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章 私情

 

瑾贵妃想是疑着苏媛,当众把她唤出来,却又不与她同行,风轻云淡的聊了几句便带人离去。
苏媛站在门口,回身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大殿,也没有再回去的心情,只是担心着谢芷涵,踌躇了会,终究是抬起了脚步。
她并不想回永安宫,打发了东银去查长姐动静,就领着梅芯向前走。
没走脚步,听梅芯唤她,望过去之见其望着对面,苏媛又转首,撞上了元靖的目光。停在原地,对视了会,她想了想欲折身回走,气得对面元靖直接上前,拽了她的手腕就往旁边小径去。
“你疯了?放手!”苏媛左右相看,满心警惕。
梅芯更是“小主”的唤着追上去。
元靖冲她轻喝了声“不准跟来”,便沉着脸拉着苏媛一直走。
苏媛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被他推入了梨砚阁里。此处无人,四周静悄悄的,她还没说话,直接被他抬起双手制在了院墙上,吸了口气道:“方才若是被人看见,你我都落不得好!”
“林媛!”元靖唤她本名,“你是不是忘了答应我的话了?”
眼神太过凌厉,苏媛侧首避过,却露出段白皙的秀颈。他眸色一深,颇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吻上去,力道极大。
苏媛避之不及,又被他磨得生疼,心里怕他这番举动,连忙喊“不要”。
元靖带着恨不得噬她骨血般的狠意流连在她脖处,渐渐往上堵住了她挣扎的红唇,探进去勾住她的舌尖不放。
苏媛咬他,他丝毫不肯放,带着腥味的吻,他伸手解开她的腰带,日积的思念和感情急于释放。苏媛扭腰去躲,偏他不肯,两手又被他大掌按在头顶,气得抬脚想去踢,又被他弯膝压住。
尝到她的泪水,元靖不过微微顿了顿,并未停下。纤薄的宫裙被脱下,他抚着她娇嫩的肌肤,想着她夜夜陪在其他男人身边,动作间都带了股狠劲,觉她整个人软在自己怀里,终于移开唇,咬着她的耳冷声道:“你这般替他守身如玉吗,如此不耐应付我?”
苏媛先是喘了会气,发现他已松开了自己的手再解他自个儿腰带,变色道:“元靖,你不要命了!这是宫里!”
“那又如何?”他重新覆上她,也不顾她衣衫半退,警告道:“你知道本王最恨别人骗我了,上次我们明明说得好好的,为何毁约?我约你见面,你连个音信都不给我,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她的后背被墙壁磨得生疼,忽而下身一凉,激得浑身一僵,正要再说话,又听他声音响在耳边:“我本不想勉强你的,你逼我的。”
说话间,元靖腰下一沉,苏媛瞪大了双眼望着他,像是难以置信。
随着推进,元靖凑过去慢声道:“我们好好谈谈,你最好别闹。”说着扣住她的腰便动作了起来。
苏媛咬着唇被迫承受,她曾为他动过心,可惜只是往昔。
圆月当空,这番欢爱有些久了,苏媛双目木然然的,渐渐就闭上了眼。等他离开时,她低身去捡地上的衣裙,没说话。
他夺了她的动作替她穿,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说道:“你不愿去找谢维锦,与我说了便是,我还能真逼你不成?本王早说过,你长姐自个儿不肯离开瑞王府的,如今信了吧?阿媛,难道在你眼中,与本王之间就只有交易?”
苏媛不想理他,挥开他的手气道:“别碰我。”
他不顾,抱过去柔声起来:“又不是本王不答应你,是你长姐不肯离开。”
“我知道了。”
苏媛刚说完,下巴被他挑起,烦躁的又问:“你还想怎样?”
元靖默了片刻,“你别这副模样对本王。”
“恭王爷高兴了,还要做什么,我现在能走了吗?”苏媛本来就满心的事,既担心长姐,又惦记谢芷涵,现在浑身汗黏黏的又不舒服,就想离开。
“他今晚按例是去凤天宫的,不会去找你的。”元靖提醒她,与她慢慢又说:“当初送你进宫来,本王如今是后悔的。”
“王爷做的事,不必与我解释。”她抬手抚了抚脖颈,火辣辣的疼,也不知破皮了没有,痕迹是肯定有的,简直气死了。
元靖抚向她肩头,问她:“你在查孝贞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先前苏媛是有查过,好长阵子了,朱允也在暗中帮她,只是没什么结果。听他提起,抿了抿唇勉强“嗯”了声。
都已经如此了,她再生气又能怎样,从来都反抗不过他的。
“当年那件事,的确是有隐情,只是过去牵扯进去的人,都被赵太后处理了,所以没有证据。这事儿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别看皇帝表面对她孝顺,心里也不是没恨的,但你不适合掺和进来。”
他慢慢抚她的发,动作间温柔极了,“阿媛,你不能待本王如此狠心的。”
苏媛没接话,顷刻,她推开他,“我该走了。”
元靖自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秀肩上,“别走,再陪我会。”嗅着她周身的馨香不忍松手,只是感觉到她还在动,便添道:“你不想知道瑞王府的事情了吗?”
苏媛这才安静下来。
元靖苦笑道:“如今在你这儿,我就只有这样的价值了吗?你在意那么多人,怎么偏偏对我这样绝情。”
苏媛也非善类,哪里还会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冷声道:“不用说的这样好听,你方才强行拉我过来,可有考虑过我的安危?”
“我让人四周看着了,你真当我这样轻率?”他又咬了咬她耳朵,语气比方才缠绵温柔了些,“别担心。”
“你别咬!”
她恨烦了他,这时候手里被塞进了和圆形小盒,元靖语气莫名的道:“回去把药涂了,明儿就消了,别怕。”
“敢情你都有备而来!”
“想你想的紧,阿媛,别怪我。”元靖深情款款的低喃。
已成事实,苏媛再说怪他也没用,她分析了番利害,耐心与他周旋,问:“瑞王府的事怎么样?”
“你阿姐准备把孩子生下来。”
这事,苏媛心中有数。
“太后在这时候将明瑶郡主赐婚给瑞王,这瑞王府怕是要后院起火了。你长姐是个聪慧的,又是个狠心的,上次都能在慈宁宫自导了流产,你说这回会怎么做?”元靖意味深远的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