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四章 质疑

 

陈皇后像是早就料到了她会过来,见之微笑,“苏参将的夫人走了?”
“回皇后,是的。”
陈皇后望着她复又莞尔,“皇上疼你,想着马上中秋,特地准了你亲人进宫以解思念。”
苏媛只得跟着附和皇上隆恩,也谢她的赏赐。
“你服侍皇上有功,这样的殊荣,应该的。”陈皇后语气微重,蓦然提道:“前不久,朱太医去给你请平安脉了?”
问的应该是朱允离宫去瑞王府的那次。
苏媛坦然道:“是的,听说是皇后派他去瑞王府避上阵子的?”
其实,自打那天苏媛与她的对话后,有些话有些事也不是那么不可言了,她面露赞赏的望着对面人,添道:“皇后果然是有法子的,祁常在的那回事,慈宁宫像是息事宁人,没有再追究了。”
说起那件事,皇后对她有不满的,渐渐的便落下了脸色,语气不似方才那样宽和,“比不得玉婕妤机灵,若不是你在钟粹宫胡言乱语,又立马跑来凤天宫,事情可没这么麻烦。”
“嫔妾当日真心是好意来提醒娘娘的。”苏媛满脸无辜。
陈皇后也懒得计较她的好意恶意,突然就没了与她周旋的兴致,摆摆手挥退:“下去吧。”
苏媛颔首。
离宫的时候,正巧撞上来见皇后的萧韵。
她和这位萧婕妤还真是每见面便分外眼红,萧韵看到她就瞪起眼,阴阳怪气的道:“玉婕妤怎么在这儿,听说苏参将的夫人不是进宫了吗,不在你的永安宫里相聚亲情,怎的跑到皇后处来了?”
苏媛不气反笑,盯着她淡淡回道:“自然是来给皇后谢恩的。”
“谢恩?”萧韵仰头,趾高气扬的模样,带着目空一切的气势,好笑道:“玉婕妤这恩怕是谢错了地方,非命妇怎配进宫,若非你求了皇上,怎会有这样的机会?我瞧着,你该谢恩的地方在乾元宫。”
这副嫉妒的架势,苏媛顺着她的话接下去,“的确,劳萧婕妤提醒,我确实正准备去乾元宫给皇上谢恩。”
听她承认,萧韵表情更加不好,扁扁嘴心有不满,但因着被皇后教导多次,又是在凤天宫外,便没有说出来,提步就走了进去。
萧韵进殿后就和皇后抱怨,“娘娘,这玉婕妤的婶母又不是诰命,怎么就进宫来了?”
皇后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若无其事的答道:“皇上亲自下旨,哪里顾得了这些规矩?”
“不过就是个小小参将的夫人,听闻那苏参将还在受罚期间,皇上这心偏的也太过分了。”
这话听在皇后耳中自然是刺耳的,她的兄弟处罚了苏致楠,皇帝却抬了苏家一手,让苏致楠的妻子进宫,对她来说是颜面无光的。
“娘娘怎也不劝劝皇上?”
皇后望着单纯的她,好笑道:“皇上宠着玉婕妤,喜欢疼她,本宫要如何劝?”
“那个玉婕妤有何好的,以色侍君,皇上是被她迷晕……”
萧韵的话尚未说完,就被皇后一个眼神瞪住,“说话要有分寸!”警告的语气,带着几分怒其不争:“你也年轻貌美,怎不能多在这方面上点心思?”
“皇上对嫔妾是娘娘说两句才看两眼,平时怎会留意得到嫔妾?”提起这事,萧韵语气失落。
陈皇后叹了声,激励道:“你知道就好。既然明白苏氏是皇上的心尖人,你便不要去和她拈酸吃醋,我过去同你说的,都忘了吗?”
“娘娘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皇后点头,“知道就好,不用争这朝夕。”她最近烦恼事情极多,自然顾不得萧韵的心情,没 过会打发走她,又命人去把德妃请来。
贺玲见了她,直问道:“娘娘召臣妾,不知有何吩咐?”
“这个玉婕妤,你知道多少。”
这不是皇后第一次这样询问,贺玲得体的笑了笑,“皇后怎又如此问?臣妾早就说过,苏氏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被分到了芳华宫,初时娘娘您想提拔她得宠,我多加提点了几句,皇上宠幸她之后便迁去了永安宫,那之后臣妾极少见她。”
“就这样?”皇后高深莫测的眼神。
贺玲颔首,“便是如此。”
她的表情太过到位,寻不到丝毫作假,皇后瞅了她会只能作罢,“本宫总觉得,她没有这样简单。”
“娘娘指的是?”
皇后没有证据,轻声道:“只是感觉,这个玉婕妤最初明明只是本宫的一颗棋子,却不想她如今敢动心思到本宫头上,用本宫去帮她牵绊瑾贵妃,她自己脱身。你是不知道,那个苏氏,在钟粹宫里将你我都出卖了!”
闻言,贺玲心惊,讶然道:“怎么会?”她很不可思议的望着皇后,细细想了想这些时日里苏媛的事情,质疑道:“她能说什么?”
“本宫不知,她在本宫这里是那般说辞,谁知道在瑾贵妃面前又是何等说辞?”提起这事,皇后便烦郁。
“那么,娘娘您突然将朱太医派去瑞王府,就是因为这个?”
皇后颔首,“正是。”
“因为祁莲的那件事?慈宁宫是在调查,还寻臣妾过去问话,只是臣妾已经搪塞过去,其实本来也和臣妾与娘娘没有干系的。”贺玲不能理解,“玉婕妤是怎么说的,能让瑾贵妃怀疑您?”
“在太后和瑾贵妃眼中,苏氏不过就一小小婕妤,没有那个胆子和动机去和祁常在同谋,但本宫就不同了。这几日,本宫宫女无缘无故少了两个太监和一个宫女,多半是慈宁宫的行动。”
贺玲沉默顷刻,想了想安慰道:“娘娘不必担心,她们没有证据的,若是有证据,早就派人请娘娘过去了,您切莫自乱了阵脚。”
“这个本宫当然知道,好歹本宫也是皇后!”
陈皇后直了直身,盯着她的眸光里像是有些不满,也有几分怀疑,“当初,是你对本宫说,苏氏这人极好掌控,但现在闹成如此地步,你说说,可怎么办才好?”
贺玲同样满头雾水,在她眼中,苏氏没那么多心思和算计,此刻只得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