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零三章 病中

 

苏媛醒来时,听闻长姐已随瑞王出宫了,谢芷涵来看过她一次,却没让人将她喊醒,只说晚些时候再过来。
暮色渐合之际,她确实来了,低声询问:“姐姐找我?”
苏媛见她像是忘了昨儿那回事,惊诧了下直接反问:“昨晚出什么事了?”
谢芷涵目光闪躲,摇头,“昨晚怎么了?”话落低语着,捉摸了会似才想起什么,又牵强着语气说:“我昨夜给忘了回去找姐姐,是我记性不好,媛姐姐别别怪我。
谢重华脑袋昏沉沉的,睡了觉精神没比先前好多少,也不愿拐弯抹角,抓着她的手腕凝神细问:“涵儿,你有事情,不要瞒我。”
谢芷涵这才将目光转回来,看了她许久问:“媛姐姐,你是不是对谢家和丹蕙公主的婚事很感兴趣?
苏媛不妨她突然提及这话,莫名了些,蹙眉望着她,继而紧声道:“你听谁说了什么?”
谢芷涵抿唇,如实道:“我昨儿追出去,听林侧妃与身边人聊了几句。”
“她的话?”苏媛瞠目,不是很理解长姐那样谨慎的性子会落人话柄,又是在深宫之内,想了想再问:“你追上去了吗?”
“没、我昨晚没见她。”
苏媛沉目,定定,看着她:“听到了你不高兴的话?”
谢芷涵默认。
苏媛则继续道:“你不用多想,我不会算计谢家,算计你的。涵儿,你我相交一场不容易,我不想因为旁的事情坏了你我感情。”
谢芷涵面有动容,却还是不确定的看着她,“可……”
“没有可是!”苏媛闭眼养了养神,有些疲倦,“我虽然有诸多无可奈何,但没有卑鄙到利用你信任的来谋利的地步。不管你听到了什么,都用不着怀疑我……”
“我知道了。”
这些话,对谢芷涵来说无疑是悦耳的,听完之后顿了顿,改问起她的病情来。
“我还好,养几日就好了。”苏媛风轻云淡的接过话,并不想与她说这场病的由来,也有些心虚尴尬,便扯开了话题,“对了,你之前去乾元宫了?”
“嗯。”谢芷涵点头,“皇上召我过去添墨,其实也没说什么。”
这种事苏媛曾经也做过,嘉隆帝有时候不过是想有个人陪在那罢了,他对涵儿的恩宠也是不冷不淡,却偶尔能想起。苏媛点点头,没再多问。
“姐姐可是要睡了?”谢芷涵轻声。
苏媛摇头,换姿势躺了躺,同她道:“躺了一日了,也不想睡。”
谢芷涵便没有告辞,与她慢声细语聊着,提及林侧妃时,她好奇了下,“我听说她今日来找过姐姐了,可有与你讲什么?我觉着以她的脾气,那么平静的接受瑞王和明瑶郡主的婚事也不对劲。”
“太后查到了她与祁莲是旧识。”苏媛并未瞒她。
谢芷涵惊吓,倏地从床沿站起,“太后查出来了?”
苏媛颔首。
“这怎么办?”谢芷涵问完反应过来,再道:“所以这门婚事……”她不可思议着,又惊讶:“瑞王知情后也愿意?”
“想来他们感情颇深。”苏媛只感慨了句,毕竟长姐和元竣之间的感情,她是不清楚的。
谢芷涵失言。
苏媛精神不好,略有些没精打采,这之后谢芷涵便不怎么与她勾话题,慢慢谈着,等时辰到了,亲自喂她喝粥服药才退出永安宫。
东银见主子躺下后并没有睡意,收拾时笑道:“灵贵嫔与小主的感情倒是真好。”
苏媛点头,“涵儿她向来这样。”
一夜无眠,第二日早朝之后,嘉隆帝便来探望她了,抚着她的薄肩让她靠好,柔道:“且好生躺着,不必虚礼。”他浅笑着,又问她:“可好些了?”
苏媛低首,“多谢皇上关怀,嫔妾好许多了。”
“这便好。”元翊安慰的点头,接着说道:“昨日晚上本是想来看你的,只是从乾元宫出来后,被贵妃唤去了,便没有过来。”
赵环么?
苏媛小幅点着脑袋,“皇上心里有嫔妾,嫔妾就满足了。至于其他,无碍的。”
“朕倒宁愿你与我是闹闹性子,还显得在意朕许多。”元翊语气微妙。
苏媛忍不住就笑出声来,“皇上怎说这样的糊涂话?嫔妾体贴您,您还怪嫔妾了?”
元翊不语,留这儿到了午膳。
苏媛就出言劝他,“嫔妾病中,怕是不便伺候皇上,朝中还有政务,嫔妾也不敢误了皇上的事情。”
她说得委婉,但元翊意思却很明确,略有些不满,却没说他。
站起身,弯身替她掖了掖被角,“那你好好养病。”
嘉隆帝回乾元宫处理政事去了,苏媛一人留在宫里显得烦闷许多,却又不愿让侍女陪着。她毕竟被元靖搅乱了心绪,面对元翊时做不到从前那样镇定无状,有些心虚,有些惭愧,所以是不太敢面对的。
陈皇后差了宫女来慰问,春庭是她的亲信了,对着苏媛一番话说得极为得体:“娘娘惦记着小主身子,特地命奴婢过来瞧瞧,还说这阵子小主安心养病就好,也不用过去请安了。”
“麻烦姑姑替我代为转达对皇后娘娘的谢意。”
春庭浅笑着,“小主不必 客气。”话落又继续道:“没想到中秋宴结束小主便病了,还请小主多保重自己。您这一病,不止娘娘,皇上也担心的很,还特地召了朱太医去乾元宫问话。”
好端端的,怎说起这话?
苏媛微滞,颔首应下。
春庭又说了些其他的才离开,她走后,苏媛将东银唤进来,“皇上召见了朱太医?”
东银在殿内服侍她,寸步未离,闻言也是一惊,“这个奴婢不知。”说完知她担忧,即道:“小主,可要奴婢去打听打听?”
苏媛想了想,那乾元宫的谨慎,摇摇头:“罢了,估摸着也问不出什么,反正明日他也还是要来替我诊脉的。”
说来起先苏媛的病也不严重,何况还按时服着药,没想到这眨眼又起热,反复着瞧上去倒有些严重。
朱允来替她把脉时还皱了皱眉,将药方交给梅芯,正打算撤退时,被尚又几分情形的苏媛唤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