在嘛,不一样了。”
苏媛刹那没反应过来,“什么?”
朱允这个倒愿意和她讲,慢声道:“从前她真是瑞王的宠姬,借着性子恃宠而骄,让瑞王为了她做些不可为之事,甚至还挑拨他与太后之间的关系,这些都是皇上和皇后所愿意看见的事情。因此,她敢在宫里横行,其实也有皇上和皇后的纵容,但现在……她有了瑞王的骨肉,你觉得,皇上和皇后会乐见吗?”
苏媛脑袋轰得一声,是了!
这个孩子,瑞王的子嗣,嘉隆帝怎么可能会想看到瑞王有后。
她站起身来,面色忧愁,“若是如此,那只是针对孩子,对我阿姐、”说着顿了顿,又觉得不妥当,“难道,她们是不容我阿姐了?”
朱允不确定,“皇上上次召见我,问了许多瑞王和你姐姐的事情,似乎还在掂量你长姐的分量。”他其实特别不喜欢她们对林婳这种待价而沽的眼神,觉得难受极了,尤其在得知他们都有弃意的时候,便更不悦了。
“我再想想办法,阿姐说了,这个孩子,她是要生下来的。”至于孩子生下来之后,有没有其他的打算,苏媛不知道,也不太想去干涉。如今,只要是她想做,便尊重她意愿,“谢谢你,这些年一直在她身边。”
朱允深深看了她一眼,只道:“这药虽然没有大碍,但你要细想,既然有人能在你喝的药里下毒,若是改日……”
苏媛知道他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我宫里的人,也是时候清了清了。”
“你心里明白就好。”朱允说着低头跪安,离开了永安宫。
梅芯进来问她情况,苏媛看了看她,摇头:“没事,你继续盯着她们,看看是何人指使。”
“小主放心,这个奴婢明白。”
苏媛躺着,挥挥手,“那下去吧。”
“小主,不要奴婢在这服侍吗?”
“我没有你看上去的这般虚弱,没事。”苏媛应了话,突然又问:“对了,恭王那有回信了吗?”
“还没有。”梅芯知她问的是什么,小声答话。
苏媛摆手。
她出去后,东银便走了进来,是之前关照她留意钟粹宫的事情有了眉目。
“瑾贵妃长期服用了桃花丸,伤及肌理不能有孕,虽说是太后和左相府做的,但她并不甘心,找人悄悄在民间寻访名医,便扮作太监带进宫来替她诊治。这件事儿办的悄无声息的,再加上她钟粹宫宫人众多,也时常有人过去回话,偶尔出现个陌生人,居然没人发觉。”东银唏嘘着询问:“小主,您瞧,这可要如何?”
“她竟也有把柄。”苏媛浅笑,“寻民间的大夫进了宫又如何,有太后在,还能让她生孩子不成?赵家既然将她当做了弃子,便早就有了决定,也是个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