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八章 微患

 

苏媛从乾元宫出来时,知晓萧韵来过,微微愣了愣,便神色如常的下了廊子。然没走多远,又听后面传来刘明的唤声,转过身去,只见他笑吟吟的跑过来,“玉娘娘,皇上传旨,让你晚时准备着。”
苏媛颔首,有礼的遵旨。方才有朝臣寻来,她便自觉退了出来,原以为他忙着接见,没想到不过须臾又传了旨意出来。
她和嘉隆帝往来,很少坐撵,此刻亦是徒步回去。想起进殿那时抬眸望见的元靖,竟当着元翊就端量她,想是把他气得狠了。
迎面遇见谢维锦,两人见了礼便错开。等走过几步,她转身回望,发现那人竟还立在原地,措不及防的四目相视,苏媛心虚的别过眼。
她知道,元靖做事素来周到,若是先前有让她接近谢维锦的打算,私下里肯定没少安排。方才迎上其目光时,明显发觉他眸中的情愫较从前强烈了许多,苏媛有些烦乱,更悔当初自己轻率答应了元靖,又好奇元靖私下传了何信给他。
这心情一乱,便不想回永安宫了,径自往长春宫去。
谢芷涵近来除了慈宁宫,哪里都没去,终日待在殿内,性子比从前静了许多。见苏媛过来,如往昔般热情执了手,拉她在旁边坐下,随口道:“姐姐刚从乾元宫来?”
“嗯。”
“方听说萧婕妤去了那儿,姐姐可遇着了?”谢芷涵虽然没出门,但这宫里的动静可清楚得很,话落不等答话,自言自语的接道:“该是没遇着的,过门而不请见,想是恭郡王劝住了她。”
苏媛进殿,元靖离去并在外和萧韵一番话语的事情,她尚不知,闻言惊诧道:“萧婕妤先前想做什么?”
“皇后派春庭给她送了斛东珠,也不知在重华宫说了什么,那春庭离去后,萧婕妤便气势冲冲的跑去了乾元宫,想是没好事情。”
苏媛见她对后宫之事了如指掌,并未都是发生在早几分时刻的,可见消息灵敏,突然不知该作何状,只看着她。
谢芷涵便又道:“自打太后取消了萧家世子和丹蕙公主的婚约,她这阵子没少放肆,想来又不知因何而闹。但见她三言两语便被恭郡王劝好,我还真有些意外。”
她正说着,亲信碧玉自外进来,回禀道:“主子,恭郡王从凤天宫出来了。”
谢芷涵点头,随口道:“出宫了?”
“尚未,瞧着是往青鹤台方向去了。”
“知道了,下去吧。”谢芷涵应声,望着眼前人再道:“姐姐都听见了,说来恭郡王和萧婕妤还真是兄妹情深,劝回了她便立刻去见皇后。”
对于皇后拿捏萧韵的事,二人都心知肚明,苏媛闻言也不甚在意,风轻云淡的叹了声:“毕竟是萧家人。”
谢芷涵深深看她一眼,没有再接话。
“马上就是中秋了。”苏媛感慨。
“听闻你叔父得了皇上召见。”谢芷涵文不对题的接了句,显得有几分探究和仔细,甚至还压了嗓音:“媛姐姐,是你向皇上求的吗?”
苏媛点头,坦然承认。
“皇上,同意了?”
“算是吧,我也有些意外。”苏媛表情讪讪,话落不好意思的道:“皇后知道了,又看我不顺眼了。”
“上次你叔父被罚的事本就莫名其妙的,约莫就是皇后想给你警告,如今你求了皇上,她估摸着更好气恼了。”谢芷涵笑了笑。
“她总是见我不惯的,我也不能一味的退让。”
谢芷涵突然面色凝重,幽幽道:“我是怕你消了皇上的宠爱,你但凡有所求了,他对你总是要不如从前的。”
她的好意,苏媛明白,点头应道:“我晓得你的顾虑。”
在长春宫坐了半日才回去,晚间嘉隆帝来永安宫,苏媛自是费心伺候了一场。说来她心中也有忐忑,堂而皇之的替苏致楠求恩,元翊应的那样干脆,至今都觉得不真切。
元翊却似毫无顾虑般,揽着她享受着恩爱余韵,轻轻抚着细问:“怎么,有心事?”
苏媛一时不知该如何答,漫不经心的回道:“马上中秋宴了。”
他笑出声来,略带无奈的道:“卿卿莫不是还念家,可要朕下旨接你父母进京来?”带着不正经的调笑,倒是听不出生气。
苏媛朝他依偎了过去,娇嗔道:“皇上又打趣我。”
元翊又笑,过了片刻,他突然说:“明瑶郡主在宫里许久了,太后约莫是要将她嫁了。”
苏媛惊诧,半撑起身抬眸,“皇上的意思是,中秋宴上?”
元翊点头。
她的表情略有担忧,甚至带了几分紧张,却迟疑的又道:“可是,林侧妃不是有孕了吗?”
“是有孕了,但这与瑞王娶正妃无关。”
“太后就不怕林侧妃又闹?”
这回元翊就不答了,盯着她继续问:“你很不希望太后把明瑶郡主赐婚给瑞王,是吗?”
这个问题,上次他们便纠结坦白过了,当时苏媛的话说得漂亮,是替他着想。元翊表面也信了,但到底信了几分她不是很清楚,如此再被问,不似先前那般慌张,依旧答道:“皇上也不希望,不是吗?”
说着靠在他胸膛上,重复着软声再道:“皇上不希望的,便是嫔妾不希望的。”
这句话取悦了元翊,紧了紧揽着她的胳膊,应道:“朕是不希望。”
“那皇上打算如何?”
元翊高深莫测的看了她眼,别有深意道:“这要看林侧妃打算如何了。”
苏媛的声音迟疑下来,故作淡然的说:“林侧妃有了身孕,想来不会似上次那般挑衅太后了吧?瑞王估计也会阻止。”
“瑞王有心阻止,但林侧妃的脾性怕是阻止不住。”元翊含笑的语气,话落闭上眼。
苏媛就这么靠着他,想再说什么时见身边人已凝神闭目,觉得过犹不及,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便识相的止了话题,可惜心里有事,如何都睡不着。
元翊突然出声:“怎么又胡思乱想,睡不着了?”
她都以为他入眠了,突然听到询问,微微吓了跳,最后朝他怀里拱了拱,娇娇道:“都怪皇上与嫔妾说这些有的没的,竟是让我睡不着。”
元翊蓦地睁眼,转首眸光晶亮,低笑了声便翻身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