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五章 撒娇

 

是以,贺玲从凤天宫出来,便没有耐住那份心思,跑去永安宫寻了苏媛。然而,等到了那里,却被告知玉婕妤不在,她倒是也有耐性,留在那等。
永安宫的宫人没料到德妃会大驾光临,还反常的等候,都平息凝神的伺候着。
日色渐暗时,永安宫外传来轿撵的声音,夹杂着多人脚步,是嘉隆帝与苏媛齐齐过来。得知贺玲侯在这儿,二人对视一眼,嘉隆帝眸光微缩,苏媛则是有些奇怪。
苏媛率先开口,奇怪道:“德妃娘娘怎的突然会来?”
元翊看着她,不答反问:“这不得问你吗,她何时与你这样亲近了?”
“嫔妾也不晓得。”苏媛依偎在他身边,眼波流转,朝他又近了近,玩笑的语气道:“莫不是嫔妾何时坏了体统,德妃娘娘来寻嫔妾问话了?皇上,您可得帮帮嫔妾。”
元翊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却不道破,甚至还附和道:“那要看能不能帮了。”
说话间,他们依旧站在庭院里,而在厅里等候的贺玲在得信后便迎了出来,“臣妾见过皇上。”
苏媛也对她行礼,询问道:“不知德妃娘娘前来,是有何事欲吩咐嫔妾?”
贺玲根本没想到会撞见嘉隆帝,似乎也不欲多待,闻言回道:“便是路过永安宫,想进来瞧瞧玉婕妤,没想到你竟不在。并没有什么事儿,打搅皇上和玉婕妤了。”她说着欲跪安离开。
苏媛估摸着猜测到几分,自是元翊没有挽留,她也不好多话。
等进了屋,两人齐坐,元翊问她:“你和德妃,感情好吗?”
苏媛心中一动,思量着抿唇摇头:“从前在芳华宫倒是不错,后来嫔妾到了这永安宫,便没怎么往来了,嫔妾也不知她为何而来。”
“这宫里只你一人,自然是为你而来。”元翊定定的望着她。
苏媛不置可否,莫名道:“那多半是兴师问罪来了。”
“怎么?”
苏媛想了想,靠过去坦白的说道:“其实是有件事儿,嫔妾似乎搅事了,皇上听了可别责怪嫔妾。”
元翊挑眉,好整以暇的道:“你且说说。”
苏媛拉他的胳膊,先撒娇:“那皇上得先承诺不怪嫔妾才好。”
元翊近来极好说话,干脆的应好。
“是前阵儿太后抱怨,听说不是意外,而是与祁常在有关。慈宁宫前阵子正调查着这事儿呢,最早德妃娘娘作为芳华宫主位,自然被喊去问话了,但嫔妾没想到,瑾贵妃居然也要质问嫔妾。嫔妾虽然与那祁常在有些许交情,但毕竟不深,这再胆大,也不敢谋害太后不是?”
四目相对,元翊追问:“后来呢?”
“但贵妃娘娘问话,嫔妾不说些什么又很难离开,便提了几句皇后娘娘和德妃娘娘。”说到这,苏媛语气轻了些,她也留意到了元翊的眯眼,心知他和皇后感情极好,怕触怒他,连忙起身:“嫔妾只是说这些事不晓得,只说祁常在是皇后娘娘提拔的,往日又都在德妃娘娘眼皮子底下,若要问她的事情,自然问不到我身上。”
“于是,你便挑拨了贵妃和皇后?”他的声音听不出息喜怒。
苏媛微微犹豫,还是点头。
“你倒是好大的胆子!”
苏媛不敢争辩,“嫔妾怕落得和祁常在同样的下场。”
见其实话实说,元翊倒不知该如何发作了,面色复杂起来,正想着说些什么时,又听她道:“其实,贵妃和皇后的关系,也不差嫔妾的几句挑拨,是不是?”
元翊突然就笑了,“你这倒是句大实话。”
苏媛微微一松,忐忑着再问:“那皇上还怪嫔妾吗?”
“你觉得呢?”
“皇上刚说过,不怪嫔妾的。”她眨着眼看他。
他别有深意,“朕应过?”
苏媛便娇媚着声音唤“皇上”,整个人欲缠上去,元翊将她抱住,没好声道:“事情刚出时怎么不告诉朕,如今倒是来求朕了。”
“嫔妾不敢。”
“你都做了,还不敢?”
苏媛苦脸,“当时无奈,嫔妾还想好好走出钟粹宫来着,否则若是被带去慈宁宫,那可怎么办?”
“当时怎不派人去通知朕?”
苏媛抿唇。
元翊见她不说话,气笑:“觉得朕不会管你?”
“谁知道呢。”她咕哝了声。
元翊听得清晰,拉下她的胳膊,板着她的双颊很认真的说:“朕记得,朕说过会护你,你有好怕的?”
“嫔妾怎知,皇上从前有没有那样和祁常在说过?”她又靠过去。
“竟这般不信任朕。”元翊语气无奈,再次拉她远了些,“看来朕是白疼你了。”
他最近总是讲这样亲昵的话,苏媛委实没有底气,想了想也有些试探的意思,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牵扯到了皇后娘娘,嫔妾是真的怕皇上一气之下,拿了嫔妾去皇后那处。”
“那你在钟粹宫的所言所语,可告知了皇后?”
“嗯,说过了。”
元翊微讶,“你还真是无所顾虑。”他眸色探究,明显的看不懂她。
苏媛知道他在研究自己,也不欲让他看明白,故作没有意识的接着说:“那日嫔妾见了贵妃就去和皇后实话实说了,德妃娘娘今日来找嫔妾,约莫是皇后找过她谈话,好在皇上您今日陪嫔妾一起回来了。”
“觉得德妃会为难你?”
苏媛再次点头。
“从前没觉得你胆小怕事。”
他的话说一半,苏媛就笑嘻嘻的接过:“嫔妾自然是胆小怕事的,还贪生怕死呢。好在有皇上的宠爱,否则在这宫里,怕是得罪遍了人,哪还有现在的安稳日子。”
“你明白就好。”
苏媛从他身上下来,走到地上正正经经的行了个礼,“嫔妾谢过皇上疼爱,还请皇上要长长久久的疼爱嫔妾。”
“倒是个贪心的人儿。”元翊朝她伸手,将她又拉向自己,柔声道:“不过朕就喜欢你这样的。”
苏媛面红,耳热的靠近他怀中,能听到这样的话,于她来说是温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