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来意

 

嘉隆帝从前虽佯装荒理朝政,在乾元宫歌舞升平,甚至当着朝臣迷恋妃嫔,但实际上除了得宠的,他并不喜欢妃嫔自作主张跑到这儿来。
是以,在看见萧韵徘徊在宫门外时,元靖是惊诧的。他走过去,打了招呼,瞧了眼左右的侍卫宫人,低问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来求见皇上。”
若说原先萧韵是紧张忐忑,但看见这位青梅竹马的表哥时,心里没由的生出几分底气。她觑了眼那扇宫门,想了想问道:“皇上心情如何?”
“你来面圣?”元靖皱眉,“皇上似乎并未传召你。”
“我来请安。”萧韵自然知道这可能会引起嘉隆帝不满,但又不肯在元靖面前示软,想到自己上回求助他却被拒绝,原先满腔的话顿时忍了回来,欲绕过他往前去。
“玉婕妤刚进去。”元靖出声,提到苏媛,他的表情也不好,心情更差,那次在关雎宫里明明二人已互通了情意,她都应了自己替他去接近谢维锦,但突然长时间又断联系,连他传信见面都不予理会,他烦躁的很。
“她怎么来了?!”萧韵正气着苏媛,闻言瞪目。
元靖语气不是滋味,闷声答道:“皇上相召。”
萧韵的眼眶更红了,绞着手指轻骂道:“狐媚东西,又来蛊惑皇上!”
元靖没料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刚在内看见嘉隆帝和苏媛的亲近本也难受,闻言更是恼怒,却还是提醒道:“你莫要胡言乱语,这儿是乾元宫,若让皇上知道你编排玉婕妤,少不了责罚你。”
“我们萧家有功,他却要罚,苏家犯过,皇上却赏,这是何道理?”萧韵气急了些,“我要进去问问。”
“表妹!”
元靖叱呵,话落才察觉到两边人目光,略敛了敛神色,有所顾虑的劝道:“你回宫吧,不要进去触怒皇上。”见她不语,似是晓得那份不甘心,“中秋宴会,你母亲是诰命夫人,会进宫的,稍安勿躁。”
提到这个,萧韵才堪堪忍了怒火,她的确不敢在这关键时候触怒皇帝,否则不能与家人相会可如何是好?她到底沉不住气,又好面子,站在那不前不退的,只等着元靖先离开。
元靖却似有着心事,停在原地半晌不动。
还是萧韵先出了声:“我回宫去。”
他漫不经心的应了声。
萧韵转身走了几步,又朝乾元宫看了眼,见她表哥依旧立在原地,想了想又折回去,“表哥,你帮帮我。”
萧韵对元靖,素来很依赖。
元靖闻言,眸中闪过几分思虑,像是有所猜测,“你刚从何处来?”
“重华宫。”
“不是见了皇后?”
萧韵摇头,如实道:“是春庭姑姑到我那去了趟。”
他便沉声,语气不悦:“还是皇后。”
萧韵隐约也察觉了些什么,没敢再出声。
“罢了,我去给皇嫂请安,你回宫吧。”
萧韵刹那有些忐忑,“表哥,皇后待我极好。”满脸怕元靖去和皇后说些什么的模样。
“知道了。”
元靖近来进宫愈发频繁了,陈皇后也早知嘉隆帝对他的器重和提防,从前没有往来,乍闻他前来问安,也忙让人请了进来。
施了礼,元靖在右座坐下。
陈皇后雍容含笑,温着声道:“恭郡王这是刚从皇上处过来?”
“是,陪着皇兄下了会棋。”
“郡王的棋艺向来是了得。”
“皇嫂过奖。”元靖语气挺熟稔的,话语家常的再道:“出来时碰见了萧婕妤,臣弟许久未见她,听她说在宫里多次受娘娘照拂。”
“萧婕妤温顺懂事,本就乖巧,倒不需要本宫如何提点。”皇后自谦。
温顺懂事这些词,可真不适合用来形容萧韵,但元靖也不会拆自家表妹的台,笑着回道:“她自幼任性,做事冲动了些,进宫这么久都多亏了娘娘费神,娘娘做的,臣弟和文昭侯府都记在心上。”
陈皇后知他和萧韵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而恭王府和文昭侯府的关系又亲密隐晦,闻言也不再推搡,大方受了这份感激。她轻着嗓音,慢声再道:“其实也不需要本宫如何提点,毕竟她兄长那般得皇上重用,又身负军功,这宫里不会有人为难她。”
“是吗。”他漫不经心的语气。
陈皇后想了想,含蓄的又说:“虽说偶尔有那么些不快,但都不打紧,本宫自然会开解她,莫要和玉婕妤争宠了去。”
“玉婕妤?”他像是新鲜,随口道:“萧婕妤和玉婕妤不和吗?”
其实他嘴上这样问着,心里却清楚得很,何止是不和,简直是水火不容,早在多月前萧韵就因为这个来找过他,求他帮忙。但是后宫里的事情,他虽好私下过问几句,但毕竟不便插手,再说心里也不愿承认苏媛会去争嘉隆帝的恩宠。
“后妃间总有些摩擦矛盾,倒不是什么要紧事。只是此次多半是听说玉婕妤的叔父被皇上免责又委以重任,而萧家世子却只任着虚职,她心里不平衡,本宫已吩咐春庭去开解过她,想来无事。”
皇后从善如流的回道,说话像是才想起他刚刚的话,忽而又问:“对了,郡王方才说,是在乾元宫外遇见的萧婕妤?”
元靖见她满脸不知情的表情,不动声色的点头。
“她没事怎跑那儿去了?”皇后语气探究。
“或是去给皇兄问安吧。”
听他不甚在意的语气,皇后有些话自知也不可说,轻描淡写的应了应,“若只是问安,倒是好,不过早前听闻皇上传了玉婕妤过去,两人可别撞上了。”
“娘娘不必多虑,臣弟离开的时候,玉婕妤已经在乾元宫内,并未和萧婕妤见面。”元靖说着起身,“皇后娘娘治理后宫有方,素来和睦,皇兄常常夸赞皇嫂,今儿之见,是真的宽厚。”
皇后是六宫之主,这不过是分内之事,平时嘉隆帝和太后夸赞几句便罢了,突然听恭郡王此言,反倒是觉得怪异,只面上表情不落,仍是和善的模样。
“萧婕妤信任娘娘,您对她的提点,待臣弟出宫之后,必会转告侯府。她性子急,玉婕妤又得宠,可别让她触了皇上的逆鳞。”
元靖这几句话的语气,相较感激,反倒是多了几分警告,听得皇后表情微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