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暗示

 

苏致楠很快官复原职,因是嘉隆帝过问,陈逸轩的处置被半途免责,这事儿传到凤天宫里,陈皇后自然很不高兴。
她的亲信春庭在旁边苦道:“娘娘,公子说是皇上亲自派的差事,指名了让苏参将去办,他不得已只能将人调回,听说苏参将面圣时,皇上还过问了他犯过的缘由,又问他的伤势如何,很是在意呢。”
“定是苏氏!”陈皇后语气肯定,“她倒是大胆,竟然敢公然左右皇上朝中用人事宜,我就说好端端的苏家女眷怎么就进宫来拜会了,敢情是故意博取皇上疼爱。”
“玉婕妤胆大妄为,以前苏参将不过是在咱们公子手下办事,凡事还能让公子控制着,但现在皇上亲自过问,将来怕是不同往日了。”
“可不是?这以后他的功劳便真是苏家的功劳,而不是护都营的了。皇上有意提拔,这关系可区分的清楚。”皇后沉吟,皱眉道:“真是没有想到苏氏敢这么做。”
“想来玉婕妤是觉得上回对娘娘出言狂妄了,所以后怕起来,才想寻条出路。”
“你这话的意思,本宫让逸轩对苏参将小惩大诫,最后反倒是助长了苏氏的胆量?”皇后双目狰狞,五指紧紧扣住茶盏。
春庭提心,小心谨慎的答道:“奴婢是觉着,教训不够大。”
“本宫又何尝不想彻底了解了她?她敢在钟粹宫里算计本宫,制衡本宫,早就留不得了!偏偏皇上对她还在兴头上,他明明知道苏参将受罚是逸轩的处置,却偏偏过问,甚至调用在停职期间的他,便是有意替苏氏撑腰。”皇后审时度势,猜测道:“若这时候本宫去对付她,无疑是和皇上作对。”
春庭困惑,“以前倒不知,玉婕妤还敢这般做。”
“实在是出人意料。”想起最早对苏媛的看法,皇后叹了声再道:“罢了,本宫不出面,有的是人看不惯,萧家沉寂了这么久,正巧皇上对文昭侯府颇有歉意。春庭,你去将内务府昨日送来的那斛东珠给萧婕妤送去。”
春庭深知其意,连忙应是。
萧韵收了东珠,很是感激,客气的对春庭道:“还请姑姑代为转达谢意。”
“小主不必客气,整宫里皇后娘娘最疼的就是您了,昨儿内务府送来,娘娘当时就说适合你用。今早阖宫请安时人多不便,这才让奴婢给您送来。”
春庭答话很有技巧,说完又添道:“马上就是中秋,这批东珠虽比不得去年皇上送给玉婕妤的那批好,但也是今年的上上品了,小主可串成珠链佩戴,中秋宴会上定然璀璨夺目,得皇上青睐。”
“去年那批,除了那个苏氏,可就只有瑾贵妃和皇后有,皇后也赏了本宫几颗,的确比这些大且圆,色泽也更好些。”萧韵说话直白,又自诩为皇后的人,当着春庭的面也没有含蓄。
“是啊,说来皇上对玉婕妤还当真是宠幸。”
这点萧韵早就不满,以前是因为皇后劝着不怎么敢表现出来,现在听她都这么讲,哪有不附和的,当即跟着批判了通,说苏氏狐媚惑主。
春庭静静听着,末了接道:“她是宠妃,皇上视她为重,为了她连朝堂礼要都不顾,说来玉婕妤叔父的那事儿……”像是说漏了嘴,及至此突然停顿,摇头道:“是奴婢失言了。”
“她叔父怎么?”
春庭往外看了眼,悄声答道:“其实奴婢也没什么好瞒小主的,玉婕妤叔父是护都营里的参将,往前总在陈翼长手下办差的,前阵子犯了错,陈翼长罚了他顿板子,又停职几月,没想到玉婕妤晓得了,求的皇上直接免了他的责,又亲自任命。”
“竟然有这种事?这犯错当罚,何况陈翼长的处置也不为过,皇上这样置陈翼长为何地,置皇后于何地?”萧韵语气激动,“怎么能够这样?苏氏未免太嚣张了!”
春庭语气无奈:“那能怎么办,毕竟皇上宠她。其实皇后娘娘也说了,这是小事,倒是有些替小主犯不平,想萧世子在外军功赫赫,回京城之后没有授以实职,反倒是被罢黜了和丹蕙公主的婚事,唉。”
“可不就是这样,外人都笑话着我哥哥呢,如若没有差事让我哥哥做个闲职也就罢了,偏偏有要紧的,但皇上宁愿任用一个停职中的参将,也不让我兄长去办。”萧韵越说越气盛,暗骂道:“都是苏氏,全都是她!”
“娘娘也是心疼小主您和萧世子,可惜连陈翼长都在皇上那失了颜面,娘娘根本不好出面替小主说话,否则皇上指不定就以为是咱们娘娘替公子不满。”
“本来就是皇上不公!”
萧韵脱口而出,春庭嘘了声,“这事儿是奴婢多话,小主莫要往心里去,否则回去娘娘定要责罚奴婢。再说,萧世子素来得皇上器重,否则也不会两度任命他出征,如今在京中休养休养也是好的。”
她脸上附了笑容,带着几分安抚:“娘娘总说来日方长,小主也莫要失了分寸,跑去皇上面前哭诉。毕竟,后宫不得干政,这些事连皇后都不好过问,小主可莫冲动了。”
萧韵闻言怒不可遏,极不认可的反问:“说什么后宫不得干政,那玉婕妤呢?”
春庭又叹息了声,“她不同。”
“有何不同的,不就是生得妖媚了些,才把皇上给迷住了吗?”
春庭听她絮絮叨叨的咒骂起苏媛,也不阻拦,只是不痛不痒的劝了几句,便搁下东珠离开了重华宫。
她是走了,但萧韵受了这番暗示,自然更将苏媛做眼中钉。她素来莽撞,在宫里越想越觉得难受,根本不愿顾那么多,径自跑向乾元宫去。
这时候日头热,等到了乾元宫外,望着那座巍峨庄严的宫殿,她怒气渐渐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说实话,萧韵是不敢跑进去撒野的,这点分寸还是明白的,但是已到了这儿……她迟疑起来。
就在这时,乾元宫的宫门自内打开,有太监领了恭郡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