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二章 点醒

 

意料之中,苏媛回永安宫没多久,朱允便过来了。她让东银守在外面,望着他好笑道:“皇后找过你了?”
朱允似是有几分怒意,语气不似先前那般客气,“小主,你不记得你姐姐的话了吗?瑾贵妃和皇后都不是寻常人,她们在宫里斗了那么多年,你想在她们两中间周旋,你有几条命?”
“我有分寸。”
苏媛声音刚落,他不满的声音又起,“你在挑衅她们!”
“没有事。”
朱允倒吸了口气,再言道:“瑾贵妃查到太医院我身上来了,你又去和皇后说这些,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他倒不担心苏媛会害他,只是这深宫里多得是弃车保帅的手段,皇后若觉得他没用了,说不定就真的会……朱允闭了闭眼,“你在盘算些什么?”
苏媛见他郑重其事的模样,叹了声道:“你为何要觉着我在盘算?”她垂下头,思了又思,“钟粹宫来人,瑾贵妃问话,我若是什么都不说,能从她那儿平安出来吗?你都说了,瑾贵妃不是寻常人,并非好糊弄的。”
“所以,你就说出了我,提及了皇后?”朱允眼神陌生。
苏媛并未狡辩,颔首道:“是,我不止说了这些,还提了德妃。”
“德妃?”朱允低喃。
苏媛颔首,“我有些分不清她是敌是友了,其实她帮我们,是因为你吧?看向对面人,琢磨道:“她喜欢你,是吗?”
朱允面上闪过不自然,错开视线故作无状道:“你想多了。”
“瞧,你心知肚明。”
苏媛眨眼,“我看得出她的矛盾,也看得到她的挣扎,她的犹豫。上次你去了瑞王府,她派人给长姐用药,你说,她有没有私心?”
“这件事,和今天无关。”
苏媛轻笑,“怎会无关?”她眼锋微厉,“有关系的,如果当时她是故意想害我长姐,那我也就是故意想推她入两难。我没有你和长姐以为的那样软弱善良,为了自保,我就算出卖她,又如何?”
她自始至终语气都是清清淡淡的,朱允看不出她内心所虑,只是费解道:“她不能出事。”
苏媛凝目,“你怕她把长姐的事说出去?”
朱允默认。
“她即使替我们守着这个秘密,但心里也不是真心在替我们着想。我知道唇亡齿寒,我也没有故意害她,只是瑾贵妃和皇后对她的猜忌提防,本就不是由我控制的。”
“你果然是有意。”
听到朱允这话,苏媛再次朝他看去,沉色问道:“皇后与你怎么说的?”
“她让我去瑞王府待上阵子,带着她的手信,让你长姐把我留在王府,不要再来宫里。”
苏媛闻言,再问:“你何时动身?”
“待会就走。”
“时间这样匆忙……”苏媛突然诧道:“你从皇后宫里出来便进了永安宫,这与你当初从凤天宫到芳华宫是同个道理,瞒不了别人的!”
“是,瞒不住。”朱允当然明白这个,“可是我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这出了宫让我怎么与你长姐交代?我不过来问你个清楚,哪能离宫?横竖在瑾贵妃眼中,你与皇后之间的牵扯没少。”
“那在皇后眼中呢?”
“在皇后眼里,便只能说明你和林侧妃有私交,这样或许还能保你几分。”
他这话意味深长,苏媛听了,蹙眉反问:“你是说,我长姐和皇后之间,真有蹊跷?”
“否则呢?你阿姐眼里,从不交无用之人。”
用这话来说陈皇后,委实是不客气了些。不过林婳的性子,苏媛也明白,点点头,“知道了,时辰不早,你出宫吧。”
“你在宫里,莫要再生事端了。”
苏媛无奈,“我能做什么?事实上我在这深宫里,从来都是身不由己,若不是她们寻我,我哪里是主动去挑事之人?”
这点朱允倒很相信,颔首了复又关照:“多小心瑾贵妃,以及、德妃。”
苏媛听到这,反轻松笑了出来,“瞧,连你都让我提防着德妃。”
“贺哲的死,与瑞王府有关系。”犹豫了会,朱允临走前留下这样句话。
苏媛回想当初贺哲刚传出死讯时德妃的反常,也只能提心起来。
东银从外面进来,她站的近,有些话自然是听见了,脸上带着惊诧,愣然的看向她,轻轻唤了声“小主”。
“你都听见了?”
东银点头。
苏媛手搁在几面上,望了眼窗外,“我怕是抽不开身了,无论是瑾贵妃还是皇后,事后都不会放过我的。”
“皇后容不下小主,是因为皇上对您上心。”
苏媛哭笑,“这宫里谁又容得下我?”
东银走上前,“小主何必气馁,你比当初我家娘娘可得利多了。”
“这怎么说?”
“后宫里,哪怕太后和贵妃再强势,您有皇上的宠爱,别人就轻易动不了您。”
苏媛没底气的回道:“皇上的宠爱那般飘忽,我总不能把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何况,先前的韩妃,不也是很得宠吗?”
“不一样的。”
这几个字,苏媛听了很多遍,此刻也没什么心情,“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小主,您该利用你自身的条件,您不是已经想到了苏参将吗?借皇上的疼爱,丰满你的羽翼才最关键。”
苏媛从没想过到元翊面前去讨这样的好处,也不敢去开口,闻言震惊的望着她,东银却只是冲她颔首。
“我若那样做,皇上会生气的。”
“小主不趁着得宠的时候替自己筹谋,难道真要等往后皇上眼中没了您再去求他吗?皇上心里舒不舒服是一回事,小主手中有没有实权是另外回事,小主要想明白利害,您难道要和皇上谈纯粹的感情吗?”
怎么可能!
苏媛乍然被她点醒,脸上神色不动,心里已经否定。她与元翊之间的感情,如何可能纯粹,在这幽幽深宫里,她不过是嘉隆帝众多妃嫔里的一人罢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让我想想寻个怎样的良机。”
“娘娘这便对了,想皇后娘娘,不也是因为陈翼长代掌了护都营才开始真正抬头的吗,否则从前她对瑾贵妃哪里会这样?”
这个说法,苏媛当真认可。