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零一章 起热

 

从梨砚阁出来,苏媛脚步很快的想回永安宫,却在走出小道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人,她心跳的厉害,正念着完了时,听见个略熟悉的声音。
“玉婕妤?”
苏媛抬眸,发现居然是易索,而不远处还有巡逻的侍卫。她起初的惊慌渐渐平复,身子往里缩了缩,冲他嘘声摇头。
易索也是意外,见状忙转身让人都去了旁处,而后才问:“玉小主怎么会在这?”问着又往她身后看了眼,“还是只身一人?”
苏媛无法解释,只盼着他不再追问,静默了会,想到涵儿曾说过的话以及自己的猜测,也慢慢安静下来。
她随意编了个谎,很显然的应付话,易索果然没有再问下去。
“卑职送小主回宫吧。”
苏媛心中有鬼,也不好说不用,点头静静走着。
易索见她衣衫微乱,心中隐有不少种猜测,但因着不好出口,只能憋在那里,却又不甘错过难得的机会,忍不住说话:“玉小主是否有什么难处?”
其实早在寺后再遇的那次,苏媛就察觉得到他的情愫,她身在宫里,其实是缺人的。她知道,此刻最该做的,就是将他收为己用,何况还是他主动询问,但想到涵儿与他的那层,又觉得不该,最后只摇了摇头。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拿来利用的。
易索略有惆怅,止了话再道:“小主不要误会,卑职是真心帮你的。”
苏媛不愿模棱两可,在隐暗处停步,望着他答道:“我知道你的好心,只是真的不用。”想了想,添道:“你若有些,多照顾些涵儿才是。”
易索神色一僵,似是没料到她会说出这话,能知道这事儿,盯着她眸色不明,“你、你怎么……”
苏媛合眼,应道:“是,我知道。”
“灵贵嫔与您说的?”
苏媛摇头,“并不全是,在她说之前我就知道。易守将,她是个真性情之人,也是个敢爱敢恨的,你们、”顿了顿,也不知该怎么劝,最后叹道:“莫要害了她。”话落,这才转身离开。
易索这才真止在原地。
梅芯早就在宫门口候着她了,看见主子身影,迎上前谨慎道:“小主,怎么样,没事儿吧?王爷可有说什么?”
苏媛望着她摇摇头,不太想说话了,进殿看见东银,也没有立即问话,只是传水沐浴。屏退了左右,她仔细洗了又洗,热气氤氲下擦了擦眼角,最后对镜看了看,只得取了那盒药涂上,盼着真能有他说的奇效。
将长发披着拢在身前,这才坐在暗处,寻东银进来问话。
“灵贵嫔已经回长春宫了。”
“回去了?”苏媛疑惑,“她可有再回宴席?”
东银摇头。
涵儿当时明明与她说追出去看看长姐情况就要回来的,按理说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会在那等她,居然就回宫去了?
“她怎么样,可是遇着了什么事?”
“奴婢瞧着灵贵嫔是挺好的,不像有事情。”
苏媛知是问不出什么了,又改问起林侧妃。
“林侧妃去偏殿歇息,灵贵嫔的确是找了她,说了会话才出来的。这之后没多会瑞王爷进去了,不过这会子二人都还在宫里,并未离去。”
“那今晚许是就留在宫里了。”苏媛低语。
东银点头,“约莫是这样子了,奴婢问了偏殿当值的人,林侧妃身子一切都好,没什么不对的。”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下去歇息吧。”
东银见她挥手,却没立即走,只是看了看她略白的面色,复问了句:“小主,您没事儿吧?”
苏媛抬头看她一眼,见其满眼关切,摇头:“放心,我没事。”
东银这才出去。
夜晚苏媛躺在床上,却如何都不能安眠了,脑海中一幕幕的想起曾经和元靖的相遇,转而又忆起嘉隆帝,进宫后他对自己的种种维护和疼爱,委实心烦意乱,半夜里迷迷糊糊的觉得渴,想唤人却喊不出来。
醒来时已是次日下午,梅芯守在旁边,她睁眼的时候只觉得头重脚轻的,抬胳膊时有些沉重,浑身无力。
“小主,您醒啦。”梅芯大喜,上前扶了她起身,又对外唤人将药端进来。
苏媛开口:“我怎么了?”
“小主您昨夜起热了,可把奴婢给吓着了,朱太医给开的药,快些喝吧。”梅芯扶着她预服侍用药。
“怪不得我觉得有些乏。”苏媛靠在那,推了推她的药碗,“先给我倒杯水来。”
立在另一旁的汀兰便递了水过来,谢重华喝了水再饮了药,嘴边苦涩难受的紧,忍不住又皱眉。
梅芯与她道:“早朝后皇上来看过小主。”
苏媛起先是一愣,继而突然伸手按住领口,换东银取了手柄镜来。她稍稍拨开衣领看了看,还好,红印已经消了,松了口气。也是她多虑了,如果真被发现了,这会子自己还怎么安然躺在这儿。
“奴婢去给小主取些粥来。”
苏媛颔首,等梅芯出去了,又去问东银:“涵儿今日来过吗?”
“灵贵嫔没来,不过素嫔小主倒是来看过您,刚走没多会。”
蒋素鸾?
苏媛凝眸,“涵儿知道我病了吗?”
“昨晚连夜请的太医,连皇上皇后都惊动了,想来都是晓得的。对了,皇后还差春庭送了好些药来,正搁在外面桌上呢。”
苏媛没多大精神,淡淡道:“收起来吧。”
有过了会,她还是不放心,招手让她近前,“你去趟长春宫,请灵贵嫔过来。”
如此反常,定是遇着了事情。
“小主不先休息吗?”
“躺了这么久,没事了。”
然而,东银还没出去,就听外面宫人禀道:“小主,林侧妃来了。”
东银与她对视了眼,苏媛面容惊喜,挥手:“快去请进来。”
林婳自然是特地来看她的,因着人前,她没有离太近,坐在东银搬的凳子上,语气惯常的清冷,“听说你病了,现在如何了?”
“只是小病,侧妃娘娘怎的亲自来了?”
“王爷早早的被左相请走了,留我在宫里,我也懒得回王府,就在偏殿里住着。”高傲的语气,眨着眼接了茶,只抿了一口就搁下,“去重新沏了来。”
东银知道她性情不定,还未意识过来,就被林婳身边的侍女喊了走。其实多少也明白林侧妃的用意,约莫是要和自家小主单独相处,她朝床上的苏媛看了眼。
苏媛颔首,东银这才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