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零二章 狠心

 

待东银出去了,林婳开口:“这就是王贤妃留下的那个宫女?”
苏媛点头。
“瞧你把她放在身边,想是极信任的。她也有些本事,都能把人混入瑞王府里,把你的信传到我手里。”林婳语气复杂的感慨,接着起身近前,“你怎么了,昨晚上不还好好的吗?”
苏媛生着病,担心病气传染,轻道:“姐姐还是坐那儿吧,你如今身子重,我又病中,太近了不好。”
林婳步子微顿,停在原地看着她,也不说其他,沉默着坐回去。
苏媛这才继续道:“我没什么事儿,长姐不必替我担心。不过昨儿的事情,姐姐是怎么想的?”
“昨儿什么事?”
“姐姐莫要瞒我,太后当众将明瑶郡主赐婚给瑞王,你却没有阻拦,不会是有其他打算吧?”苏媛想到昨夜元靖的话,着急得很。
林婳冷笑,不答反问:“你觉得,我阻拦的了吗?”
这个答案虽说不言而喻,但先前她就那么做过,苏媛总觉得她不对劲,只是还未再问,又见其望着自己追问。
“你提拔苏致楠是为何?”林婳面色严肃,“那苏家是谁的人你心里不清楚吗?上次我提醒你的话,是不是都当耳旁风了?”
“姐姐,你不要激动。”苏媛连忙安抚她,刚坐直回了这话,人就又喘息起来,到底是难受着,说话不太利索,“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没有贸然行事,只是我在皇上面前提苏家几句不过是举手之劳,他苏家若是能念我的好自然好,若是不念,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林婳这才微微收气,“这些事,你不要掺和,早日摆脱了皇后和瑾贵妃才最要紧。”
显然,苏媛关注着瑞王府里她的情况,林婳也在关注她。
“阿姐,你不必太担心我,我在宫里都好。倒是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苏媛很认真的询问:“你是不是打算用孩子做什么?”
“你怎么这样问?”林婳沉脸,若有所思的反看向她:“是谁和你说了什么吗?”
苏媛一听这语气就觉得煞有其事,手撑着床沿望过去,眉色紧张:“其实,这也是阿姐的骨肉,你身体不好,如果有了他……”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婳无情打断:“若是你,此时有了身孕,会真的想把他生下来吗?”脸色透着几分凌厉,语气却带着几分化不开的悲伤,直勾勾的望着苏媛。
苏媛表情滞住,她根本没做过这种假想。
“若是你,有了身孕,可会把孩子生下来?”林婳又问了一遍,见她不接话,语气淡淡的自答起来:“你在犹豫,为什么犹豫?因为你知道你护不了他,甚至连平安将他生下来的机会都不一定有。那既然可能会被害于旁人之手,还不如用来为自己谋利,是不是?”
她的这个逻辑,苏媛不太能理解,也不认同。也是到了这一刻,她才真正感受到长姐的陌生,她的悲观自是来源于先前的经历,不免又心疼起来。
“怎么不说话了?”见她沉默,林婳催促了声,像是也不愿逼得太过,叹息道:“我们与别人不同,这么多年,我无法忘记林家上下那么多冤魂。我本是不愿你掺和进这些事情,也没料到你会进宫来,但现在这已是事实,那再多计较都没有用了。我只想你在宫里平平安安的,将来可以与我一同去爹娘坟前。”
她盼着这日许久了,久的她都不知道会不会有那样一日,只是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
苏媛不忍她陷入那些不好的回忆,想了想回道:“我不知道。”她的确没有考虑过怀孕之后的事情,去年那事还只是假的。
其实,她也有些奇怪,进宫挺久了,嘉隆帝又时常宠幸她,居然没能有过孕……不过以她的处境,若是只有了孩子也是烦恼。
“阿姐的事情,似乎总是瞒着我。”
听到她这般说,林婳反倒是笑了,也大方承认:“是瞒着你,怕你知道了担心。我知道你挂心着我,不愿见我受苦,只是有些事情早就注定了,而我如今也真没你想的那般苦。”
“我怕你做傻事,你肯定不会甘心明瑶郡主就这么嫁进瑞王府。”
“你知道吗,阿莲的事情,太后查出来了。”
苏媛变色,几乎就要下床,见她摇头才停下,惊骇道:“怎么会?那太后她没找你吗?她就这样放过你了?”
“怎会,若不是因为这件事,你当瑞王今日会领旨?”
“他是因为姐姐?”明知故问了之后,苏媛笑道:“他是真的喜欢姐姐,为了姐姐什么都愿意。”
林婳“嗯”了声,却还是没具体回应他们的感情。又坐了会,她扶着腹部起身,“你安心养身子,我去趟慈宁宫,待会儿他就该来接我回去了。”提到元竣时,她声线温柔,任谁都听得出其中的情意。
苏媛没有再追问,点点头,看着她离去。
其实,每每看见长姐,她就恨自己的无能。如果她有办法早日了解了家仇,阿姐与瑞王之间能比现在好很多,也不会是这种相处法。
她真的挺怕,瑞王对长姐的深情,终有一日会被磨尽。等到时候,就算家仇得报,阿姐还剩下什么?
苏媛闭眼靠在床头,谈了番话她有些累,闭着眼恍恍惚惚的,想起从前,也想到自己,将要睡着时,梅芯回来了。
苏媛强打着精神睁眼,却未听见时常响在耳边的那声“姐姐”,望向她身后,不解的问:“涵儿呢?”
“灵贵嫔不在宫中。”
“又去了慈宁宫吗?”
梅芯摇首,“在乾元宫,说是皇上召见,不知何时才回去,奴婢留了信,若贵嫔回宫,便让她来找小主,不过不知何时了。”
苏媛“嗯”了声,又睡下去,交代道:“那她来了,你再喊我起来,我有事和她说。”
梅芯上前帮她,等苏媛闭了眼才出去。
苏媛又盯着帐幔瞅了会,因为服了药,最后到底抵不住那阵困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